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格蒙特•鲍曼与流动的现代性

不留
2019-11-20 看过

齐格蒙特·鲍曼:英国利兹大学和波兰沙华大学社会学教授。被认为是英国著名的社会学家,被认为是当今用英语写作的最伟大的社会理论家之一,也是当代西方研究现代性与后现代性问题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2017年逝世于家中,享年91岁。

鲍曼于1925年11月19日出生在波兰波兹蓝一个贫苦的犹太家庭,这个家庭承受着贫穷和反犹太的痛苦,这些在后来的学术生涯中,都为鲍曼提供了直接的思考对象。

鲍曼关于流动的著作有很多:《流动的生命》《流动的爱》《流动的生活》《流动的时代》《流动的现代世界中的文化》《来自流动的现代世界的44封信》

鲍曼的著作中有许多关于流动、后现代性、个体性、消费的概念,在这本《流动的现代性》中都有提到和解释。鲍曼在这本书里用五个章节阐述了后现代的特征:解放 个体性 时间空间 劳动 共同体

那什么是流动?

原名是《LiquidModernity》,Liquid一般翻译为液体,而“流动性”通常是液体和气体的特征, “当液体和气体处于静止状态时,它们不能承受外来的剪应力或切应力的作用”,因而在受到外力时,它们在外形上会处于一种连续的变化状态。而固体受到外力时并不会流动。

简单的说就是,液体不像固体,能够容易地控制和保持它们的外在形状。流体,可以说,既没有固定的空间外形,也没有时间上的持久性。

所以中文译为流动的现代性更直观形象。

何为流动的现代性?

“像一切液体,不能稳定和长时间保持它的形状,我们这个世界所有或几乎所有事物——我们追随的潮流和注意的对象,我们所梦想和恐惧的事物,所渴求和讨厌的对象,以及希望与担忧的理由——都持续变化着。”

我们是否不再能够承受任何具有持续性的事物?

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们的社会生活会像流体一样不断变化,难以承受持续性的事物。

但并不是说没有:例如婚姻、工作,有的人婚姻对象和工作一辈子都不会变,有的人则是流动的。

鲍曼认为甚至连插座这样的东西都会被更为易于携带的电池所取代。

占有空间还那么重要吗?

流动的社会空间地域的存在度降低,当你乘坐了5个小时高铁回到家中,邻居陌生的脸庞并不会使你觉得自己是属于某一方土地。随着交通技术的发展,时间的流动将变成社会最关注的热点,决定你去哪里的不再是空间距离,而是时间距离。

为什么很少人愿意获得解放?

1、首先区分“主观”自由和“客观”自由,言简意赅的说主观自由——自己认为自己自由,客观自由——真正的自由。在某种形式的洗脑之下,人们生活在奴隶状态中,仍然在主观上觉得自己是自由的,无法正确认识和检验自己的客观行动。

2、考虑到自由的实施所引起的艰难,而怨恨解放的前景。

必须穿罩袍出门的伊朗妇女

解放——是幸事还是祸事?

有一个根据史诗《奥德赛》改编的剧本:女巫将一艘船上的水手们都变成了猪,救世主奥德修斯知道后,通过种种努力将其中一名水手变回了人,这位水手非但不感激奥德修斯,反而攻击他,控诉他:现在你给我滚,你这个恶棍,你这个爱管闲事的家伙。难道你还想纠缠我们?难道你还要将我们置身于危险之中,强迫我们的心灵永远去接受新的决定吗?我是如此的快乐,我可以在泥泞中翻滚,在阳光中沐浴,我可以狂饮滥吃,可以鼾声震天,可以龇牙乱叫,“我打算做什么,这件事,还是那件事?”你为什么来这?!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回以前我过的可恶的生活?对这些问题,我不用思考,也用不着怀疑。

1、我们所称赞的自由也许并不能给我们的幸福带来保障,反而是痛苦的来源。“依靠自己的资源”往往意味着身体的折磨和不能决断的痛苦,试问你会为这样的自由奋斗吗?

2、“自由自在,不受限制”的社会,会不会使人变成野兽。

什么是个体化?

人们身份从“承受着”到“责任者”的转型,使个人完成自己的任务并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换句话说,个体化存在于自治——每个人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行使自己的权利(例如,在现代社会超市由人工收银,在个体化社会,人们自助结账并在法律监督下,对自己结账的行为负责)

同时个体是“公民”最大的敌人。公民是一个倾向通过城邦安定来寻求自己幸福的人——而个体对“公共事业”、“普遍的善”倾向于冷漠、怀疑或是警惕(我的理解是,个体要对自己的行为绝对负责,也就是说如果你很贫穷,不必考虑其他原因,只说明你没有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才使你陷入贫穷,还比如说一个孕妇在大街上面临生产,个体化社会没有人有必要帮助即将生产的孕妇,因为这个孕妇应该考虑到自己快要生产,就不该毫无准备地出来逛街,她应该自己对自己的意外状况负责。

你完全的占有这个世界吗?

除了成功的耀眼时刻,对人们而言,所有的现实都是不完整的。例如考四级的时候,总觉得在准备考试的时候是不完整的,在考过拿到合格证书的那一刻才是完整的。

对身份的追寻,是一场抑制和减缓流动,将流体加以固化、赋予无形的东西以有形的持续性的斗争。(在稳固的现代社会,当一个人成为一名警察,他一辈子就是警察,去菜市场买菜也仿佛自己是一名去买菜的警察)

在流动的现代社会,你可以是警察同时也可以是一名商人,可以是一名运动员也可以同时是一名演员。

做什么工作更加受人尊重?

在流动的现代社会,劳动不再能够提供可资自我界定,确立自我身份和生活计划的基准。换句话说,劳动就是劳动本身,没有哪个劳动更具有优越性。

相反,劳动已经和其他的生活行为一起(例如吃饭洗澡),主要地获得了一个美学上的价值和意义。只有少数几个人可以声称自己的劳动具有重要意义,可以造福人类。(例如,医生不再是悬壶济世的特殊职业,而仅仅是一份与其他工作无差别的工作,例如当兵也只是一份获取工资和符合自己爱好的工作)这样的劳动观在我们部分现代人来看可能稍显难以置信,但这种劳动价值观已经在我们现代社会慢慢扎根。

什么是衣帽间式共同体?

“演出开始前,人们穿着厚厚的外套和皮夹克,经过不同的街道鱼贯而入,将外套脱在大堂,挂在衣帽间。进入表演大厅,他们服从特定的着装规则,整齐划一。表演期间,他们全神贯注,有共同的欢笑、悲伤和沉默,如同有事前的彩排一样,同时发出喝彩、惊叹或抽泣。帷幕降落,他们重回衣帽间,穿上外套和皮夹克,刹那间,消失在街道形形色色的人群中。”

这种共同体类似于涂尔干所说机械的社会团结,靠成员们高度的一致性、共同的归属感来维系。特征是:缺乏身份认同和凝聚力,感情投入脆弱,缺乏持续的动力。

我们现在的社会是鲍曼所说的后现代社会吗?

鲍曼用稳固的现代性与流动的现代性来区分现代社会与后现代社会。与其说鲍曼是在对我们未来社会发展趋势的预测,不如说鲍曼是在对我们当今的社会现象由表及里地做了深层次的分析。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流动的现代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流动的现代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