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的精灵

到彼岸的智慧
2007-06-24 看过
这个夏日的午后,久雨初晴,蝉儿不知疲倦的加班,麻雀在院子里的树上刚刚散会,乌龟在墙角不安份的蹭啊蹭的。我呢?我读完了《半生多事》的最后一页。

镜头摇到十五年前。一个懵懂的少年,在小镇集市上的一个小书摊,买到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妙仙庵剪影》。是一个老人摆的小书摊,少年按订价给了他大概7毛钱。那时候少年还不懂得买书也可以讨价还价,也不懂得这本书是谁写的,好还是不好。他只是喜欢书。

对于少年来说,这本书的署名是陌生的,王蒙。打开,第一篇小说,是《夜雨》。那种清新流畅的笔触,立即把这位少年征服了,但他说不出来,到底哪儿好。

镜头摇回十五年后。现在,我有幸读了这本《半生多事》,看到了作家自己的介绍,才明白,那是“钢琴奏鸣曲”一样的节奏(《夜雨》与《眼睛》)。

画外音。对,太对了,多年来,都无法表达的意思,尽抒于此。

且不说《妙仙庵剪影》中剪影的神奇和缘份错失的无奈,全书中,最吸引我的,当属《葡萄的精灵》。在读《半生多事》的时候,当我看到王蒙住在阿卜都热合满·努尔家中(《干活吃饭》)时,我就告诉自己:这位老人,一定是《葡萄的精灵》的主人公了。

老人家把葡萄放在瓶子里,密密地封好(具体的细节我记不清了),挂在院子里晒。葡萄会自己发酵。到了冬天,把瓶子收进房间。葡萄吸收了一年四季的精华,变成了……葡萄酒。对,就这么简单。葡萄酒的味道,到底怎样?王蒙在末尾终于解开谜底,说,象醋,很浓烈。

王蒙本人何尝不是象葡萄一样,吸收了四季的精华,凝炼出了精灵?

这本颇具浪漫主义色彩的自传,常常带着王蒙主观上的情感,大量的排比句,感情激荡于字里行间。读到精彩处,我常常情不自禁的大声朗读。如《告别伊犁》中的一段:
/*
生活,你永远那么具体,那么琐屑,那么普通,又那么难以须臾离开。所有伟大的人,壮烈的人,艺术的诗一样的人,领袖群伦的人,其实都离不开普通的生活。……或者,你也化为一根羽毛,一簇泡沫,一撮尘土,岂有豪情似旧时,任凭随波逐流,任凭随风而去,任凭霉锈斑斑,任凭这唯一的一生毫无意义地度过吗?
*/

如果你对自己的人生还很迷惘,如果你比别人多认识了一些“狗字儿”(《告别伊犁》),建议读一读这本《半生多事》,和王蒙聊聊吧。

藉此,向王蒙先生致以敬意。
4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王蒙自传(第1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王蒙自传(第1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