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之美

茶咩咩你不要慌
2007-04-11 看过
昨天晚上读完了《查特来夫人的情人》。
通篇读下来,我感受到的,是美的崇拜。首先给我留下印象的,是D.H.Lawrence的语言,尤其是大段的描写。语言的风格是和作品的主旨一致的——那种充满柔情的生命力。对于自然景物,Lawrence总是一种充满爱怜的笔调,百般耐心地去描绘,细细描摹山上一草一木的神韵,甚至于记下视野中每一种花草的名字。草木的意象也都是静静的,温柔的,外表上没有狂放狰狞的成分,然而温柔的外表下掩藏的却是积极的生命意志。这点和女主人公康妮很为相似——陪伴着一个无能无聊的丈夫,她看似非常柔弱乖巧,但事实上她从未放弃过对爱情和性的追求,从米凯利斯到梅勒斯。
但是对于所谓“文明”的产物,Lawrence却毫不留情面。隆隆的煤矿的氛围,是和煤灰的颜色相一致的——灰蒙蒙而死气沉沉,一切都被蒙上了阴郁的色彩。工业化在作者看来,并非进步和解放,相反,,是躁动不安,是窒息,是反人性的,是表面高尚,实质空虚的。和这种景色相对应的人是克利福德男爵。一个丧失了自然天性的人,转而追求虚幻的精神——他的写作,他的煤矿,他的政治思想,很大程度上来说,和他的残疾是有关系的。这些虚幻的精神是对他身体残疾一种可悲的弥补。他想让拉格比有一个小男爵,但是他并不在乎那个不是自己的孩子。只要有一个孩子就好,因为在他看来,性只是生育的手段,而孩子不过是他虚幻梦想的一个手段而已。书中还写到一段克利福德和康妮去山上散步,克利福德带有马达的轮椅不能爬上一个坡,但是他却坚持不让康妮和梅勒斯帮他推,非要用马达带动不可。当歇斯底里的尝试彻底宣告失败以后,他不得不接受康妮和梅勒斯的帮助,然而完事以后却对待梅勒斯冷淡。这个情节是对克利福德空虚心灵的最好写照,也是他绝望的一次大爆发——而这是由他的残疾引起的。
性,是小说的另一个主题。也正是书中“露骨”的大段性描写让这本小说颇具争议,曾一度遭禁长达30年。但是也正是Lawrence对性的描写和看法,使这部小说不朽。并非含有性的成分就可称为“淫书”,也并非因为性描写篇幅长而露骨便可定义为淫书。用Lawrence自己的观点来看,只有带着龌龊的心去审视性,性才会变得龌龊。而“淫书”正是把性置于这样一种地位上——完全等同于放荡的快感。而Lawrence笔下的性是如此健康而崇高,让你不得不认为康妮和梅勒斯的性关系是如此的正义而美丽。
从男女主人公幽会的经历中,可以明显看到康妮的变化。开始的时候,康妮是被动的——她只是躺着不动,由着梅勒斯尽情的释放,甚至有置身事外的感受,觉得梅勒斯的动作是可笑的。直到有一次,做爱过后,梅勒斯对她表示不满,因为她没有配合。她终于泪水夺眶而出,说她想爱他,可是却没法爱他。这是因为康妮被一种虚幻的道德所束缚着,使她无法释放出自己的情感和能量。在最终突破了这层障碍之后,她终于得以尽情地由着自己的感官驰骋,享受疯狂而柔情,真实而虚幻的快感了。他们在一次又一次的性生活之后,渐渐由肉体向精神升华,产生了真挚的爱情。这是作者想要表达的——男女之间的性是一种交流,就像交谈一般,交流地多了,渐渐产生感情也是很崇高的事情,当我读到最后一章,梅勒斯给康妮的一封长信,他们期待着尽快重逢,而在那之前,他们会彼此守着贞节。心里为他们升起一阵真诚的感动和淡淡的悲悯来。
Lawrence的性至上论,如果单独地来看,是荒诞的。但是我们不妨把它作这样的理解——性是人类自然性的表现之一,对健康崇高的性的推崇,意味着对本真的自然的推崇。在小说里Lawrence毫不留情地批判所谓的精神和艺术。我们不妨理解为,他所批判的是英国绅士们标榜的精神和艺术。对自然性的严重打压,而推崇虚伪的精神,是对人性的严重摧残,而Lawrence要复兴的,正是这种自然的人性。而性,是自然天性的一个方面,也是对抗虚伪精神意志的一种方式。
最后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查特来夫人的情人》的印象,也许我会选择孔子形容《诗经》的一句话: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http://blog.sina.com.cn/maggiezby
自己的博客上转过来的。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查特莱夫人的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查特莱夫人的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