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体

荒诞
2007-09-12 看过
真正知道米开朗琪罗·安东尼奥尼是在一列从广州开往厦门的火车上。那是一次旅行,我带了一本书,安东尼奥尼的《一个导演的故事》。在不到24小时的路程当中,我把这本并不厚的书又看了一遍。火车的声音并不是想象中的响亮,整齐,而是和城市里的公共汽车一样,不故意去听你就会忽略掉。
“无动于衷的大自然”。我看着长长的车厢,一个接一个的车窗,就像一幅幅静物画,不断变换而又毫无变化。那些句子在这些景物画里来回震荡,我仿佛跌入了黯淡的水流中,一次次被冲走。旅行中的天空,不知道是否都那么硕大无朋。回忆起这些时,我有时候会怀疑,到底那是一次真实的虚拟,还是伪造的记忆。回忆和小说(我也不知道是否应该称之为小说)混合在一起,那些破败的挂着危险警示的依然住人的院子,旅馆十七楼的阳台外裸露的海湾,我确实在阳台上睡过一个午觉吗?
我会有意无意地想起,并且企图接近他的文字,每当我在空白处填写一些句子时。好几年了,我仍然沉浸在那有些冷淡的语调当中,不愿意脱离。景物是寻常可见的,并不美,也不丑陋,它们就是这样子,安东尼奥尼就是那样子的。感情也是寻常的,平常到人们视若无睹。但这一切都这样孤独,互不相连,它们孤零零的就像宇宙中的两个星体,肉眼看来如此接近,事实上却相隔几十、几百万光年。在这异乎寻常的孤寂当中,我却感到不知从何而来的慰籍。或许是同样的孤寂,我明白人人无可避免,一颗心反而放了下来。
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导演的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导演的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