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乱谈侦探一之谁是凶手

愛碧
2007-06-12 看过

侦探小说和武侠小说一样,常常被人认为是难登大雅之堂的“通俗文学”,可我就是对这样通俗的东西有难以自拔的喜爱。同武侠相比,我对侦探的接触面更为广泛,不过总体来说,也脱不开最喜欢的两三个作家。 初认识侦探要追溯到小学时代,第一个看的就是柯南道尔,虽然那时还未表现出持续的热情,但已相当为他塑造的福尔摩斯所吸引。后来第一个看侦探小说的高峰期是在初中,刚刚办到市图书馆的借书证,在一堆老书里不知道挑什么好,于是拼命借阿加莎·克里斯蒂来看,直到上了高中才冷了下来。第二个高峰期则到上了大学,并可以说一直延续到现在。 提到侦探小说,没有人可以忽略柯南道尔和福尔摩斯。现在侦探界公认的鼻祖是爱伦·坡和他笔下的花花公子杜平,但柯南道尔是真正将侦探事业发扬光大的人,当时席卷全英甚至世界的热潮使小说虚构的大侦探寓所变得实有所在,同时福尔摩斯的形象和小说的写作手法影响了其后无数侦探小说家,直到如今也仍有人在续写该书,遗憾的是似乎没有一部续集能达到原作的水平。 福尔摩斯肯定是侦探迷入门的必读课本,大侦探神乎其技的推理手法很容易吸引住读者的心。但平心而论,与后来者相比,福尔摩斯系列的故事难免显得结构简单,推理破案的过程也很直接,毕竟这些故事大部分是中短篇系列,在仅仅十几页甚至几页的小说中要组织出庞杂曲折的内容是有一定难度的。 柯南道尔以次最著名的侦探小说大家当属“侦探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克里斯蒂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一生中写了70部侦探小说及其它作品多部,在英国盛名不衰。她的小说构思出奇,结构缜密,疑云密布,高潮迭起,结局每每出人意料之外。当然,这也是侦探小说的特点之一,如果每个读者都能猜到凶手是谁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呢?不过这也形成了她的小说的一个缺陷,往往是故布疑阵,人为斧凿的痕迹太重,看多了难免有作者故弄玄虚之感。小说中的罪案基本上全是有预谋的,凶手严密布局,或嫁祸,或伪装成自杀,或苦心安排不在场证明,当然,这一切努力最后都瞒不过侦探的火眼金睛。对照之下,福尔摩斯系列的情节则简单而自然得多,故事里的罪案大多是偶然发生的,只是现场留下线索不多,要靠细腻的观察和严密的逻辑推理来发现真相。这和现实生活有暗合之处,同时也可能触发了现代犯罪鉴证学的源头,而福尔摩斯的“行动派侦探”形象也成为现代侦探的一种楷模。 有趣的是,克里斯蒂所创造的两个最有名的侦探形象——比利时侦探波洛和老妇人侦探马普儿小姐,很明显是刻意针对福尔摩斯设计的,形象与之截然相反。福尔摩斯精力充沛,崇尚亲力亲为,注重现场证据,每个案件都要亲到现场观察搜索,所谓“证据可以说话”,这同现代侦察探案的理论可说是一脉相承;而克里斯蒂笔下的侦探则擅长运用“心理推理”,以波洛为例,他讨厌活动,注重仪表,他的理论是坐在扶手椅上转动蛋形脑袋里的“灰色细胞”就可以破案!而马普儿小姐更是依赖于人们闲谈之间所透露的信息(而非现实的证据)来分析推理,即分析人的内心,这样一来真正摆到读者面前的线索更少,案情扑朔迷离,凶手的身份更加无从猜测。或者说,可以总结出一条规律是:最没有可能的人就是凶手,比如一开始就有无可辩驳的不在场证明,看上去最和蔼可亲没有动机,甚至是故事的叙述人——“我”本身! 克里斯蒂的作品初看十分引人入胜,但看多了不免有过度追求奇巧的情节和出人意料的结局之感,一些凶手的动机和侦探破案的理由有时相当牵强,而且某些情节甚至有雷同的现象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她的短篇作品更吸引我,因为篇幅所限,不能过多地展开所谓的心理描写(有时我觉得这种描写过于冗长),情节发展干脆利落,结局出人意表,每每带有欧·亨利小说的风格。 http://student.mblogger.cn/xingxingontheway/posts/108039.aspx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