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畅销的粗制滥造

风入松
2007-09-02 看过
错误百出误读者

 ——邹亨昌

    这本书的语言,错误之甚,堪谓惊人。如果不是亲自从新华书店购得,我没有办法相信这是一本正版读物。

    从标点符号、词语运用、语法结构到引述的资料等等,错误无不层见叠出。下面的文字必然要相当的枯燥,因为我要不厌其烦的列举这些显而易见的讹误,以表示我没有诬赖她,也可引起读者的注意。先声明一点,这些错误绝对不需要任何的学术的论证,至于需要学术讨论的非硬伤类的东西,我一个也不说。下面依页码顺序,逐一列举。

P2:刘禹锡〈竹叶词〉(〈竹枝词〉)

P3:我猜。她决计料不到如此。(猜后面为何用“,”?)

P5:她聪明,但不锐利,融融地,让人很放心。(融融的)

P6:走的好,这等无情无义、视女子为玩物的老厌物,留在他身边才是最大的不幸。(走得好)

年方潋滟。(“潋滟”水波流动的意思,怎么可以用来形容年轻吗?)

P8:若,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前面那个“若”字,有必要吗?)

P13:虽然它有百般的创痍。(疮痍吧)

P15:夜阑尽处。(夜阑,即指夜色已深尽将,而“阑尽”也从未见过成词的组合)

〈汉乐府〉中“夏雨雪”一句,安意如译成“夏天雨雪霏霏”。(这个雨字,是下雨的意思吗?“雨雪”应该是下雪的意思)

 直至今昔。(什么意思?到今天还是到往昔?)

P16:战败了,正好功成身退。(既然战败,何来功成?)

P17:让你停伫我芳园。(停伫?什么意思?现代汉语中有“伫立”,“伫”是长久的意思,用来修饰停的,安意如想当然地以为它是“立”的意思吧)

P19:山无棱(应该是陵)

P 20:他一直耿耿的是当年,那件伤她至深的事。(耿耿,可以这样用如谓语吗?耿耿是有心事样子的意思。从不见谁人如此创新使用)

霎那之间(只有刹那间,要么霎时)

P21:像一幅清丽的画——蜀山蜀水中盛开的一蕖芙蓉。(蕖是什么意思?是枝?朵?株?其实都不是,“芙蕖”是荷花的别称)

P21:回家后她一直这样寂寂地,父亲以为她是为情所伤(寂寂的)

P24:写的比期期艾艾的他明白响亮(写得)

P26:只知道看过以后那种感觉就融化了,一直沉湎在心底。(沉湎什么意思?沉湎意思是沉溺,沉溺又是指陷入某种不良境界。安意如要说的大概是沉淀、沉积的意思吧)

P27:如同加诸在自己心上无形的禁咒(诸,“之于”的意思,“诸”后的“在”字,显然多余)

P36:一霎那(前述及)

    这些诗,在魏末晋初的时候,突然非常艳帜的流行起来。(艳帜是个形容词?这个古汉语中倒不少见的词,无论如何也应该是名词,如艳帜高张,可以理解成艳丽的旗号旗帜)

P41:潘安十年风霜老了华发(发华即是花发,花白的头发,老了华发什么意思呢?)

P43:这是个叫人过目不忘的男人。(过目不忘,形容记忆极好,安意如用其词面意义,可说是望文生义,一定要用也得加上引号)

P46:心总是在一刹时暗灭(一刹那,或一霎时)

P潘郎又是著名的辞藻铺陈,长于陈设。(潘郎是什么?)

P50:心里缠绵悱恻地难受(“悱恻”即内心悲苦,再添“难受”何益?)

P51:是女子天生比男人多心敏感?还是大家都已一早窥测到结局的荒凉?只是男人通常选择沉默着不说,在某一日冷静地接受结局?(前两个问号都要改作逗号)

P52:爱是生命里最绚烂的一场幻觉,太荼蘼(荼蘼什么意思?一种花罢了。网络许多人把它想像成一个很雅致的词,大约源于夏花荼蘼,以为是一个形容词吧)

P他的一切的喜悦哀伤,都和那个始终不见面容的男子休戚相关。(休戚相关,指的祸福悲喜相关,安意如前面已经说了喜悦哀伤,再用此即存在重复,最多用密切相关)

P53:直到清代,历代文人对南朝民歌的模仿剿袭,始终没有断绝过。(“剿袭”显然是“抄袭”之误)

     历代文人学南朝民歌,学的最好也最著名的人还属李白。(学得最好)

P55:那是虎跑泉的水沏出的清冽情意。(“清冽”应该为“清洌”)

P56:不是她不相信他,只是身份地位太过悬殊,宗教礼法的桎梏,由不得她去妄自尊大。(南北朝时期,宗教是压制男女不能结合的桎梏吗?封建宗法不是宗教礼法之压缩。宗法是以家族为中心,按血统远近区别亲疏的法则)

P62:浪情宴谑,忘乎所以的孟浩然见到鲜鱼,不禁食指大动,举箸就尝。(食指大动?其他指干嘛不动?应该是食欲大动吧?或者食欲大增?)

