不是我们得到的太少,而是我们想要的太多--《我爱问连岳》读后

浮生胡言
2007-09-14 看过
   前些天,G姑娘问我:“为什么我还是不快乐呢?你看,研也上了,称心的男朋友也有了,父母也很健康。为什么还是经常会不高兴呢?”
   我问:“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你和你男朋友刚毕业,没什么钱?”
   她答:“是。”
   我问:“你们是不是经常在一起琢磨,以后要买辆车,买套靠海的房子,至少100平米?”
   她答:“是。”
   我问:“你是不是经常担心你男朋友在外面会喜欢其他的女孩子,即使他们是一般的朋友,正常的接触。”
   她答:“是。”
   我最后说:“多年后,等你们有了车有了房,你们还会无比焦灼。因为你们还想要更好的车更大的房,因为你们还会担心对方有外遇,因为你们还会希望孩子能考上名牌大学为你们争气。”

   贪婪,自私,人类永远的朋友。

   坦率地说,论连岳文字给我的感觉,我觉得《我爱问连岳》不及《我是鸡汤》--虽然它们的装帧都比较逊。或许因我是个刻薄的喜欢嘲讽的人吧,我还是喜欢《我是鸡汤》中那些暖暖的奚落,那些惬意的调侃--虽然这些对去信的读者略有不公。在《我爱问连岳》中也有《与宿名无关的阳朔ONE NIGHT STAND》这样让我叫好的文字,但大抵连岳的文字更和谐了。
   至于我对连岳的不满与提问,另问《我若问连岳》再详说。现在说说贪婪的事。

   我是个80后,但我早就清楚,在80后中我是混不开的,作为一名被他们视为“保守,封建,大男子主义”的异类,我也想对他们--至少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批判一通。(江爷爷对此四个字亦有贡献)
   一个21岁的女孩游走在2个近40的男性老师中间;一个20来岁的小女孩,同性恋,一夜情什么都常玩,且视之为理所当然;至于劈腿的事,不胜枚举。
    即使我领悟了老罗(此罗为罗素,此罗非彼罗)说的“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即使我承认胡适先生的“宽容比自由更重要”;即使我明白“年轻总要堕一胎。”但请允许我依然崩溃和愤怒--虽然我不会和万峰大爷一样喊出来。

    让我愤怒的,不是一夜情,不是劈腿,不是几P,而是那种无所谓的态度。我觉得很大程度上,80后被现在的媒体异化了。我们的媒体现在不遗余力地宣传“个人权力,自由”等观念,但这种群体性的无所谓真的就是幸福的本源吗?
    
   更让我愤怒的是媒体上“沉默的螺旋”的频繁出现。“沉默的螺旋”是一个传播学的概念,简单地说,一种意见凭借话语权的优势,强者愈强,而相对的观念则被淹没。我们可以看到,在当下的媒体中,很多人谈到同性恋,3P,SM,鄙视处女情结这些话题的时候,甚为骄傲。是的,我尊重你们有以上行为的权利,你们怎么玩怎么看是你们的事,但请不要那么牛B好不好?(当然,我们的媒体在其中起到了很坏的作用)。别人也有异性恋,也有不玩3P不玩SM,有处女情结的权利。不就一同性恋嘛,还他妈引用那些艺术大师给自己做标榜。不就3P,SM嘛,都学人家日本和欧美的,而且我们老祖宗在就玩过了,一点创意没有。不就在20岁前操个逼嘛,古代人大多是在20岁前就操了,流传下来的还是《念奴娇-赤壁怀古》而不是《十八岁开心地破处》。
    都是些人类的本能或者人家玩剩下来的,有什么值得在那假装不被世人理解,实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涛涛的“八荣八耻”对此句亦有贡献)
    
   对不起,我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罗胖子对此句亦有贡献)。我比你们见得多啦,你们那,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江爷爷对此句亦有贡献)

    再看看那些已经结婚了,已经小资了的姐姐们吧。(因为写信给连岳的大多是女性,这没办法。)或许是因为《上海一周》这份报纸受众群划分的原因,我发现,很大一部分给连岳写信的人都属于白领小资阶层(请不要否认有阶层区别好不好)我更发现,过了这么多年,人性还是老样子,依然没有什么进步。
    
    看看《男人生活在一个输不起的世界里》,看看《坐台坐不进巴黎第九大学》,看看《张柏芝偏爱你男友的三块五》,我真地好想倒退五百年啊。
    大抵上没有什么新鲜的,基本上就是这样几个套路:第一类:有车有房高薪的女白领厌烦了“平淡如水”的生活,有了婚外情,并以寻找新的激情为借口;第二类:家底殷实的女学生厌烦了“无聊”的大学生活,要么做人家的小要么去坐台,并以要去巴黎学习奢侈品管理为借口;第三类:出去旅游,和老外发生一夜情,并以命中注定为借口,顺便贱贱地恭维老外所谓的品位。
    

    我在想,如果我认识这些“可爱的,寂寞的,寻找新的激情的”女性小资们多好啊。当然,我对她们没有任何兴趣--BOTH 肉体 AND 金钱。我多想,让他们组成一个团队,让他们去江西老区,去贵州某国家级贫困县,就做一名当地普通的村妇,要种田要洗衣(没有洗衣机干洗店哦)要伺候一家老小要被自己文盲的丈夫时常修理一顿并必须忍气吞声。
   如果他们和村里某一年轻小伙哪怕交谈两句,就让老乡们的口水淹死她们;如果他们胆敢提出不生第4个孩子(更别提什么丁克了),就让公公婆婆的辱骂掩埋她们;如果他们胆敢抱怨老公时间不长次数不够(这也不太可能,咱们农民有性欲),就让村口的贞洁牌坊压死她们。

    我敢保证,让这些嫌生活乏味的女同胞们(当然也有一部分男同胞)到那些贫困县生活一个月,她们回来就不爱问连岳了。他们就珍惜了。
    奶奶教育我们:都是吃饱了撑的。

    换作我的话:不是我们得到的太少,而是我们想要的太多。
    看见那些比你学习刻苦一百倍却因家贫而辍学的小妹妹,你还想去坐台然后去学奢侈品管理吗?
    看见那些被文盲老公性虐待而必须忍气吞声的乡下姐妹,你还会抱怨老公每月只有2-4次并在外边另寻激情吗?
    看见那些因卖血而染上艾滋,家里一贫如洗的老乡,你还有勇气说他们穷就是宿命,就像你在阳朔和老外的一夜情一样的宿名吗?
    看见他们,你们还会觉得自己命不好吗?还会觉得自己的男朋友窝囊吗?
    看见他们,你会邀请他们加入你们的SM中吗?
    看见他们,你会勾引月收入300元的民办中学教师吗?

    人,要知足,要有所敬畏。
300 有用
6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7条

查看更多回应(187)

我爱问连岳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爱问连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