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让我们谈谈幸福》

simonfaye
2007-06-11 看过
第八届未名湖诗歌节,本来没有打算奔过去,但是下了班看到这么好的天气,气温不冷不热,空气明朗而清爽,决定即使在校园里溜达溜达也好。

那是4月初举办的,同时也是为了纪念海子,离最初那个3月26日已经有18年的时间了。想当初海子也曾是未明湖诗歌的热衷者。

于是大家在会上热烈的讨论着海子,认识海子不认识海子的,并且读着他们自己阴郁的诗歌。

入场时已经开始40分钟,听了许多过耳即忘的句子,直到20年前北大老师兄阿吾的那句——“我在梦里写,我是个白色的白痴,因为那不是我写的!”我哈哈大笑起来。

还是老诗人比较想的开。年轻人大多都在诗里谈做爱,谈忧伤。长发遮掩着面孔,读出低沉的诗句。而大师兄则用他带着口音的腔调一字一句的读出:我坐着写……我站着写……我跑着写……我趴着写……
最后大声的喊出:那都不是我写的!

然后我就被击中了——“我见到灰蛾自口中扑朔飞出/关于苦难/我们已经说得太多/现在让我们谈谈幸福 ”

一个叫猫子的那首诗里会有这样的诗句:“她从远处朝我们走来/微笑像一条急速裂开的峡谷/以至阳光自天际纷纷掉落/甘愿匍匐在地 ”

一个女生会有这样的豪气:“她是一身骑士的装束/走起路来铿锵有力/她的铠甲过大/有时还会晃动/她紧握长矛/手心出汗”

她会这样描写她的母亲:“我不愿将她描写得软弱无力……她不是任何人忧郁的故乡/她不属于炊烟缈缈流水潺潺/她不是沉默的幻影和静止的石子/她放声歌唱/为自己的皱纹高兴得手舞足蹈”

她会这样给我震撼,让我想到我的母亲,想到我,想到我也许会有的女儿:“我不愿把母亲藏在身后/她本该一路飞奔/她的速度将风撕成碎片/她的勇敢令苍鹰恐惧/我们在荆棘丛中并肩而站/灿烂流血/不曾流泪”

多好,终于有一个人愿意谈谈幸福,有一个女生不愿意流泪。
 
海子听到了应该也会很幸福吧。
42 有用
2 没用
海子的诗 海子的诗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海子的诗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子的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