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生命中的一些随之破碎

yoyomi
2007-04-08 看过
     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新版本,简约但凝着浪漫的味道,因忧伤而滑过的味道。于是毫不犹豫地买走了,人生里的第四本《情人》,然后,还有什么,哪一个?
    没有再买《广岛之恋》,没有新版的《黑夜号轮船》和《直布罗陀水手》,于是它。《le ravissement de Lol V. Stein》劳儿的劫持。

    苍绿封面让我忽然有些颤抖,直觉在莫名其妙地挥发。没错,当我第一次翻开,站在阳光费力爬过的一块地面,就相信劳儿是我生命中一些细小但是关键的部分。那种相似的疯狂和不能认同的自我,忽然走神,因为看见一句话。疯狂地找寻梗概,仿佛是要亲自证明,然后被事实彻底击跨,成为记忆的碎片。

    走神,却又是沉溺在小说里,象看不见的手压着我的心脏,想哭,却无语。不知道是为了谁,劳儿,还是我自己。

    杜拉斯说,看到劳儿恢复了理性和完整而感到不安心惊,因为,

    爱情应该是永远无法治愈。

    杜拉斯说,“不能修改,不可能。”就象爱和生命一样。就象文字的迷雾一样。似懂非懂,是高中看她时的少女心情,用幻想和黄昏的景色来把痛苦替代。其实杜拉斯一直是水一样空气一样的痛苦病,语言不过激、平缓、零碎,蔓延着沉痛的气息。却是一个空词,是无法具体准确表达的感觉,就让它那样空缺着,永远地。迷狂般无人可懂。

    那样的故事。随着某一个人的离去,Lola变成了Lol,生命从此残缺,她要寻找一个词来填补空缺,她不再是自己?

    那么谁将是我?

    Lol站在只有她一个人的此地,而别人都在遥远的彼岸。她想靠近别人那种生活和时间秩序,但是她发现不再可能,她的人生因为那样的事实被割裂了,一切时间静止在T滨城舞会结束后,一切生命之流也在那个暗黑的舞池中冰冻起来。

    尽管她结婚了,仿佛幸福着,离开了所有认识的人,有了新的名字,有了孩子。尽管她以为如此,她就能和过去决裂,成为新的自己Lol V. Stein

    她的房间总是很大,很空,总是无法充盈,是生命,是心。

    就象尼采所说,永恒的反复,永劫不复啊。

    重回S. Thala,才发现一切没有变化,Lol依然被静止在舞会的残酷事实中,她追踪着自己,想用劫持别人的男人来理解曾经的一切,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破碎不堪。

    那是自我认同的破碎和凌乱。如果拉康的叙述是理性的,他告诉我们,所谓自我,只是在镜子中的影象,是社会人群反射出来的你,我们认同的自己必然是镜中虚象啊。
    我们不过是,“作为自我的他者,或者作为他者的自我”。

    那么,杜拉斯的文字是一种情绪,这种雾蒙蒙的情绪甚至比拉康的表达更切意,因为偶然时间空间里的他破碎了自我的镜象,于是自我重构是艰难又破碎的,自我被巨大的伤痛悬置在了那个时间点上,永远不能流动,只有反复,只有循环。

    我闭了眼睛,听呼啸而过。在地铁最后一节车厢里看《Le Ravissement de Lol V. Stein》,空寂。
    苍绿封面太淡漠。

    默默然过的老火,冷冬荒野的味道。

    只有这样的气息在周围,我才能心安。

    习惯杜拉斯的那种漂浮在空气里的痛苦,象每晚吃的谷唯素片。你自然又要反驳我的,但是

    太快乐有时,让我心乱。你记得小菏尔拜因那幅画上的拉丁文么。。。。没有悲伤就没有快乐。。。
3 有用
2 没用
劳儿之劫 劳儿之劫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劳儿之劫的更多书评

推荐劳儿之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