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肉身》之三——用什么对抗死亡?

妙荔
2007-06-18 看过
死感的迫近让人变得焦虑不安,在现代伦理盛行的今天,这种焦虑情绪大大增加。夜夜笙歌,不醉不归,喧嚣的泡影和酒精的灼烈不但不能灼烧孤独,反而让孤独感带着死亡的黑色气息滚滚而来。

做爱是现代人的狂欢和盛宴。被各种符号异化的情爱让瞳孔变大、喉结抖动、呼吸急促,只有在这一刻,身体嘶叫的声音才盖过死亡的低吼,在汗水和起落之中拔高生的欲望。

然而,我们对于死亡一无所知,伊壁鸠鲁说:

“死亡——对于我们是无足轻重的,因为当我们存在时,死亡对于我们还没有来,而当死亡时,我们已经不在了。”

现代人对死亡的恐惧源于现代伦理对身体和宗教、人民伦理的松绑的同时,加重了个体在世的负担。原来由宗教和人民伦理背负的灵魂重新回归,身体的久待虚空难以承受灵魂的负荷,重新面对生与死的问题,陷入困境,而在喧嚣浮华的生活中大口呼吸,试图证明身体的在活。

做爱是生者抵抗死亡的图腾之舞,性感是对死感表达藐视的嘲讽姿态。

可是我却依然听到死亡深沉钝重的叹息声在从高潮跌落的一刹那从四周的黑暗涌入,此起彼伏。于是,现代人越狂欢越孤独,越高蹈越不安。

为什么身体的纠缠难以达到足够深入的安慰?为什么我们时常听到灵魂在啜泣?

从刘小枫的叙述来看,身体的造爱无法造出灵魂的重合与安慰。现世中寻求灵魂与肉身的平衡已属不易,而再渴求寻找到那个可以理解自己忧伤、抱慰孤独的灵魂的另一半更是难中之难。卡吉娅一直在寻觅,她规整灵魂,寻求灵魂的解放;萨宾娜知其不能,索性放逐灵魂,只追求身体在世的欢乐。在阅读中,我也渐渐以为卡吉娅的虔诚和克制是徒劳的,她依然无法抵抗生命的孤独感,她平静的眼波下依旧是深深的生命哀愁。

那么,索性像萨宾娜那样,放逐灵魂,去感受不同的身体差异以证明此身的存在,既然生死相隔,互不相知,为何还要像卡吉娅那样苦苦坚守呢?

肉身会叫喊,灵魂会哭泣。身体在驱走灵魂的同时并不能胜利地驱走无聊。托马斯在经历了无数女人之间的性漂泊之后忽然感到一阵可怕的寒流袭来,虚无感和无力感裹紧全身,一股透彻心底的悲凉。

这样看来,卡吉娅的坚守和追问不是空洞的姿态,她在试图一手抓紧身体,一手抓紧灵魂。重负无法逃避,但却不会经受身体被掏空后的虚无。

“灵魂才使身体有超出身体局限的感受能力,有差异的肉身感受认识力是灵魂赐予的。”

 
3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沉重的肉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重的肉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