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人的故事

iamno7
2007-06-25 看过
   虎鲸和人本没有关系,一个在海里一个在陆地,但是亚力山德拉.莫顿却让两者联系到了一起,从海洋公园里的圈养虎鲸到加拿大海滨的野生虎鲸,她的工作、生活乃至爱情都与它们有关,我觉得她不是一个天分很高的人,一个平凡的人,但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执著研究让她站在了虎鲸研究的前沿,她的这本书像是一本科技读物,但又是一本个人自传,讲述了她的童年,长大后对海洋哺乳动物的兴趣对海豚的研究,后来转向对海洋馆里虎鲸的声音研究,为了理想奔赴荒凉的加拿大沿海,她的故事就是一个传奇,而她对虎鲸的描述更是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神奇的门,站在门口我已经为虎鲸们惊叹,在动物面前人类总是自大的,但是研究让人们知道海洋动物的未知是无穷的,也许许多人研究它的目的其实都是为了利益、战争的需要,但结果对动物们是有利的,人们开始了解它们并保护它们,不再是为了赚钱而捕捉它们,关于虎鲸的神奇太多太多了,让我借用书中的一句话来开始:
   “对我们来说,海底世界黑暗而且深不可测。可对鲸而言,它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会在瞬间完成对海底世界的三位细节描述。视觉无法穿过的多数物体的表面,而声音却可以。回声定位就像你的双手在黑暗中抚过爱人的脸颊,尽管看不清他的脸庞,但你的触觉却能弥补之一缺憾”
   文章的开头讲述了她自己是如何对虎鲸进行研究的,这种学名叫作逆戟鲸的动物在全球都有分布,各地的鲸群都是靠精密复杂的社会族群生存的,每个地方的鲸鱼都以不同的食物为生,它们的语言有着差异,亚力桑德拉研究的是加拿大西部沿海四个族群中的一个:北方留鲸,这个族群里面有十六个群,每个群里面有五至二十头虎鲸,同一个群里的鲸会在一起度过一生。
   在过去,鲸鱼一直在遭受捕杀,人类为了得到它们的肉、油而在捕杀鲸鱼,看过《白鲸》的人一定记得那些巨大的抹香鲸是怎么被杀害的,而就在现在,日本人也还在以科学研究为名捕杀鲸鱼,而目的仅仅是为了吃它们的肉;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布省的沿海,虎鲸被看成凶残的动物,海上的狼,在亚力山德拉到达之前,人们以捕鲸为消遣,好在现在已经认识到了错误,有了相关的保护法令,但是,比鱼叉、鱼枪更可怕的是人类的经济行为,污染它们的栖息地,伐木业、鲑鱼养殖场都在断绝虎鲸的食物来源——鲑鱼,我和作者一样祈祷虎鲸这种神奇的生物能在地球上生存下去。
   亚力山德拉小时候从纽约搬到了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新英格兰村,因为她的父母是作画和搞艺术的,而从小吸引她的不是艺术的东西,而是室外的动物世界,上学的时候她最喜欢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这对于一个小学中的女孩来说这有些不可思议吧,放学后森林成了她和弟弟最好的乐园,他们抓青蛙,然后又放了它,几年后他们可以通过青蛙的叫声知道它们的种类,还知道了青蛙有着界限分明的领地,她和弟弟抓过一只巨大的龟,然后放生了它,她在图书馆发现过一本关于蛇类的书籍并视为珍宝,为了做一个正常的小孩,她试图将注意力转移到天文爱好上,但并不成功,她会在曲棍球比赛中走神去关注迁徙飞过的蝴蝶;她的父母很宽容,家庭教师也是爱好自然的,和她一起调查当地的响尾蛇,后来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梦寐以求的米尔顿学院,她立志要当一位女科学家!
   但是在这个学校她没有找到自己要的东西,也就是不被人欣赏,研究老鼠的行为被看成了和老鼠玩,于是她在自己十七岁的时候离开了学校,师从著名的海豚研究者约翰利利,研究海豚的声音,后来机缘巧合又研究海洋公园里的虎鲸,而在海洋公园她爱上了杰夫,一个和她一样对鲸和海豚着迷的人;
