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的痛苦

胡赳赳
2007-06-19 看过
   


一个管理者最大的痛苦在于要克服自己天性中散漫的一面,并且尝试从一个内部人变成一个外部人;其次的痛苦在于指令的有效性和传达的清晰度,因为天才的思维往往是在含含糊糊的言辞中、跌跌撞撞的变成灵感;最后的痛苦在于,必须让每个组织人都运动起来,当他们满载负荷、无暇旁顾的时候,成功的管理者就可以在一个旁若无人的海岛或游艇上,通过享受悠长的假期来瑕想下一条战略上的曲线了。

    在个人、组织与社会的结构中,催生社会变革的力量首先存在于组织中,其次是那些卓有成效的领导者,而个人必须成为组织人,才能迸发出积极的智慧、乃至于获得某种心灵上的自由。

   家庭和工作作为组织的两种形态,前者正在趋于瓦解,而后者则充满了凝聚力--越卓越的团队,其用于内部交流的时间越长。

  在21世纪上半叶,商业组织比政治组织更有可能成为主导社会变革的力量。在商业的力量全面崛起,达到某种假想的利润和利益临界值之后,它就要开始追寻权力的自主之路。

  引导社会变革已经不需要理论支撑了,它只需要一种通俗易懂的观念,一个词汇,一种情绪,甚至是一张照片:如世界是平的、众生平等、史上最牛钉子户。

  激励他人是管理者的天职,这比紧盯竞争对手的数据更有效,当一个组织自顾自的成长之后,其前行的速度往往令对手连尾灯都看不见。

  回到管理者的痛苦当中来,他仍然要为此倍受折磨:隐藏天性中的散漫、在进行有效率的交谈,以及,当每个人都在场上不断运球时,发现自己的身份切换令人生疑:教练、场上队长、裁判。。。。。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觉醒的年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觉醒的年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