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Echo
2007-09-11 看过
1

昨天教师节,打电话给导师。已经有很久没有和老师联系了,不是不想,而是每每念起自己的近况,心里颇有忐忑。虽然,我从不以为自己有多么差,可是,总还是害怕被比较。古话说,人比人气死人,老祖宗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当你觉得自己还不错的时候,总会有什么一边打击你一边提醒你,你还差的远呢。果然,老师说起师兄弟们,大师姐有了很大的房子,买了车子,如何如何。我于是只能看着自己的小房间讪讪的笑,末了说一句,只要肯努力,都会越来越好的。看似豪情壮志满胸怀,实则底气不足。

放下电话之后,有一会,心里是纠结的,颇有几分沮丧。

我讨厌这种比较,有意的也好,无意的也罢。似乎总是有人在耳边提醒你,你还缺少什么,你还要去争取什么,至于那些缺少的是不是真的需要,没有人告诉我,也没有会在意。大多数的人是熟知加减法的计算者,只要在和人比较的时候,一旦发现我们拥有的东西没有他多,没有他的好,我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失败者。

2

我们生在一个最好的时代。有无限的机遇和可能,不再有世袭和血统的束缚,肯努力的人,总会有回报。

我们又生在一个最坏的时代。这个时代冷酷无情,只有竞争,没有对失败者的同情。金钱开始成为一个人才智和才能的指标。

这是一个精英崇拜的年代,每个人都被要求做某个领域内的佼佼者。然而,佼佼者只有少数,所以大多数的我们,只能望着别人的背影,感受差距带来的羞辱感。

没有人喜欢这种比较,但是每一个人都在不知不觉的跟人比较,也被人比较。我们别无选择,因为这个社会如此。我们身在其中。

3

有一个好朋友最近一直在跟我推荐一种新的所谓的标准的工作流程和管理模式。我看了他推荐的相关的文章,大致了解了一下,我想我得承认这是一种很好的管理方式,它可以让人的工作和时间安排更有条理性,更高效。

但是,我没有打算要用,虽然我知道这样的方法可以让一向懒散的我更有效的利用时间,我还是宁愿保持现有的状态,读书,看碟,写字,旅行,没有太多的计划性,却可以在喜欢的时间去做喜欢的事情,偶尔随心所欲,经常的一时兴起。

管理时间和管理人生的方式有很多种,我选择自己喜欢的那一种。可是,并不是每一种情况下,我都有选择。比如我没有选择不被比较的权利,这个社会有着它自己的价值观念,我们只能被选择。

常常听到周围的人说,之所以选择某种产品,之所以做什么事情,是因为,大家都在这么做。如果你不做,大家会怎么看你?

4

体制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它让你不自觉的遵循某种既定的规范,接受绝大多数人自愿不自愿认可的标准,把你的思维纳入到被某些被成为精英的人设定的范围和程序之内。我们都被影响着,又同时影响着别人。

没有多少人可以无视别人的目光,就像Alain de Botton 在本书中引用的那段威廉.詹姆斯的话:“如果可行,对一个人最残忍的惩罚莫过于此,给他自由,让他在社会上逍遥,却又视之如无物,完全不给他丝毫的关注。”他认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类对自身价值的判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不确定性——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在很大的程度上取决于他人对我们的看法。所以,我们需要跟周围的人保持一致,需要别人给我们很高的评价来满足我们的自尊心和荣誉感,我们需要被承认被认同被称赞。

这样的需要使得我们终身都在为之努力,在某一个领域内付出精力和时间。我们执着于成功,渴望财富,期待重视,我们从小被教育也教育我们的下一代要做一个群体中的No.1。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常常想,什么才是成功。一个被阴谋包围的帝王和一个简单快乐的普通女子,哪一个才是成功的?答案或许很简单。可是为什么却有很多皇室的人说愿生生世世不要生在帝王家,为什么权倾一世的伊丽莎白一世会临终时说“以我之所有,换一刻光阴”,而她想要的那一刻光阴,不过是一个平凡女子每一天中都拥有的。

5

我们到底是谁?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社会和父辈的期许真的是我们自己想要的嘛?

我们大多数人都在同样的路上走着,并且希望可以比别人走的更快,更远,可是,却只有少数的人会停下来,想想脚下的路通向哪里,想想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和别人一样,我们努力争取的到底有多少是必需的有多少只是拿来和别人比较的?

有人说,最差的和最好的书写历史,平庸的人繁衍后代。我们要做哪一种人?

6

当社会对个人价值的定义和个人赚取财富的能力画上等号时,富有和有钱是不是也可以等同。

周末的时候去郑州,见到许久未曾谋面的高中同学,聊起彼此的生活,她用很羡慕的口气跟我说,其实你很富有啊。被老同学恭维的我得意之余,大笑着说,我是富有,可是我没有钱。我绝无意为自己标榜什么,对于一个买一顶徒步帐篷也要计算一下存折里数字够不够的人来说,这样的话,颇有几分阿Q式的自嘲。也只能自嘲。

Alain de Botton 说只有同那些一起长大的伙伴、一起工作的同事、熟识的朋友,或者在公共场合与那些有认同感的新知相比较是,如果我们拥有和他们一样多或者更多的东西的时候,我们才认为自己是幸运的。

我们的老祖宗说,要安贫乐道。这样的态度,在现在看来,要么是这个人没有能力让自己过富足的生活,要么就是他有能力而不屑为之,他更在意的是心灵的满足。

超脱世俗约定俗成的价值观念,遵循自己的路,通常情况下,这样坚持的结果有两种,一种是被认为有病,一种是被认为很伟大。前者和后者的区别,在于自己走的那条路通向哪里,能走多远。远离人群,会被人群所孤立,但是当你走的足够远,远的所有的人都只能看到你的背影想象你走过的路是何种风光时,那么你就是卓而不群。

对于金钱的态度并不能说明一个人是伟人还是精神病,取舍之间,关键是看你在意的是什么,你真正要的是什么。

当然,也有一些人,他们可以做到两者兼顾,这样的人让人羡慕。他们才是真正的精英。

7

看到有很多关于成长教育的书,比如《哈佛女孩》之类的。家长们趋之若骛,奉为经典,把书中的教育方式照搬过来一一实践。做学生,去哈佛就意味着成功。我没有去过哈佛,我甚至没有去过北大,所以关于这一点,我保留我的意见。我只是很同意有一个人的说法(我忘记他的名字了),人生的路,是一场万米长跑,你见过把奖牌发给只是前两圈领先的人的吗?

或许,我的希望只是,当一切尘埃落定,当我们的一生可以盖棺定论的时候,我可以清楚的告诉自己,我是谁。

以上种种,不过是看过这本书之后的牢骚,我真正想告诉自己的,只有这一句:保持心灵澄净,努力去做更好的自己,即使有一天,站在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人身边,也不要有丝毫的自卑。
419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6条

查看更多回应(96)

身份的焦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份的焦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