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长征

天笑风
2007-03-30 看过
   今天凌晨5点56分的时候,终于合上了手中这本《长征》,好像松了一口气。书的作者是军旅作家王树增,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9月第一版,在CIP数据中被分类为“纪实文学-中国-当代”。这本书是在去年赶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的时候出版的,我大概10月还是11月的时候买的。因为太厚,一直没想着拿出来看,直到年初出去玩的时候,带在身边,开始翻,结果也是断断续续,看了不到一半的样子,就一直扔在床头。昨天晚上因为白天睡过懒觉的缘故,睡不着,于是躺在床上把它看完了,到合上书的时候,发现已经快6点了,外面的天微微亮了起来——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不知道现在念小学和中学的小孩子对于长征有什么样的概念,我的印象中,有关长征的内容一直充斥着我的整个儿童和少年时代,无论是《思想道德》课(好像现在小学生已经没这门课了)、语文还是历史,都经常有关于长征的教育,更不缺乏“长征精神”的灌输——对于小孩子们来说,其实是根本没有办法理解“长征”这个具有特殊历史内涵的词背后的“精神”的。我不得不承认,在相当的意义上,我关于长征的印象,来源于党的宣传机器带有意识形态的宣传,从小学课本上的《红军飞夺泸定桥》到中学语文书中陆定一的文章,从战友歌舞团的大合唱《红军组歌》到电视屏幕、电影银幕上的《长征》,从松潘县川主寺红军长征纪念园中的雕塑到毛泽东长征途中写就的一系列流传至今的诗词,还有那首脍炙人口江西民歌《十送红军》。我毫不讳言,电视连续剧《长征》我看过很多遍,即使这样,每次当片子结尾时,所有人挽起手来在下着瓢泼大雨的松潘草地边缘迎着暴雨唱起“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的时候,我依然会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所以,无论在意识形态方面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很赞同王树增在这本书前言中所说的那句话“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给予人类的精神财富,是走向理想所必需的永不磨灭的信念。长征时信念不朽的象征。”
    回到书本身来讲,我以为,相对于之前描写长征的文学作品,王树增的这本书已经悄悄隐去了之前很浓重的意识形态色彩,虽然敏感的读者还是可以从他那些文字中读出他的某种倾向性的东西。但作为一部描写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军队在上个世纪30年代所进行的那场“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的长征的文学作品,作者能够以客观和朴素的文字来进行叙述,已经是一个蛮大的进步。有关文字上的东西,我不想多说,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找这本书读一读,当然肯定会有人跟我的看法不同。对于我自己来说,这本书让我比较明确地了解了一些之前不甚清晰的一些问题,例如红一、红二(红二、六军团)、红四方面军的关系,这三路红军各自的长征路线;张国焘带领红四方面军与毛泽东等人的决裂和红四方面军的再次北上等等问题。这本书甚至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毛的领导地位并不像很多东西描写的那样在遵义会议就完全稳固了,在会理会议上以及后来与四方面军首次会师后他还被人挑战过;林彪并非完全无耻,他在59年的庐山会议上也曾澄清会理会议上的那封信跟彭德怀“没有关系”。诸如等等,这本书的文里字间还毫不讳言地描写了毛的权力欲望,我想这样的描写并不会降低毛在长征中的重要作用,和他在后来为中国历史写下的那些伟大篇章,反而使这部书更加丰满和真实起来。这让我联想到最近海外一本新书叫《Mao: an unknown story》,这本书是一个叫张戎的女人跟她的英国老公(号称曾是剑桥的教授,天知道是真是假)写的,这本书通篇是谩骂和断章取义的胡乱引用,无非是为了颠覆毛的形象,转而达到颠覆中国现代史的目的,令我特别丢脸的是这个多半被FL功花钱收买的女人竟然是我的四川老乡……(有兴趣看看这本书的人也可以找我要电子版)。
    在这种不值一提的贱女人身上闲话少说,还是回到长征的正途上来。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意识发生动荡,价值观念愈来愈多元化的中国,读读70多年前那段历史,我以为还是有必要的。不提什么解放全中国、全人类的大话,从长征的红军身上所体现的那种对一个理想和目标不懈追求,永不放弃,永不言败的精神内核,和那种身处逆境历经艰难困苦,仍然顽强,不向强权低头,仍然拥有快乐和自信的心态,永远是值得珍视的。对照长征时期的官兵如同一人,以及同长征途中百姓的相对融洽的关系,再来看现在的干群关系,让人又不禁感慨,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那个曾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队伍,在现在变得……,一个历史难题。
(2007年3月18日)
10 有用
2 没用
长征 长征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长征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