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在方法上值得学习与推广的书(先打5星表示鼓励与推荐,后期恢复应有分数)

keytabris
2019-11-27 看过

如果说豆瓣对于斯考切波跟巴林顿·摩尔的书都难以上9分的话,那么本书的合适分数应该在7.8到8.5之间,但是鉴于以下几个原因我愿意给它一个五星:

1.它的译者叶江先生十分用心,大体上翻译并无错误,而且语句也较为通顺,比之之前读中译版的《强制、资本与欧洲国家》可谓天壤之别的体验。考虑到本书2018年出版英文版,2019年11月就能读到中译版,译者与出版社确然费了大心思,此为大加分项。

2.它关注的议题其实在当前虽然有所复兴,但仍然处于持续衰落的状态-----政治学的宏观理论。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民族国家发生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国家建构的问题逐步升温,但这个宏观理论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已经随着整个宏观理论而受到漠视很久了。作为宏观理论而言的政治学已经讨论了超过2000年,学术上想有所突破十分困难,比起更容易做出成果的中观与微观理论,它受到相对漠视也在情理之中。更关键的是,宏观理论在智识反思中极易被个案所驳倒,这种因为必须广覆盖而造成的理论粗糙性极易打击学者的热情在这样的背景下,作者能写出一篇具有很高学术意义的国家理论作品实属难能可贵。

3.作者的热情与企图打动了我:难以研究宏观问题并不代表它不重要或者是问题已经解决,实际上宏观问题近年来呈上升趋势,我们不应进行回避

关注那些宏观历史进程且敢于在各种背景下进行比较的学者发现,他们越来越难以证明他们的努力是正确的。我希望这本书通过向年轻一代学者展示关注宏观历史的承诺尚未用尽,从而为重振这一知识传统作贡献。

历史重要且模糊,作者在历史观(至少是写作历史观)上毫不犹豫地倒向结构主义,本书“显示了巨大的宏观历史因素如何影响不同社会历史流动的河床”。是否必然持有一种结构主义的观点甚至可以看作是历史学与历史社会学的一个分野,历史社会学(至少我目前阅读到的)都是结构主义的,强调一种要素在时空中不同的分布对于整个宏观历史的影响,从这一点上来说本书确然是一本重要的历史社会学作品。当然,本书也获得到2019年的巴林顿·摩尔奖,算是实至名归吧。

本书所演示的就是各种世代相传的缓慢移动过程如何影响全世界不同国家的国家建构前景。在中央集权国家早已出现并通知数代,数十代人的地方,公民们在今天说着同一种语言,因此就更容易地跨越族群,种族和地区的分界线而建立政治联盟。继承了官僚集权传统的政府也能为其公民提供公共物品,从而鼓励他们在政治上支持国家并培养他们的忠诚感。最后,公民社会组织的早期兴起使政治家们能够将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编织成一片政治网络。这些弥合分裂的联系减少了族群在政治上的显著性,削弱了对分裂主义的支持,使暴力冲突和战争不太可能发生,最终导致公民认同国家并将其视为一个团结一致和共享政治命运的共同体。

威默的理论构建并不复杂:志愿者组织的密度,国家提供公共物品的能力和语言(特别是书面语言)的同质性这三个变量会影响到国家是否可以跨越族群与家族等因素而得到建构。而这其中作者在国家提供公共物品的能力上着墨最多,将当前公共物品的提供能力指向了19世纪国家的中央集权化。作者在自变量构建上对诸如蒂利,安德森等人进行了整合与超越----从一种相对单维的视角转变为一种多维视角。通过19世纪的瑞士与比利时的对比研究,作者体现了志愿者组织密度与国家建构的正相关;20世纪初的中国与俄罗斯对比,作者强调了语言(特别是一种稳定的书面语言)对于国家建构的正向影响;对比20世纪60年代的博茨瓦纳和索马里,作者证明国家提供公共物品的能力之于国家建构的重要性。值得提及的是,本书建立于社会交换理论的立场,重视社会交互中的互利共赢,这与《何故为敌》的立场一致,西方学者在研究中终于从一种虚幻的种族冲突论的视角转换为一种实质的利益冲突论的视角,可喜可贺。作者在样本的挑选上也颇为考究(看到熟悉的Mahoney与格尔茨的名字时就不应该怀疑作者的挑选能力了):1作者挑选的都是几乎处于同一时空背景下的案例,重视时空对于相似变量所赋予的不同权重;2作者的变量控制做得不错,案例间的差异确实可通过主要自变量来解释,同时作者在叙述中也对某些其余影响因素进行说明与解释。

