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孤独,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

miss-why
2007-05-11 看过
我承认自己很容易会受基调的影响,于是,在看了《心是孤独的猎手》将近三十页,感觉到了那种深入骨髓的孤独感慢慢袭来的时候,便懦弱并且感性的将它放置在了一边。以至于在豆瓣上“我看”的条目一直未变。

《伤心咖啡馆之歌》也是卡森*麦卡勒斯所作,相对短小的篇幅还是很容易啃动的,并且完全可以把它看作是《心》的序曲。

故事发生在一个偏僻闭塞的小镇上,主人公艾米利亚小姐富有能干,以其殷实的家业、强健的体魄、孤僻的性格成为镇上的中心人物。她体魄高大,六英尺二,160磅,把招惹了自己的魁梧律师打得只剩下半条命;她聪明能干,无师自通的成为镇上的最有权威的赤脚医生,她酿的酒比镇上专卖店的更受欢迎;她争强好斗,整天以打官司并把别人送进监狱为乐,就算在路上被石头绊了一脚,也要四下张望,看是谁在故意使坏。30岁的她孤身一人,只在几年前与全镇最英俊的浪子马文维持了仅有10天的婚姻,当然,这只是给她的奇特生活又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罢了。

如果说一场处于主观能动的恋爱,真的无一例外都带有虚荣的色彩,那么在麦卡勒斯这里显然是无法成立的。因为就我个人,是无法说服自己爱上一个相貌丑陋,来历不明的罗锅表哥,可艾米利亚却如此做了。而最为行得通的解释,就是作者本人在书中明确表达的恋爱观:“任何人的任何一次恋爱的价值与质量纯粹取决于恋爱者本身”。这里的恋爱者,指的是爱者而非被爱者。被人爱的这种处境,许多人都无法忍受。因为被动,因为自己是被要求者。恋爱者的主动与被爱者的被动所产生的矛盾无法消除,由此产生的隔阂、不畅、猜疑等等(当然这些只是表象),进而使得恋爱者的孤独最终也无可避免。

艾米利亚为人处事的很多原则禁令在罗锅这里破了例,恋爱者雪藏了多年的爱心如同开了一个缺口的堤岸,无止境地泛滥开来。然而背叛终于发生了。当罗锅表哥在艾米利亚与浪子马文的对峙中倒戈,将艾米利亚打翻在地的那一刻,就已经昭示了艾米利亚将永世不得翻身。

罗锅和马文偷了钱财,烧了酒厂,毁了咖啡馆后逃之夭夭,幽闭的艾米利亚只在每天下午三点钟从一扇小窗户朝罗锅离去的方向,用发灰的斗鸡眼凝望一个钟头。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年之后,这窗户,如同艾米利亚的心,再也没有打开过。


八月的下午,路上空荡荡
尘土白得耀眼
头顶上的天空亮的像教堂的玻璃窗
枯坐在百叶窗后的女人
倾听着来自大地深处
被束缚者的歌唱
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伤心咖啡馆之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伤心咖啡馆之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