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柔肠一卷猫书

逍遥兽
2007-07-15 看过




朱天心果真就写出一卷猫书来。且题记明火执仗,完全不怕得罪人——“本书写给不喜欢猫和不了解猫的人”。
真叫我胆战心惊。
盖因我曾在跟一匹黑猫共处的不长时间里,始终推拒它的好意跟柔情,从而令到该猫患上孤独症同忧郁症,于是我几要以为这本猫书是朱家二小姐专门写给我看的。

如今台湾真正的好作家,我心中首推天文天心姐妹。她们尚有一个小妹从事戏剧,名唤天衣,呵,名字也美煞。
有人评论说,天心写出东西来,火热,而且老有种孩子气的新鲜。诚如斯言,她这本《猎人们》实在是有脾气的,侠骨柔肠的,甚至可以说是两肋插刀肝胆相照的,带着烂漫爽然的真性情。

猫世一如人世,其中自有甘暖,亦自有凉薄。不过因为它们是猫,勉力在占尽全球资源的人族当中栖身,故此凉薄的成分就要更多些。
朱天心写猫,全然不是在写宠物,却是在讲荒寒城市中,一个族群是如何遇见另一个族群。而他们彼此间又应有怎样含蓄的好意跟温柔的对待。

朱天心写猫,到底身手不凡,区区几笔白描,已使猫之形貌跃然欲出,可揉可抱。
好比她写初遇一只名叫辛辛的流浪猫,“花坛的深处端坐一只发着白光的超小猫,我趴下地,伸手等待并叫唤他,辛辛(咬咬牙)考虑三秒钟,施施然走出来”,其实一只猫决定投靠人族要有多么勇敢,而其实它又有多么骄矜。
又好比她写一匹猫叫做APEC性情木讷严肃,面对天文的逗弄,它“从不为所动,只缓步退到远远的窗台上蹲踞,忧虑地注视着天文,断定她是个疯婆子”,读至此处,拊掌大笑,几乎绝倒。
还有野猫之王猫爸爸(音:猫把拔)从没给人抱过,头一回让人抱起时,“身子硬硬的,害臊得任谁都看得出,脸红了”,想一想这匹野猫终日浪迹江湖是何等鲜烈快意,而当它终于邂逅来自人世的柔情,又是如何将从前的金戈铁马尽数化成此刻的妩媚娇羞。这样的情形单是想一想,已觉得十分动人了。

朱天心写猫,可以直抵血液,她讲猫的体内有千百万年累积下来的血性,即使家养,亦热衷猎杀。
一匹白底玳瑁母猫名唤花生的,每每想讨吃猫饼干,便会得打回一只蜥蜴来换取。另一匹好似复活岛石像模样的母猫高高,想进天文的房间而不可得,便总打来猎物向天文示好,共计有壁虎、麻雀、蚱蜢,乃至蟑螂,而天文会很给面子地以好惊喜的口吻同它讲谢谢。
又有猎人女王猫纳纳,曾经盘算着要捕猎体积大它三倍的兔子,后终告放弃,转而猎取跟它体积差不多的小油鸡。它行动时轻捷好似侠盗罗宾汉,而静卧时雍容好似躺倒非洲草原金合欢树下。对这只猫,老实说我艳羡得很,也不晓得自己究竟是想拥有这只猫,抑或是想成为这只猫。

朱天心写猫,写猫事的暖热,其实又何尝不是兼及人事的寒凉。
她写公猫对一个人全心的信托,绝不逊于一个男子在盛年爱恋时对你所做的。而母猫虽则保守些,却也懂得擦蹭你的脚踝,在你身上各处留下它腺体标记,宣示你是它的城国它的领土,无异于是在说,“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她也不无痛惋地谈及,曾经辜负过一只猫矢志不渝的深情。她当着它的面移情别恋,之后她同这只猫说,“现在是什么样的世情,能让我全心而终相待的人实没几个,何况是猫儿更妄想奢求”,读来几令人泪下,你想一只猫如何懂得我们必须薄情寡幸的游戏规则,天心对人世是有些无望的吧。

并不是每一只猫都矜持孤傲,正如不是每一只猫都有万种风情,好比说加菲猫吧,它又好吃又贪睡,而且脾气烂到极点,但它却不失为本世纪最后一个犬儒主义者,跟它的主人一样享用着虽冗长却也不乏趣致的生命。于是我窃以为,不管踩坏过多少个体重计,或将欧迪推下桌子多少遍,加菲都是很可爱的。

而一个好的城市一个好的国家,是应该连其中的猫,也有活路,也有尊严。
这是朱天心的侠骨柔肠。
这是朱天心的一卷猫书。








31 有用
1 没用
猎人们 猎人们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猎人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猎人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