以上就是本书的质性研究部分,下面则进入更为激动人心的量化研究部分。作者在一本书中同时采用两种方法论证相同自变量的影响力的重要原因是:这样更具有一种理论稳定性,当多种方法同时指向一种结果时,它提供了更高的可信度。作者的量化研究采用一种大样本多变量分析的方法,通过检验一些相关变量间的回归系数来证明两者之间的相关性。我十分佩服作者的数据挑选能力, 几乎每一个自变量都找到了目前最为恰当的数据来体现,同时作者对自己的建模思路与数据挑选与整合过程也进行了相对细致的描述,因此本书的量化研究部分十分具有示范性。(试图诱导你去买书)由于本书的量化模型实在太多,同时我本人实在能力有限,无法一一进行编码审核与模型重推,在此并不能保证作者的模型都是稳健的,但大体上应该是没问题的。同时,作者的量化研究工作还推翻了一些经济学家们的统计推断:国家的多样性与公共物品的提供能力是负相关的。实质的情况是:国家过去的中央集权程度的薄弱造成了语言的多样性与较少的公共物品提供。政治学著作能在统计推断上推翻经济学家的理论,这点很振奋!

本书寻求证明从长期视角来看,历史力量促进政治整合和国家认同。

历史的重要性确然是老生常谈了,但作者并不赞同一种长期而言的强烈路径依赖机制的作用,反而认为历史充满了逆转(来自阿西莫格鲁与罗宾逊的经典文章,虽然被佛阿证明是有问题的,命运比起逆转更多地呈现出持续)。

在历史的实际情况中,迷宫里的门是双向的。有些老鼠很幸运能够穿过通向制度化天堂的大门,另一些老鼠则从未碰撞到这扇大门,还有一些老鼠发现了这扇门,但却通过另一扇门回到了稀缺的境地。国家的“成功”或“失败”很随机,我们不太知道为什么

当然,正如我在开篇时提到的,作者虽然肯定了历史的复杂性与随机性,但是认为拥有高密度的志愿者组织,国家提供公共物品情况良好,语言同质性高的国家会在现代国家建构过程中更为顺利,换言之,就这一点而言,历史展现了它一定的收敛性

本书仍然存在一些相对不足的地方:

1.理论创新性不足。这也是当前宏观理论的一个困境所在,三个自变量无论是志愿者组织,国家公共物品的提供能力还是语言的同质性都是基于已有研究基础上整合与总结的,仅仅是将一些理论中的重要变量做整合进行新的分析,这样的理论创新程度对于作者的企图而言显然是不足的。当然,建构一种新的宏观变量模型的难度确实非常人所能为。创新不足却研究扎实,这在上世纪60年代对于行为主义的批判中早已提过,但当前却仍然存在相同的问题,证明仅就当前而言,实证研究的方法并不能支持一些更具有创新意义的研究,需要继续对方法进行改进。

2.本书中人为赋值的变量所采用的过多,影响整体结果的信度。政治学中的xxx指数,xxx系数与经济学同行们所使用的各种商业指数的信度差距仍然十分巨大,而且很多数据在分类处理阶段就已经颇具争议,影响使用这些数据的研究所应有的信度。当然,仅就政治学而言,可使用的数据过少同时更新频次过低一直是一个困扰学者的问题。因此这也不完全是作者的责任,实属学科建设上的无奈

我期望有朝一日,政治学的宏观理论可以进行一种全样本的整体性多变量分析,使得大体上的基础问题能够有一个总体上的方位,仅就目前而言,当前的宏观理论离能够做到这一点还有相当的距离,这也是我以后的动力----一种更为精细化的,更为复杂性的政治学。

最后,感谢威默先生为我们带来如此具有示范性的研究展示,感谢叶江先生的辛勤翻译,感谢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的以及格致出版社对于本书的出版发行所做的努力,希望在未来能为“国际展望丛书”带来更多的优秀作品。

2 有用
0 没用
国家建构 国家建构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国家建构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家建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