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读书笔记

还是那个兔
2007-08-31 看过
    这个暑假又邂逅了几本美好的书,《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就是其中之一。说说对这本书初读后的一点感想。

    因为整本书基本上都让我感觉美好,于是先说个人认为最遗憾的一个小部分。就是对话中的各位对于杉浦康平先生的崇敬太深,几乎都隐约呈现出一种后学问道的架势。当然杉浦康平先生本身的知识力确实深远,在每个对谈中都游刃有余。这样的状态却使得整本书都是朝着某一个大方向的思想,而缺少了碰撞。和而不同确实是有趣和和谐的 ,但是算是我贪心吧,我希望看到更多的差异性,不然只是对谈的人和话题不同而已,并没有看到其他的更多可能性。整本书,感觉是“杉浦康平流派的”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泛亚洲多元化的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

    然后是按书内各个话题而来的一些感想。

    杉浦康平先生一直强调,日本是一个岛国。这是清醒的自我认识。中国是一个杂糅、多元、复杂、政治单一的大国,这也应该是我们的自我认识。我一直认为,明确的自我认识是一切的开端。没有这一点,就没有一切。现在我个人感觉太多设计人忽略了真实的中国的现状,那就是失掉了根基。如果没有这个牢固的不可转移的根基,我们所吸收的外部文化就无处可去,就会喧宾夺主了。

    “调查亚洲别国识字率低下的问题,看文字设计方面日本能否有所作为”这个调查任务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可见日本人的野心。而调查的结论“这里没有任何日本人能做的事情,这件事最好由各国的人自己去做”又可见设计师的良心。先有野心,然后付与实践,然后意识到不可行,断然放弃。

    这是一种行事魄力。我个人认为这不仅仅是杉浦康平先生等一小部分个人的特质,也不止是日本设计行业的特质,而是一种整体上的大和精神的体现。不管对这个民族的个人好恶如何,这样的特质是真可以打动人心的。

    在欧洲而意识到自己的亚洲本色。这也是有意义的一个话题。当长期和单一的处在一个环境中,人确实很容易看不清楚本质、本色、特色的所在。于是可以说这些东西都是要比较才可以产生的。走出家门会意识到家的意义,走出这个市可以意识到家乡的意义,走出中国可以意识到祖国的意义,走出亚洲可以意识到泛东方的特质,我想当登上太空的时候,也一定会真正意识到这颗蓝色的星球有多么重要。用中国的老话说,不正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么。要真正懂得,就要先跳脱出来,才可能高屋建瓴。然后再回去,有意识有目标的深入下去。这根本就是一种世界观跟方法论。

    另外一个关于“是”和“不是”的记录也很有意义。西方人眼中的世界确实是二元论和量化精确的世界,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在国外学珠宝设计的中国留学生的一段话,说她的导师要求她给出科学和理论化的理由来解释她设计的一个首饰上为什么用三颗宝石而不是四颗,道理在哪里。我曾经很钦佩这样的设计指导理念。那不愧是大工业化下的理念,精确、理性、冷酷。但是三和四之间。是和否之间,总是也有无限空间的。犹如3.1、3.2、3.55555、3.75858765……也犹如深浅的灰色地带。那就是东方精神中特有的似是而非的混沌状态。混沌不是空白,混沌是万物。难得糊涂大概也算其中的延伸理念。我所偏爱的,其实也是这样的理念。虽然对那种机械化的精密冰冷的特质有着无限的好奇与向往,但我也逐渐明白到东方的理念依然是最适合我的基准。是一种理想化、模糊化、艺术化的状态。相对而言,西方大概是现实化、精确化、市场化的吧。

    西方人眼中的东方,东方人眼中的东方。这个话题,私以为,西方人眼中的东方,或就只说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更好举例,就是《卧虎藏龙》,就是《大红灯笼高高挂》,就是李小龙。而中国人眼中的中国人,也许就是早上下楼买的那一根油条一杯豆浆,那么无处不在而平淡。

    这里提出的书籍设计样本都是华丽的精装本,这点让我比较失望。我最初认识吕敬人先生应该是在《包装与设计》或《艺术与设计》杂志上,那时候我就觉得展示出来的吕敬人先生的作品都是昂贵的精装本。而我更想知道的是怎么去做一本平装的、廉价的、大众的书的设计。传统文化本身就是大众的文化,不能进入寻常百姓家,就失去了一大半的价值。在建筑上也是这样,工业化的水泥盒子是平民住宅,东方情调、材质、气韵的,都是奢侈豪宅,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何来切身体验和融会贯通。总是说当今中国人没有很好的延续和发展传统,可是我认为这样的大环境,本身就极不利于传承。守不住自己的根本而去追逐它人,我怕总有一天会变成邯郸学步的后果。

