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是上帝烙下的特殊符号

刁丫头的月光树
2007-06-16 看过
    我出生8个月患病在身,父母亲抱着襁褓中的我四处求医问药,但终究还是瘫痪了,这一瘫痪就是整整18年,是父母亲手把手的教我认字。我曾多少次把妹妹的鞋子穿在手上,双膝着地,希望能爬出属于我的天地,双腿磨破了渗出了血也不觉得疼......18岁那年,父母亲带着我做了双腿截肢手术,现在依靠假肢工作、生活和学习。
    我的文字《灵魂的回头与远望》收入华夏出版社《为了生命的美丽》一书
    《在岁月的呼吸里醒着》收入花城出版社《2003中国散文年选》
    《在岁月的呼吸里醒着》收入内蒙古文化出版社《百年中国经典散文》
    文学的浸润使我成为一个充满秀美气质的女性。

    史铁生是我尊崇的人,他的文字其思想、美及大爱力透纸背,让肢体正常的人都望尘莫及。我无数次听过有人指指点点着残疾的人说“瞧,他们(她)是残疾人”,是的,我们是身有残障,我现在的理解是:残障是上帝烙下的特殊符号,我们仰息着不死的天空,让岁月逆流成河。

    残障不期而至,我们每个人遭遇了就逃不掉,但爱--却关乎我们的一生。
6 有用
1 没用
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