   她转而研究虎鲸的声音的时候,觉得研究野生虎鲸要比研究人工养的要好很多,而研究野生虎鲸的话,能研究海洋馆里虎鲸科琪的野外亲戚的话,就可以避免遇到方言上的麻烦,很神奇吧,不是人类才有方言之说的,通过鲸类专家,慷慨地比格,亚力山德拉知道了加拿大的警惕湾,在八月份那里可以找到这群野生虎鲸,于是她和男朋友去了加拿大,在那里第一次看到野生的虎鲸,并开始研究它们。
   而全书最精彩的部分自然是她研究虎鲸的日子,她和杰夫曾被鲸群带出过迷雾而幸免迷路,吃了许多苦,四年后她的研究成果受到了肯定,就在虎鲸研讨会上,她的文章得到了认可,而她也在会后第一次见到了她日后的丈夫,水下摄影师——罗宾莫顿,这也是她的姓氏的来源吧;
   “在进化学中,有一条被称为‘点断平衡说’的理论,认为物种的进化是在保持长期的休止(即平衡)的过程中间歇地进行着的,每一阶段的平衡都会有突然的变化打断。我发现自己的生活就是沿着相似的轨迹展开的。我会一连几个月或几年地陷入一种生活的节奏中,接着又会发生某些彻底地改变我的人生。遇见罗宾就是这样一个时刻。”
我对作者的上面的话深有感触,自己也是这样子的,而作者遇到罗宾几天后,在一次出海考察中突然遇到大雾而失去了方向,当恐惧占据内心的时候,她研究的鲸群出现了,然后伴随在船侧,这是很少见的现象,通常虎鲸家族都会让人捉摸不定,但这次它们将作者带回了航道,还是很神奇不是吗,很早就有记载海豚会救助落水的人,但是这些都没有被科学证实,对于野生动物,人类知道的还太少了。
   亚力山德拉和罗宾结婚了,嫁了一个连地毯都买不起的加拿大人,在温哥华他们买下了蓝色海湾号旧船,即通过它来对虎鲸进行研究,又可以用这个船为各种海上人员提供服务,并赖以为生;没多久,他们的孩子——雅雷诞生了,他们带着他在船上生活、工作,有些不可思议,直到雅雷快三岁的时候,他们找到了回响湾,并在那里住了下来,工作和生活才算正常下来,然而1986年的一天清晨,在罗宾的一次水下拍摄中,因为他的再循环呼吸系统出了一点小问题,结果我不说你也知道了,他为他热爱的事业,就在那只取名叫做夏娃的虎鲸面前失去了生命。
   当这一章刚开始的时候,当亚力山德拉对罗宾工作的细致描写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而确实发生了,这本书看到这里已经有几天了,我觉得我已经看到了他们的样子,为他们的事情而心情起伏,合上书,我觉得有些难过,也许这在野外研究工作来说是不可避免的,但我还是难过,就是有这么多无所畏惧的科学工作者,我们才有机会知道并看到这个世界伟大神奇的一面,向他们致敬。
   后来亚力山德拉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和工作,后来又认识了埃里克并与之结婚生下了他们的女儿,而养殖场的出现改变了当地的生态环境,人工饲养大西洋鲑鱼对当地的野生鲑鱼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鲑鱼是虎鲸的食物,还有人们对树木的砍伐,使用除草剂都对鲑鱼从而对虎鲸造成了很大影响,亚力山德拉也从一个单纯的虎鲸研究者变成了保护者,和那些公司还有政府作斗争,这让人联想到了全球对自然界的破坏,水产养殖还有树木砍伐对当地的影响远比其他污染还有破坏看上去要温柔的多,但是已经造成了惊人的影响,我想我们连眼前的都保护不好,那些我们看不到的就更加可怕了,在伤害其他生物的时候其实我们也是在伤害我们自己。
   好在事情还是有希望的,在隔了六年之后作者再次见到了虎鲸,而书也到了结尾,这是一本很棒的书,就算把整本书说上一遍也不会觉得过分,但是我就是写这么多吧,希望是一个契机,让你去细细读一遍这本书,亲身感叹一次。

http://www.rayrealphoto.com/leizai/1/read/whale.html
0 有用
0 没用
倾听鲸语 倾听鲸语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倾听鲸语的更多书评

推荐倾听鲸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