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札记

买超
2007-04-16 看过

《傅雷家书》第一版1981年由三联书店出版,我手边的是辽宁教育出版社2003年的新版,较之旧版新增了三十四封家信,增添部分多数为傅雷夫人朱梅馥所写,话题集中于家庭,婚姻,对远方儿子的挂念,平淡而深挚,可见挂肚牵肠的天下母亲之心。 全书最后是傅雷与朱梅馥遗书的影印件,时间定格于1966年9月2日夜,就在当夜,二人双双自缢,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以昭天地。那是中国文化史上惨痛的一页,也许对于身处在那个时代惊涛中的人,它只是众多悲剧中的一幕,无数无辜灵魂的呼号与呐喊,也无法唤醒深沉的夜。而对于傅聪,傅敏而言,他们在一夜之间失掉了一个世界,永远失去了抚养他们,教育他们,指引他们,督责他们,慈爱而高尚的双亲。傅聪的儿子还穿着奶奶亲手编织的毛衣,却再也不可能亲眼见到他的奶奶。1958年傅聪自波兰出走英国后,傅雷和自己的儿子就被意识形态的深深大洋所隔绝,现在他们真的被隔绝在两个世界了,一个是阴,一个是阳,永无相见之期。我们已经无法分辨,究竟哪一种隔绝才是乐章中最悲怆的段落。 多年后,陈村写过一篇叫《死》的文章,他和傅雷住在同一条江苏路上,生命中有十二个年头和傅雷的生命重合,然而始终没有见过傅雷。陈村曾在图书馆借阅《欧也妮•葛朗台》,但那本书没有封面和扉页,没有译者的名字,他也不知道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就是译者的家,小小的花园内曾种满怒放的月季。在书房里,傅雷每天工作十个小时,孜孜矻矻,勤勉不辍,翻译《幻灭》,翻译《艺术哲学》,用精致端整的楷书为儿子整日抄写整章《艺术哲学》,写几十万字的家书。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夜停止了,花园内的月季被粗暴的手连根拔起,书房内的山水画和条幅撕成碎片,践踏在无知的脚下。一个艺术家精心构造的理想世界,自溺于黑暗的洪水。 楼适夷1981年为此书做的跋,言词之间似乎极力为傅雷父子申辩,称傅雷是爱国的,“对党对社会主义的感情正在日益浓厚”,傅聪“始终没有背弃过他的祖国”。如此的辩白在手舞真理巨棒的人面前是何其的苍白,其实原本什么都不必说,一切的语言都是多余的。“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如今辨伪真”,真正应该解释的人在那里沉默不语,想依靠沉默的黑暗来隐藏自己的行踪,只有人格的光辉能够照亮阴暗,辉映历史。 傅雷走了,为了自己人格尊严的誓言,乌云将长久的将阳光遮蔽,不知道在那一刻,傅雷有没有想到《约翰•克里斯多夫》,是否依旧相信乌云不能永远湮没太阳。

欢迎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读书分享公众号:闲书过眼

65 有用
8 没用
傅雷家书 傅雷家书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6条

查看全部26条回复·打开App

傅雷家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傅雷家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