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柏拉图虐待之后--读《理想国》

无心
2007-08-29 看过
被柏拉图虐待之后--读《理想国》

痛痛帮我证实了这些文字是记载在尼罗河边的芦苇做成的昂贵的纸上的。不过,笔呢,就不知道了,只能先假设是三百年后的蒙恬发明了再穿越过来送给柏拉图。
柏拉图这家伙真是非一般的啰嗦,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也要东拉西扯一大堆,再举上十几个例子来证明,跟唐僧没什么两样,想来古希腊一定是按字数+行数计算稿费的。(关于啰嗦http://www.douban.com/note/16716786/
再看看那一堆堆例子,其实都是很简单浅显的事物,这说明,只要你跟柏拉图的IQ一样高,你完全也可以写一本理想国出来。而只要你IQ达到60,就可以通读全篇。相比之下,卢梭比人家晚生了两千多年,写出来的东东IQ在120以下的人通通看不懂,假如他不是不想让那些昏君读懂,那他就一定是个FC,空有满脑子思想,却不知道如何浅显地表达。
但是理想国居然是盗版自斯巴达(参考威尔•杜兰《世界文明史之希腊的生活》),很多地方居然一字未改,从这一点可以否定柏拉图的想像力,不过幸好他不是个小说家。
柏拉图大量地使用归纳、类比推理反证其他人的观点,其中有些类比难免不伦不类。再加上其所要证实的论题之中嵌套着无数的前提需要一一构造或证明,于是一环接一环,一环扣一环,一环又套一环,直看得我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仿佛吴宗宪的节目,过一会就不知被带到哪去了。

有鉴于此,又花了两个晚上,整理了一份提纲,相当于把柏拉图乱七八糟的大脑(思维),清理掉花花草草,再撸个直。

第一卷
有钱的好处=》什么是正义=》欠债还债就是正义=》驳回=》正义是强者的利益=》极端的不正义比极端的正义有利=》驳回=》正义者比不正义者生活得更好更快乐



第二、三卷
提问:
正义是三种善中最好的一种=》守法践约乃正义的本质和起源,正义的本质就是最好与最坏的折衷——所谓最好,就是干了坏事而不受罚;所谓最坏,就是受了罪而没法报复。=》正义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正义事的人只是因为没有本事作恶。=》不正义之人比正义之人日子过得好=》假设两种人,一种极端不正义却有最正义的名声,另一种从来不做坏事却有大逆不道之名=》请证明正义高于不正义,以及二者本身各是什么?它们对于其所有者起的作用,使得前者成其为善,后者成其为恶。
回答:
许在大的东西里面有较多的正义,也就更容易理解。先探讨在城邦里正义是什么,然后在个别人身上考察它,这叫由大见小。如果能想象一个城邦的成长,也就能看到那里正义和不正义的成长=》城邦的起源=》战争的起源=》城邦需要护卫者的保护=》护卫者应该爱好智慧和刚烈、敏捷、有力=》护卫者该如何接受教育=》先学音乐(即诗歌故事)=》为培养美德,应该听到高尚的故事=》先从故事内容中排除不好的段落=》再讨论故事的形式或风格,尽量排除其中摹仿的部分=》再讨论诗歌和曲调的形式,排除挽歌式的调子和靡靡之音,剩下模仿勇敢的和模仿自然的调子=》再考虑节奏,排除复杂的节奏和多种多样的韵律。应该考虑什么是有秩序的勇敢的生活节奏,进而使音步和曲调适合这种生活的文词,而不是使这种生活的文词凑合音步和曲调。美与丑是紧跟着好的节奏与坏的节奏的。=》节奏与音调跟随文词,并不是文词去跟随节奏与音调嘛。=》论证为何成为护卫者要先学音乐=》再学体育,因为凭一个好的身体,不一定就能造就好的心灵好的品格。相反,有了好的心灵和品格就能使天赋的体质达到最好=》决定公民里面哪些人是统治者,哪些人是被统治者=》优秀的护卫者第一,除了绝对的必需品以外,他们任何人不得有任何私产。第二,任何人不应该有不是大家所公有的房屋或仓库。



