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鏡看私人夢

黄小米
2007-08-06 看过
张北海在great divide之后来到台湾,在台北师大念书,师从叶嘉莹,赴美后先在西岸念书,后在东岸联合国总部工作至退休拿勞保。这样是所谓的地理意义上完美的人生么?

工作病?他笃信材料。我看《美国美国》里头写纽约的文章,历史材料的累积。他们在美国的散文都很像的,我是说阿城,张,北岛,陈丹青,我是说他们的语气,低调下来,沟通的姿态。这个不是大陆的传统,尤其是在革命化斗争语言思维熏陶中成长的大陆子民。而是要早于大陆一辈移民的台湾移民的美国传统。终于,在美洲大陆,两代华人移民达成了某种影响后的合流。自外于大传统/大陆。在边缘,使用汉语。

我不熟北方吃食,因而對《俠隱》裏頭的吃食相當有印象,菜名的誘人,在於簡單能見食材,當然也需要閲讀者靠經驗建築起來的同理心。像廣東菜名,什麽茶樹菇老鴨湯,因爲經驗有限我就很難有興趣。好在北平吃食像羊肉包子,烤羊,做法易懂,南方胃可以想象的。看得我津津有味,張也是寫得熱鬧,印象裏是沒有落下任何一頓。相比之下,睡覺,如厠這些就太千篇一律,不然也很可記錄。

張北海被稱新武俠,我看過媽在看的現在的新武俠,並不一樣。張的寫法完全是舊的。包括結構,對女性角色的處理。主題同《斷魂槍》有些不同(不曉得若老舍寫成了長篇主題會否增益),不同于《斷》的歲除的哀傷,《俠隱》有一層糊裏糊塗的諷刺,李天然在既不江湖也不道義的新北平,按照已經不存在的規矩施行了一把(別人看是倒行逆施),莫名其妙擔了抗日愛國的美名/罪責,脫離開小説的情境,其實是,在自己價值觀裏行事,在另一種迥異的價值觀裏會被重新解釋。李天然和我們任何人不太可能游走于兩种價值觀,所以處在哪种狀態裏看別的觀念都是奇景,《俠隱》記錄了李天然剛巧處在兩种價值觀交界處的糊塗。

張北海沒有用自己的澄明(隔了時間,空間,廉價的后知後明,好比我們看電視說,那個公國的皇帝這麽傻的,蠻好如何,早知道就如何,如何就好了)來替代李天然的不明。因此李天然眼前的亂花迷景就袒露在我們面前,華洋多種信仰無信仰日本劍客中國交際花新式大學生,難以讚頌的爲國捐軀(青年當初是隨便去哪離開家就好)

張北海沒有文學的野心。如果不是出版商擺出文壇名人力薦的態勢,估計也就當作通俗小説出版了。張北海自己的一個夢錄,原經不起王德威們的認真品玩。

張北海寫的紐約,是永遠未完成的紐約,如今據説外貌遠遠不如我們這個骨刺叢生的發展中國了。雙塔被夷之後如同居民的心中被鑿開永難修補的傷穴,隱憂漫漶的紐約。我喜歡有傷口的城市/人,也喜歡靜好有生機的城市/人,唯獨我是住在這裡,這樣霧數的。
39 有用
6 没用
侠隐 侠隐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侠隐的更多书评

推荐侠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