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效率

[已注销]
2007-04-24 看过
每个天才都有不为人知的多重面目,天才的天才更是分裂狂人,还普遍像孩子一样的善变。路易十四时代的巴黎混混、重商主义者伏尔泰就是个奇怪的天才。一方面,他对中国的儒家文化佩服得五体投地,称中国的“伦理道德和治国之道天下首屈一指”;另一方面,这家伙也热爱英国到无以复加。哦上帝,他怎么能这么撕裂?
对于一个充满矫揉造作、自以为是和繁文缛节的大陆国家国民来说,实用主义的外岛国家国民性深深的吸引着他的爱慕。为什么爱英国?因为英国是资本主义的旗手,商业精神和自由理念的光大者(超过了早年的尼德兰人),乃至英国的绅士于法国的绅士都是如此不同:前者要求诚实、克己、正直和社会责任感,后者却更看重所谓社交场所的优雅得体和正确的穿着,直到现在都如此——清教徒的美洲后代中,只有好莱坞的特种美国人能赶上法国人的标准。
英国和中国是如此不同,撕裂的伏尔泰大概想综合两国之长,以建构一个完美的法兰西。两国的法治和人治差异姑不论,伊丽莎白二世和康熙,怎么看都是康熙更完美些。以德治国,礼是必备之技能,并不难养成,如果还有德有识,那就算是运气了。
按“大历史黄”的说法,现代先进的国家,以商业的法律作高层机构及低层机构的联系。落后的国家以旧式农村的习惯及结构作为行政的基础,资本主义是一种技术手段,英国人通过有形的、确定的、技术上可操作的、“以数目字管理”的法律和行政体系来整合整个国家,而传统中国却是以无形的、软约束的、不凭借技术手段的、不能量化的道德来整合国家与社会。技术进步带动人文进步,近代化中英两国,因此带来力量对比的悬殊变化,而兼具海洋性和大陆性的法兰西,不时摇摆着停在了中间。
然而我们就能说英国就更有效率么?中国传统帝制的管理当然是低效的,却也是有效的,尤其对于缺乏技术来控制一个需要策马几个月才能到达的广阔疆土来说,皇帝也只能成为一种意识形态的象征,精神的共鸣维护着国民的礼与尊,也就维持者一种贫瘠却坚强的平衡。当然,这种平衡被海岛居民的扩张和侵略打碎了,其中的糟糕之处在于,这弄得我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一个长期平衡之道,我们这么大,又坚决不允许化整为零的割裂来进行本土竞争。
技术主义的,个人主义和利益取向的英国获得了150年的成功,然而帝制西去,民主运动全球化后,低价而掠夺的商业增长方式已经乏力,二战后到上世纪90年代,算是英国失去的50年。自由主义的明珠蒙尘,福利社会主义的德国和日本却有了光辉的40年,你都很难说到底谁更有效率。当然,这最近的15年风水轮流转,又轮到伦敦得意洋洋东京迷失柏林黯淡。
只是我们仍然不能就此下断语是还是纯粹的资本主义更有效率。政府竭力避免干涉行为的英国,未必能解决所谓市场能自行解决的众多问题。自由的制度很可能导致人们屈服于社会偏见,自觉的与舆论保持一致。这固然比专制的压迫好,却也不是理想的境界。就幸福感和文明程度来说,自由旗手英美国民也不见得比欧洲大陆为高。
由国及企,其实形势颇类。我记得企业文化研究的兴起有一个重要源流,是上世纪70年代日企侵美后,美国学者开始探讨为什么日本企业在集体主义管制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发挥出更有战斗力的营销方式和持续的技术进步。日本“失去的十年后”,学者们又来探讨“人性化”和相信人“自利本性”的美国企业如何取得管理成功和效率进步。他们看起来比伏尔泰还矛盾,因为怎样能达到高效而又愉悦的工作状态,确实还很难有定论。所以这本《伏尔泰的椰子》对英伦的爱慕,也就仅仅是爱慕而已。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伏尔泰的椰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伏尔泰的椰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