第四卷
为了全体公民的最大幸福的城邦里最有可能找到正义,而最糟的城邦里最有可能找到不正义,进而判断这两种国家哪一种幸福=》铸造出一个幸福国家的模型=》贫和富能使技艺退化,护卫者必须防止其潜入城邦=》但没有钱财物资城邦也能同两个富足的城邦作战=》保持城邦的规模或要疆土大小在最佳限度=》如果护卫者的后裔变低劣了,应把他降入其他阶级,如果低等阶级的子孙天赋优秀,应把他提升为护卫者=》不让体育和音乐翻新=》因为在政治秩序不良的国家里法律和宪法是无济于事的,而在秩序良好的国家里法律和宪法有的不难设计出来,有的则可以从前人的法律条例中很方便地引申出来。=》规定祭神的庙宇和仪式,以及对神、半神和英雄崇拜的其他形式,还有对死者的殡葬以及安魂退鬼所必须举行的仪式=》至此城邦建立完成=》寻找什么地方有正义,在什么地方有不正义,两者之间区别又何在,以及想要得到幸福的人必须具有正义呢还是不正义=》国家的四种性质:智慧、勇敢、节制、正义=》领导和统治国家的知识称为智慧=》勇敢是一种保持,无论在什么情形下,都要保持在法律通过教育所建立起来的关于可怕事物——即什么样的事情应当害怕——的信念=》节制更象协调或和谐,是一种好秩序或对某些快乐与欲望的控制=》正义就是只做自己的事而不兼做别人的事=》当生意人、辅助者和护国者这三种人在国家里各做各的事而不相互干扰时,国家便成为正义的=》至此已找到大的正义,接下来找小的正义,即个人的正义=》论证个人的灵魂里有三种东西:理智、激情和欲望=》音乐和体育协同作用将使理智和激情得到协调=》理智起领导作用,激情和欲望一致赞成由它领导而不反叛,这样的人才是有节制的人=》什么是正义:个人的这三个部分合在一起加以协调而变成一个有节制的和和谐的整体时凡保持和符合这种和谐状态的行为是正义的好的行为,指导这种和谐状态的知识是智慧=》什么是不正义:三种部分之间的争斗不和、相互间管闲事和相互干涉,灵魂的一个部分起而反对整个灵魂,企图在内部取得领导地位,一切的邪恶,正就是三者的混淆与迷失=》下一个问题:做正义的事,实践做好事、做正义的人,(不论是否有人知道他是这样的)有利呢,还是做不正义的人、做不正义的事(只要不受到惩罚和纠正)有利呢?


 
第五卷
妇女与儿童如何公有,如何教育儿童=》同样地使用音乐和体操教育女子(在健身房里赤身裸体地和男子一起锻炼)=》女子按其天性能胜任男子的一切职务=》男子与女子之间没有天然的差别=》女人归男人共有,儿童也公有=》当一个国家最最象一个人的时候,它是管理得最好的国家=》权力应该赋于年长者,让他们去管理和督教所有比较年轻的人=》这样的共同关系能否真正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来?如果可能,怎么做才可能?=》带儿童参战=》优秀的士兵在战役期间要爱谁,谁都不准拒绝,极力嘉奖,如死亡则隆重安葬=》"战争"与"内讧"分别是什么,即在二者如何对待敌方=》不需要证明理想国可以完全实现,找到一个治理得非常接近于所描写的国家即可;设法寻找和指出在现行的那些城邦法制中是什么具体缺点妨碍了他们,按照我们所描写的法制去治理它;有什么极少数的变动就可以导致他们所企求的符合我们建议的法律=》哲人王横空出世=》确定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哲学家(认识美的本身)=》意见与知识,关于"无"者称作无知,把关于"有"者称作知识,意见就是知识和无知两者之间的东西=》一般人关于美的东西以及其它东西的平常看法,游动于绝对存在和绝对不存在之间,应该被说成是意见的对象,而不应该被说成是知识的对象=》专注意于声色之美以及其它种种的人绝对想不到世上会有美本身,称为爱意见者,并且是实在的专心致志于每样东西的存在本身的人称他们为爱智者,


