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布朗猜想

孙洁
2007-07-12 看过
好奇是人的天性,欣赏小说、戏剧、影视作品是我们满足无穷尽的好奇心的最佳途径。梁启超说:“人之读小说者,不知不觉之间,而眼识为之迷漾,而脑筋为之摇扬,而神经为之营注”,回忆一下自己全神贯注地阅读过的那些小说,不得不感佩此语之精准。

这就是丹·布朗的四部悬疑小说获得巨大成功的关键原因。丹·布朗善于调遣情节、设计悬念,利用历史的和现实的、宗教的和科学的知识营造逼真的现场感,数千万读者也就跟着他的小说紧张地窥视、痛苦地喘息、热烈地盼望,“眼识为之迷漾、脑筋为之摇扬、神经为之营注”。就拿《达·芬奇密码》中的这个如今已尽人皆知的谜题来说吧,从“O,Draconian devil!/Oh,Lame Saint !(啊,严酷的魔王!/噢,瘸腿的圣徒!)”幻化出“Leonardo da Vinci/the Mona Lisa(列奥纳多·达·芬奇/蒙娜丽莎)”,仅这个小小的环节就足够让人回味再三,欲罢不能了。何况在整本书里,类似的谜题比比皆是,于是,读者就在丹·布朗布下的神秘棋局里猜测、期待、解惑……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日前参加了电影《达·芬奇密码》上海首映式的活动,为罗伯特·兰登配音的赵屹鸥在媒体见面会上说:“丹·布朗的每部小说开头都必定要死一个人。”当时我飞快地回想了一下:《数字城堡》的远诚友加、《骗局》的查尔斯·布罗菲、《天使与魔鬼》的列奥纳多·维特勒、《达·芬奇密码》的雅克·索尼埃——完全正确,而且每个人都是在一个非常荒谬的情境之下,以一种极端的方式丧命的。事实上,丹·布朗的小说里,此类套路还有很多,学养深厚、永不言败的男主人公、聪明美丽、机智勇敢的女主人公、一个或两个似是而非、不断干扰你的判断的讨厌鬼+倒霉蛋、一个最最意想不到的(是否因此也终于变成了最容易猜到的?)终极凶手、从履险如夷到化险为夷的情节线索,贯穿于中的历史的、哲学的、科技的、政治的……概念和知识的解释和讨论,诸如此类。这说明了什么呢?是的,丹·布朗在制造奇迹的同时也正在走着一条一切通俗文艺作品——从咱们的传统评书到好莱坞的情节大片——必定要经历的程式化、套路化的不归路。既然是通俗小说,程式和套路是无法避免的,是否有可能利用自己的知识、技巧、想象力,在程式中翻出新意,让小说永远保持既精彩好看又不落窠臼的新鲜感,从而在越来越老练的粉丝中继续获得销量和赞美,这对于丹·布朗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作为前车之鉴,《骗局》就是一个比较糟糕的例子。太多的绝处逢生,太多的机缘巧合,太多的无中生有,使得这部小说过于好莱坞化,因此反而失去了作为悬疑小说不可或缺的紧张感。既然一切都有天数,好人一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恶人一定会自食其果恶贯满盈,终极的悬念已经不存在了,那阅读的快感必定要大打折扣。而《骗局》之后的《天使与魔鬼》就相当成功,环环相扣的谜题、匪夷所思的杀人标记、凶手出人意表的举动和个中合理化因素的渲染、从开篇就处于倒计时状态的梵蒂冈大爆炸,这一切构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让读者阅读的时候能始终亢奋,始终激动,始终充满好奇。这保障了《天使与魔鬼》的经典性,也水到渠成地催生了随后写作的《达·芬奇密码》。罗伯特·兰登,这个《达·芬奇密码》的男一号,他从《天使与魔鬼》中走来,又将走向何方呢?

说来我比较怀疑《天使与魔鬼》是否有可能被超越,至少《达·芬奇密码》没有超越它。以后呢?天知道,听说丹·布朗计划至少还要创作12部作品,那就祝他和我们都好运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天使与魔鬼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使与魔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