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自己看见

胡赳赳
2007-06-19 看过
   

我们总是从黑泽明的影像中认出了他自己。你能从他的文字中认出他来吗?
答案是否定的。黑泽明的自传体仍然是一种场景式的分镜头,靠细节的力量取胜。他的文字缺少思想性,这就对了,一个导演,他的思想是通过影像来实现的,所以,当这个老人在叨逼叨、叨逼叨的时候,已经是云淡风轻的状态他对别人的自传心存芥蒂,而对自我的自传淡漠至极他用极度的口语化,像给演员说戏一样去描述他的过去。
这是日本的文化的过去,也是一个电演大师的成长经历,不搞内心独白,唯独对一些理解力范畴的东西,发一些议论。
他愿意这样开头而且的确是这样开头的:

我光着身子坐在洗脸盆里。
屋里的光线昏暗,我坐在洗脸盆里洗澡,两手抓着盆沿摇撼。
洗脸盆放在从两边朝中间倾斜的洗澡间的地板正中间,被我摇得直晃荡,洗澡水噼啪山响。
我这么干大概很有趣吧。
我拼命地摇这脸盆。
结果,一下子就把盆摇翻了。

我想,对于某些七窍未通的摄影师和准导演来说,以后该知道镜头该怎么给了吧。
2 有用
0 没用
蛤蟆的油 蛤蟆的油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蛤蟆的油的更多书评

推荐蛤蟆的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