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处硬伤

无夜
2007-06-04 看过
吴先生的书,我是抱着崇敬的心情拿起的,对于中国这三十年的企业发展史,能够负起书写的责任,这本身就足够值得人敬佩了。

赞扬的文字大家已经表达很多了,我这里就不再多说。能把吴先生这本书从头到尾一气读完,这已经表示了我的态度。但有几处硬伤,我却不得不提一下。



《1978:中国,我回来了》,第8页:
在四川,刘永行三兄弟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都上了分数线,但是因为“出身成分”不好而没有被录取,兄弟三个一怒之下办起了一个小小的养殖场,20年后他们成为当时的“中国首富”。

《1983:步鑫生年》,第100页:
刘家四兄弟在新津是出了名的有出息,四兄弟在前些年先后考进了大学,并都分配在不错的工厂和机关里。……这四个血气方刚、在当地颇有青年人早已不耐烦在暮气沉沉的事业机关里老此终生了,他们合计好了,要办一家电子工厂。




《1980:告别浪漫的年代》,第57页:
跟竭力撕开“计划”口子的鲁冠球一样,在浙江南部的温州和福建潮汕、广东珠江三角洲一带,越来越多的乡土工厂展现出他们超乎寻常的活力。

《1981:笼子与鸟》,第73页:
年过花甲的项南于1980年秋天被派到福建任省委书记,他带给福建的礼物是,中央把厦门、汕头列为第一批对外开放的沿海城市。

《1989:“倒春寒”》,第228页:
在1989年的投资案中,最引人注目,也是最为蹊跷的是福建惠州的熊猫汽车投资案。

《1990:乍热骤冷》,第237页:
温州商品的质量低劣,在很早的时候就被人所诟病。此地与福建晋江、广东石狮被并列为全国“三大制假中心”,其中尤以温州名声最大。

原谅我在这里多事问一句:潮汕、汕头、惠州、石狮,到底哪个属于广东,哪个属于福建?



《1990:乍热骤冷》
从237页到249页的所有单数页的页眉上,都赫然印着《1990:乍热聚冷》。这一点和吴先生没有关系,应该是出版社的责任。

由于我记性比较好,所以在看书过程中有时会意识到一些矛盾的地方,并非真有意鸡蛋里挑骨头。对于以上的问题,我希望我读的那本书是盗版,可它却是从北京的图书馆里借出来的,这个可能性应该很小吧。
5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0条

查看更多回应(50)

激荡三十年(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激荡三十年(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