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读燃犀不识江南?

兰若
2007-07-08 看过


标题一定被唾弃死!不过耸人视听的标题不就是眼下一大特色,诸位看官不妨一笑置之。

此书原本结构松散,在榕树下连载,类笔记小说,原本每个绮丽故事标题前都会标注“少年时代怪奇谈”和“童年时代怪奇谈”。后为出书,而将原本零散的故事,添加线索,重新编排,总标题改为《燃犀奇谈
》,读者有按老习惯称《怪奇谈》的,也有觉得“燃犀”的典故更符合意境而减称《燃犀》的,总之前者听来亲切后者听来旖旎,自可青菜萝卜可取所爱。
说来,名称之变也不过小事,是我罗嗦了些,意见分歧的是对于这次改编,有说喜欢原先比较随意闲散的风格,有的则觉得新的编排更为紧凑连贯,从传统小说阅读角度上来说更为可取,更符合多数阅读习惯。

不过既然是读后感么,个人意见当然不会这么骑墙,说什么两边都在理,个人也是更倾向前者的观点,觉得原本作者行文的风格就比较适合松散的结构,也习惯了这种风格,是以对新的编排总觉得别扭吧。


再说最初是从怪谈新闻组里看到其中一篇《彼岸灯火》,之前看得都是风格短小惊悚大抵说书般绘声绘色的怪谈,初见此长文,有点意兴阑珊,但照例还是先大段扫瞄,也亏得眼尖,瞄到了“七搭七”这么诡异
的字眼,开始觉得作者应该很有料,便重新翻回开头看了起来——言简意赅——结果也就迷上了。并从帖子后附的链接,搜寻到榕树下,自然是欲罢不能。

后点击榕树下留言版,看到作者坦言最初落笔冲动,最初来自作者所喜爱的日本漫画《百鬼夜行抄》,并极力推荐这部漫画,于是在等待作者下一个怪谈故事的间隙中,就找了这部漫画来看,刚看了个开头,就
发觉人物设定,基本参照了《百鬼》,再看下去,觉得作者行笔的意境竟如《百鬼》的画风意境般,两者相较,真有些画中诗,诗中画的感觉了。心里也就随意地将《怪奇谈》定义为《百鬼》的风格了,但再看
下去,除了《槿花夜宴》故事构架很像之外(也因为过于相似的缘故,最终在集结出书时,作者舍弃了这篇),其余的牵涉到的民俗文化背景似乎有别于《百鬼》的日风民俗,而且翻遍《百鬼》也没看到“通草花”到底是属于什么“花道”流派。
搜索相关资料后,很快就为自己的肤浅而感到脸红,原来设定中提到的通草花家,根本不是什么日本花道流派,而是中国已经濒临失传的传统技艺,再看《怪奇谈》提到的一些拜社公社婆,泥人,琉璃灯,姑获
鸟,迎神,走桥等别具情趣风雅的,传统民风民俗民间手艺,竟然都是我们自己国家的?这都要怪西学东渐,渐到有点“满盘西化”的极端了。读书时,大力推荐的世界名著一拨一拨,说到自己这边数来数去也
就四部,说起民俗也一概都是封建迷信,能看到不是类似鲁迅笔下《馒头》那么恶心可怖,就是《红高梁》里那种粗糙,弄得我都整不清,怎么说说,日本文化全是中国传过去的,但如今的现状,显然日本这边看上去要比本土看上去精致内涵许多?还真以为是人家拿过来改良到青出于蓝呢。

正所谓繁花各入眼,在领略众多读者击节赞赏的《怪奇谈》文字上所带来的美感之外,之余我似乎又开拓了别样的眼界——可能是我这个人太过于鄙陋吧,除了沉醉在暗香盈袖情怀般文字绘卷中,也开始痴迷于
作者在文中提到的本土的文化背景知识,我觉得我的国家,似乎不再是除了人多其余一切都感觉很苍白贫瘠无趣。对于我这个井底之蛙来说,好像渐渐也就爬到井口了。

之后,有幸去了作者笔下香川城的原型——扬州,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按图索骥,再加上网友指点,竟也和书中诸多描写对上了号,才真折服,作者的故事,并非是对《百鬼》简单的翻版。漫步摇扇行于
古巷,或歇坐于杨柳岸,遥忆作者笔下之情,融于眼前之江南景,此中之乐,之味,真堪是欲辨忘言,欲说还休。
27 有用
1 没用
燃犀奇谈 燃犀奇谈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燃犀奇谈的更多书评

推荐燃犀奇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