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七十年

mado1983
2007-08-16 看过
远在北边和远在南边的人们是怎么评述上海的呢,他们口径一致地说自己讨厌上海人,却少有人说自己讨厌上海。其实上海人本身,并不是真的让人那么不喜欢的,只是因为上海这个城市太好了,所以人们对她的居住者的要求也相应提高;就像你永远觉得你好朋友的伴侣并不是那么配得上他(她)。

中国少有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可能仅有上海一个,教人又爱又恨,提起来充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如此繁华,衣香鬓影轻易就牵动不甘平淡的心脏,她也如此无情,大多数人终生只能在远处观望,无法分享她的魅力。《北京人在纽约》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说:如果你爱他,送他去纽约;如果你恨他,送他去纽约。上海也可以当之无愧这样的评语吧。

上海对我来说,绝对不是理想的居住地。她太大了,岸上的城市如果见不到地平线,便会教人恐慌。如同我在法国没有选择巴黎生活,因为光是那些密如蛛网的地铁轻轨线,就轻易摧毁了我本就不多的方向感。试想一想,在一个你打算长期停留的城市里,每天都和无数陌生的人肩踵相接,每天都可以发现多出几栋崭新的建筑,每天都搭乘不同的巴士去的却是同一个地方,宽阔的马路一直在无尽地延伸,城市的触手伸向四面八方。。。我喜欢新鲜感,可是“家”像情人一样,新不如旧。

当然,上海也有让我沉迷无法自拔的气质,那便是“旧”:日落黄昏的旧,人老珠黄的旧,美人迟暮的旧,像戏台上咿咿呀呀的一出旧戏,雕花红木箱底一袭沾尘的旧衣,在那些街头巷尾庭院深深里,在偶尔惊虹一现的江南烟雨里。站在上海,放眼望去,新得让你恨,旧得让你爱,怎能不教你又爱又恨?

写上海的女作家,陈丹燕最合我的胃口。也是那一些新一些旧,却具体成了可以言说的一张旧照片,一瓶盐汽水,一幅旧广告牌,黄铜的把手长木的地板,拧开龙头会发出乎乎声音的浴池。平常的吃客和美食家之间的区别是吃客只知道说“好吃”,美食家却能具体说出好吃在哪里,比如番茄做盅里面的清炒虾仁,鲜美里略带番茄的清香和酸味,食而知其味,才是大乘之境;而见过品过之后,能将情形化成色香味具全的文字,就是作家的本事了。

陈丹燕最特别的一点,是她的上海总和英国、德国、法国等等连在一起,甚至连胡同弄堂里的身影都会沾染上异国的香气。这便是上海,你不不能把她和世界割离开来,他们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强大过她同古老中国的联系。很难想象没有外国人的上海,就像很难想象没有紫禁城的北京。可是,充满了外来文化和外国人的上海,还可以经得起多少次鸳梦重温。人们都说,三十年代是上海的黄金时代,西方文明和古老中国碰撞产生的火花足以照耀几个世纪的天空,但那种辽远的茫然和体面只是昙花一现,在过去和未来都是绝响,只能追忆,无法复制。

所以,在面对上海这个城市时,我最多的感觉是遗憾,现在的上海固然很好很好,可是我要是能早生七十年就好了。
24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上海的风花雪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海的风花雪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