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的诗 顾城的诗 8.8分

生命中不可或缺之幼

孙小花
2007-08-24 看过
在豆瓣上看到一篇对顾城诗的评论,想起这样一个远远走开如此之久的人。
很小的时候见到顾城,那时候他是妈妈的同事,苍白沉默,很难给人深刻印象的一个人。
再次见他,已是书上的大照片,那时候,他已经远离此世,人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他的生死。
那本诗集已经10年没有翻开,它一如既往地穿着童装,沉睡在纷繁凌乱的箱子里。
回头再看,才发觉自己对美与爱的标准,那时曾如此大地受了他的引诱。
他说自己想去西藏,说“越高的地方越接近天国”。
于是每一年,我都要去看看雪山,看天高地阔,才能卸下过往清爽生活。
他说:“我的爱人,他没有见过阴云,他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他永远看着我,永远看着,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于是那成为我永难磨灭的愿望,懵懂之时,我把它写在情书中,大了,忘了,就化在心里了。
他说:“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
于是自由,成为我人生的第一追求,并爱上蜡笔笨拙的色彩。
原来很多东西,虽然时光流逝,忘了,但早已经成为我们心的一部分。
朋友晒笑我实乃幼女一名,只合遇一同幼的少年儿童。
剥掉壳,心
显示全文
在豆瓣上看到一篇对顾城诗的评论,想起这样一个远远走开如此之久的人。
很小的时候见到顾城,那时候他是妈妈的同事,苍白沉默,很难给人深刻印象的一个人。
再次见他,已是书上的大照片,那时候,他已经远离此世,人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他的生死。
那本诗集已经10年没有翻开,它一如既往地穿着童装,沉睡在纷繁凌乱的箱子里。
回头再看,才发觉自己对美与爱的标准,那时曾如此大地受了他的引诱。
他说自己想去西藏,说“越高的地方越接近天国”。
于是每一年,我都要去看看雪山,看天高地阔,才能卸下过往清爽生活。
他说:“我的爱人,他没有见过阴云,他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他永远看着我,永远看着,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于是那成为我永难磨灭的愿望,懵懂之时,我把它写在情书中,大了,忘了,就化在心里了。
他说:“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
于是自由,成为我人生的第一追求,并爱上蜡笔笨拙的色彩。
原来很多东西,虽然时光流逝,忘了,但早已经成为我们心的一部分。
朋友晒笑我实乃幼女一名,只合遇一同幼的少年儿童。
剥掉壳,心还是软软的,真好。
68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9条

查看更多回应(29)

顾城的诗的更多书评

推荐顾城的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