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儿

酴醾
2007-04-23 看过
有一天,我老了,老得猝不及防。
坐在太阳花白的胡须里,风拂着花白的头发,偶尔会想起,多少比我老的老头儿和老太婆呢?
他们一路走在我的前面,笑呵呵地指指点点,江山是用指点,三餐亦是用指点,回头看我亦还是用指点。
仿佛孙猴子大醉天宫,开始是因为满在乎一个“弼马温”的所谓称谓,后来是满不在乎什么帝什么佬儿什么兵什么将,笑嘻嘻地指指点点游弋在天地之间。
 
没有满在乎的可爱,哪里有满不在乎的豁亮?
没有满不在乎的双手空空逍遥游,那曾经苦苦攥紧的满在乎又怎么洞彻千帆过尽的空阔?
过了,便什么都空咯。
空了,就什么都盛得下咯。
 
盛下的回忆,里,黄连亦不苦了。
曾经苦、很苦,或许是苦在“哑巴吃黄连”。
后来,哑巴觉得什么都可以但说无妨了,吐出了苦,黄连便成了一味良药。
 
盛下的人物,中,好人还是好人,而坏人终归也是人咯。
那老头儿只念着人的好,亦不会忌讳别人诸般的好是否榨出他皮袍下面藏着的小,烟火人间,哪里处处皆是完美的高大全?倒是时时见得见风使舵的小人儿处处兴风作浪,奈何小人儿随的波逐的浪天生便只是岔道、邪道,不值得同道,最多搅浑了水、搅得大道之人落了水。
咳咳,话说起来是轻松,却不知道有多少落水的人自此溺了水。
大概那老头儿不但泳技好,潜水功夫亦是一流,更深谙浑水之处摸不得鱼,才得以安静地忆往昔。峥嵘岁月似乎并不稠,古稀、耄耋、百岁的老人跺着脚懊恼:谁把我们的时间偷了?谁?
 
时间是被抢去了。他明了,亦明说,却只是轻描淡写。
身不由己的时候,奈何?奈何?既然无可奈何,不如淡然处之。
盛下的故事,里,意趣横湍、飞流直下。白石老人的蟹、从文表叔和小嬢、郁风的长裙。。。一一只是道来,既不娓娓,更不动人,只是尊敬、尊重、平淡、平和地说出来而已。
 
于事,不过如此。
于人于情,却是盛得盈盈,千江水千江月的亮光光、明晃晃。他感到了什么便调笑什么,觉出了什么譬喻什么,信口开河,河山岁月末了不过如此,曾经的笑傲末了不过一笑了之而已而已。
修得正果亦不过当作歪打正着,机缘凑恰罢了。
即便果不正不硕,修来也一般意兴盎然。一路有我,我有诸友,隔路相望,言笑晏晏。
 
最爱一段:钱钟书与沈从文相约看一个朋友,与朋友同室的某名人归来,念念叨叨领导的接见,二人遂起身离去。时间偌等宝贵,不如回到故纸堆。
最爱老头儿的自爱,知道大家时间宝贵,迫不得已不轻易叨扰。哪怕近为邻居,亦个人忙着走个人的路,间或抬头,隐隐望见对方的背影,心便踏实了。
有友如此,有情至斯,别一种风尚。
 
周末在家,或卧床,或端坐,或仰、或躺,翻完了这老头儿身边的诸人诸事。
事,极简洁,速写般寥寥。
人,极干净,水墨般形神渺渺。
字,凝练且有趣,像藏头露尾的笑话,想了笑了,笑了,还要再想想。
无案牍之劳形,任由爵士乱耳,看得尽兴了且歇歇,看得兴起了亦歇歇,随手看随手丢,随手拾起信手翻开,再看。正襟危坐只怕辜负了老头儿的有趣。
 亦是读书一态。
19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比我老的老头的更多书评

推荐比我老的老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