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风气

blue
2007-07-03 看过
巫鸿主持的这套艺术史丛书对我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这种感觉与当年张光直的著作给我造成的惊讶相类。建国后我们就死死的揪住苏联的思路,有两个倾向,一是考古学的政治化,结果产生了很多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如半坡和河姆渡所提供“母系社会”的范例,其实摩尔根的《古代社会》写作于19世纪,人类学的研究早已经打破了他的结论甚至方法,而我们还在抱残守缺;二是考古学的物质文化史倾向,在无六十年代就批评的“见物不见人”已然如顽疾一般,当年奋起批判的青年学生而今早已成了耄耋老人,到处被尊为大师,可大师们还在原地踏步。这样一来人类学的传统完全的断绝了,历史时期考古已然成了历史学的擦脚布,“证经补史”了几十年。
美国考古因为以人类学为主干所以思考、方法、材料有很多的不同,多学科的渗透和合作也开展的深入所以视角有了很多的变化。而我们还在编年不断的编年,前一段问一位师弟类型学之后是什么,他不能答。但是可以见到巫鸿成为继张光直之后于中国考古学最有影响的“国外”学者了。
还是好好读一读,其实巫鸿的著作已经不是严格的考古学了,我们今后的方向可能就是打破学科、打破时间、打破方法的界限。
类型学之后还是类型学,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做个老人了。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礼仪中的美术的更多书评

推荐礼仪中的美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