P63:没有李白原来的诗名雅治。(料想应该是雅致)

又赞揄“杜工部之沉郁”(赞揄?闻所未闻。应该是赞誉)

P67:看来吴越的山水才真是我的家,我的乐土。(“我”指孟浩然,老家是襄阳。襄阳乃今之湖北,唐时应该属楚地,怎么说吴越的山水才是他的家呢?)

……

再举一个更有趣的例子。

P168---1170:

这三页中讲了唐朝一个叫何满子的宫女的故事。何满子死后,棺材异常的沉重,几个人都抬不动。这个故事如果只这样说罢,也就过去了,安意如想表示自己言之有据,所以引述了一段文言文,如下:

不过,张祜这首《何满子》是哀悼一个深宫里的女子是无疑的。这个人是唐武宗时的孟才人,这件事是张祜在《孟才人叹》序里面写明的。
    其序称:“武宗疾笃,孟才人以歌笙获宠者,密侍左右。上目之曰:‘吾当不讳,尔何为哉。’指笙囊泣曰:‘请以此就缢。’上悯然。复曰:‘妾尝艺歌,愿对上歌一曲,以泄愤。’许之,乃歌一声何满子,气亟,立殒。上令医候之,曰:‘脉尚温而肠已绝。’(一云肌尚温而肠已断。)上崩,将徙柩,举之愈重。议者曰:‘非俟才人乎。’命其亲至,乃举。” (P169)
    再看安意如的解释,如下:
    不久武宗也死了。在迁移孟才人的棺木时,非常沉重,不像一个女子的棺木。众人议论纷纷,后来找来孟才人的家人,棺木才可以移动。
   仔细读过《孟才人叹》序里面的文字,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乃举”的对象会是孟才人的灵柩吗?也即是说,真是孟才人的棺木太沉,最后因了叫她的亲人来,才被抬动吗?
把后面几句翻译出来可以这样说:
    皇上驾崩了,将要搬动它的灵柩,越抬越重了。议事的官员说:“皇上莫不是要等待孟才人吧?”
   可是,后面就为难了,“命其亲至”什么意思呢?原来安意如也不知依了何处的版本,竟然把其中的一个关键的字给弄错了。
    下面的文字,读过,我们不难豁然开朗了。
  武宗皇帝疾笃,迁便殿。孟才人以歌笙获宠者,密侍其右。上目之曰:“吾当不讳,尔何为哉?”指笙囊泣曰:“请以此就缢。”上悯然。复曰:“妾尝艺歌,请对上歌一曲以泄其愤。”上以恳许之。乃歌一曲何满子,气亟立殒。上命医候之,曰:“脉尚温而肠已绝。”及帝崩,柩重不可举。议者曰:“非俟才人乎?”爰命其榇。榇至乃举。嗟夫,才人以诚死,上以诚命,虽古之义诚,无以过也。(转引自《人民文学》2005年第12期中李国文先生之《谁人得似张子公》)
    很明显,安意如把原文中的“榇”字写作“亲”,因而有了她的大胆的发挥。这个“榇”(CHEN,四声)字,是棺材的意义。原文是说,议事者命人把孟才人的棺材搬过来,武宗的灵柩才得以顺利的抬起来。这在情理上实在了然无疑:武宗棺材之所以难以抬起,是因为生前的愿望是要孟才人与自己死后同穴。
 

    好了,现在是中午时分,我实在太累了。读者也要烦我了,就不再往下举例。相信,读者至少可以相信,我说安意如的书是粗制滥造,决非诬陷她。

读者一定可以发现,安意如书中的错误其实有一些实在是太小儿科了,我不相信她的功底会如此之差。究其原因,一则校对不力,二呢,就发人深省了,化用一句时髦话,都是引擎惹的话。因为借助于网络搜索,许多文段未经自己消化,甚至来不及从基本的语言规范角度检查,就成文了。像安意如这类的网络写手,快则快矣,而以讹传讹,贻害读者亦众矣哉!

 

    写此文,更重要的不是批评〈人生若只如初见〉,而是呼吁烧制各类文化快餐的厨师们,生意再好,也得对消费者负责,不要让他们吃出砂石苍蝇;而习惯于看排行榜——其实也就是广告消费的广大读者,你们也最好少一些随流从众,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口舌,酸甜苦辣应该品得出的。
194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7条

查看更多回应(97)

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