    恢复繁体字的应用这种呼声现在尤其在设计界已经越来越强烈,简体繁体之争已经不是美观与否的问题了,已经上升到了传统现代之争的高度。其实我个人认为发扬、保护、延续传统和使用繁体字之间没有一定的必然联系,字体毕竟只是一种外显形态,只要汉字的基本架构在、造字的理念不变,汉字的文脉,就并没有断绝。虽然我个人有偏好使用繁体字,但是我对简化字并没有排斥情绪,而且理智的看待来说,如果大陆通行的不是简体字而是繁体字,偏远贫穷地区的文盲半文盲人数比例怕是会更高,因为不能否认繁体字的学习和使用更加复杂困难耗时。我个人比较在意的是大陆官方认可的文字似乎是强制只有简体字,其实这方面为何没有胸襟学习印度,可以同时存在十五种官方认可文字,然后其中之一为官方文字。虽然国情不同,而且多种文字通行也有弊端。但是繁体和简体甚至不是两种文字,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的话,可以说只是精装本和平装本的区别,内容完全相同,而精装本的字面容量显然还更大。

    对于韩文字母,我一直认为,韩国抛弃汉字而完全转向字母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根本转变。标志着整个国家的上层建筑由东方型向西方型变迁。韩国一方面不断抢占东方(比如中国端午节)的文化遗产据为己有。以展现自己的东方根源的身份,一方面全民生活状态明显媚西(尤其是美国),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国民心态。对韩国,我有一种比对待日本更加微妙和难以言喻的心理感受。相比韩国和日本这两处近邻,中国显得平和、悠哉游哉、内敛、封闭、游离。

    安尚秀先生说韩文最大的特征是不同,对韩文没有任何基础的我暂时不予评说,但是由于这句话的语境是针对中国汉字,那么可以反推,安尚秀先生认为中国的汉字最大的特征是同。对于这一点我深以为然。规则和秩序是中国传统的显著特征。四平八稳,不急不徐,不偏不倚。

    跟英文、法文等传统西方文字相比较,显得符号性强、识别性弱。跟中文汉字、日文汉字等相比较,则显得概括性强、具象性弱。可以说韩文字母是一种中西杂糅的极精简的图形文字符号。但是这只是就字素而言的,我觉得整合成完整的字词以后,最突出的就变成符号性强、识别度弱了。

    另外说到日文的话,假名与日文汉字的组合使用也是非常微妙的。都是一种极传统的文字表现。例如说都可以和谐的用毛笔书写出来。

    这跟中国目前的汉语拼音和中文汉字组合使用的情况有着微妙的不同。汉语拼音的来源我没有研究过,目前并不了解、不敢妄言,但汉语拼音表现上的字母本身是西方文字式的,中文汉字则是纯东方图形表意文字式的。拼音字母和中文汉字的组合表现手法自然就会跟日文假名与日文汉字的组合安排方式有着微妙的不同了。这几点在设计中大抵是必须考虑和值得好好运用的。

    书籍的方案是在寻找一种精妙的平衡。以前我对这一点关注不够,看了郑丙圭先生的言论后有了一些深切的感受。可能因为这边面的知识我非常缺乏,于是这方面的言语对我的帮助特别大。对一本好的书来说,关于一本书的脉络、主旨和走向,作者和编者观点的平衡制约点,都是闪光的骨架点。

    郑丙圭先生还有一句话让我非常感动,他说,“要是每一个内容、一本书都能有一种属于自己的字体该多么幸福?”我会感受到那种美妙。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汉字非凡的图象性、可结合性是最大的优势。汉字本身可以说就是直接的、具象的图画,西方字母也许某些意义上也可以称做图画,但一定是间接的、抽象的。

    张道一先生说“传统民艺有四项特质—俗、野、粗、简。”俗是能体现大众心声,野是情感的自然抒发,粗是摆脱了矫柔造作的虚饰,简是直接和简练。

    在印度,意味语言的声音不仅仅指我们说话的语言,它在梵文中还意味着普遍法则。那么声音就是由虚空而来的了,变成了一种基本元素,如同风雷水火,真美妙。

    乔希先生所说的希望研发出的有表情的文本,大抵是指表现文字之外的时间,这种思考方式非常有趣,也就是把二维的文本引入第三维的形和第四维的时间流逝,这是了不得的思想,不是技术的局限,而是思想的切入。让我联想到小宇宙“第七感”,越过五识、越过生死的第七感,是玄明的心灵哲学。这样的设计,毋宁说是在修行。宗教和哲学给予乔希先生的力量,让人敬仰。他是这本书内出现的人们中,我最喜爱的一位。他的言语让人欣喜和欢愉。
6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的更多书评

推荐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