理想国:
最好的男人必须与最好的女人尽多结合在一起,反之,最坏的与最坏的要尽少结合在一起。最好者的下一代必须培养成长,最坏者的下一代则不予养育,如果品种要保持最高质量的话;除了治理者外,别人不应该知道这些事情的进行过程。
结婚人数的多寡,要考虑到战争、疾病以及其它因素,由治理者们斟酌决定;要保持适当的公民人口,尽量使城邦不至于过大或过小。某些巧妙的抽签办法一定要设计出来,以使不合格者在每次求偶的时候,只好怪自己运气不好而不能怪治理者。
年轻人在战争中证明他们英勇卫国功勋昭著的,一定要给以荣誉和奖金,并且给以更多的机会,使与妇女配合,从他们身上获得尽量多的后裔。
生下来的孩子将由管理这些事情的官员带去抚养。这些官员或男或女,或男女都有。因为这些官职对女人男人同样开放。优秀者的孩子,我想他们会带到托儿所去,交给媬姆抚养;媬姆住在城中另一区内。至于一般或其他人生下来有先天缺陷的孩子,他们将秘密地加以处理,有关情况谁都不清楚。
女人应该从二十岁到四十岁为国家抚养儿女,男人应当从过了跑步速度最快的年龄(指二十五岁)到五十五岁。如果超过了这个年龄或不到这个年龄的任何人也给国家生孩子,我们说,这是亵渎的不正义的。
一个尚在壮年的男人与一个尚在壮年的女子苟合,未得治理者的准许。因为我们将说他们给国家丢下一个私生子,这是不合法的,亵渎神明的。
女人和男人过了生育之年,我们就让男人同任何女人相处,除了女儿和母亲,女儿的女儿以及母亲的母亲。至于女人同样可以和任何男人相处,只除了儿子、父亲,或父亲的父亲和儿子的儿子。
当他们中间有一个做了新郎之后,他将把所有在他结婚后第十个月或第七个月里出生的男孩作为他的儿子,女孩作为他的女儿;他们都叫他父亲。他又把这些儿女的儿女叫做孙子孙女,这些孙子孙女都叫他的同辈为祖父祖母。所有孩子都把父母生自己期间出生的男孩女孩称呼为兄弟姐妹。他们不许有我们刚才讲的那种性关系。但是,法律准许兄弟姐妹同居,如果抽签决定而且特尔斐的神示也表示同意的话。


第六卷
哲学家是能把握永恒不变事物的人=》哲学家知道每一事物的实在,并且经验和美德都非常优秀,所以确定哲学家为城邦的领袖=》哲学家是天赋具有良好的记性,敏于理解,豁达大度,温文而雅,爱好和亲近真理、正义、勇敢和节制=》一个真正的哲学家在城邦中的处境=》大多数学哲学的人变坏了的原因=》天赋最好的灵魂受到坏的教育之后就会变得比谁都坏=》配得上研究哲学的人微乎其微=》除理想国外没有其它当今的政治制度适合于哲学=》一个受哲学主宰的城邦怎样可以不腐败=》只有在某种必然性碰巧迫使当前被称为无用的那些极少数的未腐败的哲学家,出来主管城邦(无论他们出于自愿与否),并使得公民服从他们管理时,或者,只有在正当权的那些人的儿子、国王的儿子或当权者本人、国王本人,受到神的感化,真正爱上了真哲学时——只有这时,无论城市、国家还是个人才能达到完善=》群众对哲学恶感的根源在伪哲学家身上=》哲学如何治国=》哲人王出现的可能性=》我们国家制度的救助者如何产生,亦即通过什么学习和训练产生?以及,他们将分别在什么年龄上着手学习每一门功课?=》善的理念是最大的知识问题,关于正义等等的知识只有从它演绎出来的才是有用和有益的。=》善在可见世界中所产生的儿子——那个很象它的东西——所指的就是太阳。太阳跟视觉和可见事物的关系,正好象可理知世界里面善本身跟理智和可理知事物=》可见世界与可知世界的划分:可见世界的第一部分为影像,第二部分为第一部分中影像的实体;可知世界的第一部分把可见世界的实体作为影像,研究从假定出发,这里假定做为结论,第二部分完全用理念研究,从假定上升到高于假定的原理。(很抽象吧)=》相应于这四个部分有四种灵魂状态:相当于最高一部分的是理性,相当于第二部分的是理智,相当于第三部分的是信念,相当于最后一部分的是想象。


第七卷
洞穴观影(不做赘述)=》善的理念就是一切事物中一切正确者和美者的原因,就是可见世界中创造光和光源者,在可理知世界中它本身就是真理和理性的决定性源泉=》寻找灵魂的视力转向的技巧,以适应从亮处到暗处的过程=》哲人王需经常深入群众,辨别各种不同的影子,并且知道影子所反映的东西的=》如何造就这种人才=》学习算术,它能迫使灵魂使用纯粹理性通向真理本身=》学习几何(先平面后立体),它能把灵魂引向真理,并且或许能使哲学家的灵魂转向上面,而不是转向下面=》学习天文,象研究几何学那样来研究天文学,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而不去管天空中的那些可见的事物=》学习和谐的声音,寻求可闻音之间数的关系,从不深入到说明问题,考察什么样数的关系是和谐的,什么样数的关系是不和谐的,各是为什么=》学习辩证法,当一个人企图靠辩证法通过推理而不管感官的知觉,以求达到每一事物的本质,并且一直坚持到靠思想本身理解到善者的本质时,他就达到了可理知事物的顶峰了,正如我们比喻中的那个人(洞穴观影)达到可见世界的顶峰一样。=》辩证法有何种能力?它分哪几种?各用什么方法?把第一部分叫做知识,第二部分叫做理智,第三部分叫做信念,第四部分叫做想象;又把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合称意见,把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合称理性;意见是关于产生世界的,理性是关于实在的;理性和意见的关系就象实在和产生世界的关系,知识和信念的关系、理智和想象的关系也象理性和意见的关系。至于和这些灵魂状态对应的事物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再各细分为两部分,能意见的部分和能理知的部分=》挑选出最坚定、最勇敢、在可能范围内也最有风度的人,必须热爱学习,还要学起来不感到困难;强于记忆,百折不挠、喜爱一切意义上的劳苦=》按照前述的方法教育成为哲人王


第八、九卷
阐述其它四种政制:
第一种被叫做斯巴达和克里特政制,受到广泛赞扬的。第二种被叫做寡头政制,少数人的统治,在荣誉上居第二位,有很多害处的。第三种被叫做民主政制,是接着寡头政制之后产生的,又是与之相反对的。最后,第四种,乃是与前述所有这三种都不同的高贵的僭主政制,是城邦的最后的祸害。
=》论证同五种政制对应的五种人的幸福:王者型、贪图名誉者型、寡头型、民主型、僭主型人物。
=》人的心灵可分为三个部分:一个部分用来学习的,第二个部分用来发怒的,第三个部分为"欲望"部分或称为"爱钱"部分
=》所以人的基本类型有三:哲学家或爱智者、爱胜者和爱利者
=》论证哲学家或爱智者最快乐
=》分析痛苦、中间状态、快乐
=》王者的生活比僭主的生活快乐729倍

至此回答了开篇提出的问题:正义者比不正义者生活得更好更快乐

第十卷
批判画家:
设有三种床,一种是神造的自然的床(概念),其次一种是木匠造的床(实物),再一种是画家画的床(实物的模仿)?即把和自然隔着两层的作品的制作者称作模仿者。画家努力模仿的不是自然中的每一事物本身而是工匠的制作品,并且不是事物的真实而是事物的影像。

批判诗人(似乎柏拉图和荷马有仇,或许文无第一吧,所以抢得头破血流):
诗人除了模仿技巧而外一无所知,但他能以语词为手段出色地描绘各种技术,当他用韵律、音步和曲调无论谈论制鞋、指挥战争还是别的什么时,听众由于和他一样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只知道通过词语认识事物,因而总是认为他描绘得再好没有了。
任何事物有三种技术:使用者的技术、制造者的技术和模仿者的技术。一切器具、生物和行为的至善、美与正确不都只与使用——作为人与自然创造一切的目的——有关吗?制造者对事物的优劣能有正确的信念,而使用者对它则能有知识。模仿者关于自己模仿的优还是劣,既无知识也无正确意见了。尽管不知道自己创作的东西是优是劣,他还是照样继续模仿下去。
从事模仿的诗人本质上不是模仿心灵的善的部分,那个理智的平静的精神状态,因为它几乎是永远不变的,所以是不容易模仿的,模仿起来也是不容易看懂的,尤其不是涌到剧场里来的那一大群杂七杂八的人所容易了解的。因为被模仿的是一种他们所不熟悉的感情。
像画家一样,作为模仿者,诗人的创作是真实性很低的,他的创作是和心灵的低贱部分打交道的。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拒绝让诗人进入治理良好的城邦。
诗歌的最大罪状:舞台演出时诗人是在满足和迎合我们心灵的那个本性渴望痛哭流涕以求发泄的部分。而我们天性最优秀的那个部分,因未能受到理性甚或习惯应有的教育,放松了对哭诉的监督。替别人设身处地的感受将不可避免地影响我们为自己的感受,在那种场合养肥了的怜悯之情,到了我们自己受苦时就不容易被制服了。笑,爱情和愤怒,以及心灵的其它各种欲望和苦乐,诗歌在模仿这些情感让它们确立起了对我们的统治。


灵魂守恒(热力学第一定律?):
灵魂永远就是这些。灵魂既不会减少,因为其中没有一个能灭亡。同样,也不会有增加。因为,如果不朽事物能增加,你知道,必定就要有事物从可朽者变为不可朽者了,结果就一切事物都能不朽了。
厄洛斯天堂及地狱游记


----------全剧终---------------
877 有用
90 没用
理想国 理想国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6条

查看更多回应(166)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