咂摸影评人之崔子恩篇

林文
2007-03-29 看过
http://prepare.blogbus.com/

红酒·崔子恩

生做男人,骨子里却是个女子,只能慨叹造化弄人。

是他?还是她?我只想称他为先生,崔子恩先生,不言及性别。

与其看他不辨雌雄的相貌,我更愿欣赏他丰腴的体态,摇曳的腰肢,我更愿细品他的文字,体悟他的内心,亲近他的灵魂,而钦慕他的才华。

坦白地说,崔子恩的东西我接触得太少,我没有读过他的小说,更没有看过他执导的电影,只是因为《光影记忆》,让我击节,让我深深叹服。

"十多年前,我对电影远不像现在这么'了如指掌'。因为远近高低的距离,向着一峦又一峦的电影峰景,难免以景仰的视角掩饰了眼界深处的色欲……"

崔子恩在自序的开篇这样写到,而这篇自序叫做《爱电影的人个个好色如狼》。

一直觉得文字的把握能力是种感觉而非技巧,而感觉是需要天赋的。只是一句话,便足以料定崔子恩的才华与功力,用词造句拿捏得恰到好处,逻辑精妙。

读下去,崔子恩的语言华丽流畅,而又弥漫着性感的魅惑。

崔子恩说,他是在"与电影做爱,离不开色欲风流,肉生打磨",分明是男性的强势与狡黠;崔子恩又说,他"怕濡染了鬈发,怕弄脏了柔肤",分明又是女子的阴柔与狐媚。作为国内首位宣布同性恋身份的文化学者,崔子恩的字里行间,总有种离奇的味道,体膻与艳香融杂。而他对文字是驾轻就熟的,"文字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也是惟一的世界。我对文字很挑剔,对文字有基于天生的敏感,把握文字的纯熟程度时不允许它有一点点生硬。" 他说。

在我的臆想里,崔子恩当是出没于欧洲上流社会的贵妇,珠光宝气,蓝丝绒的柔软披肩,血液亦是蓝色的,而品味亦是脱俗的。他轻品着红酒,游走于沙龙之间,优雅地倾谈着欧洲的电影大师,从法斯宾德到阿莫多瓦,游刃有余。

在崔子恩这本薄薄的《光影记忆》里,他携我走过波罗的海,去看塔尔科夫斯基;携我走过色萨利港,去看安哲罗普洛斯;携我走过乌普萨拉,去看英格玛·伯格曼;携我走过罗马,去看帕索里尼。

崔子恩是真正的色心色胆色身兼备,是"肯浪掷一生去讨论电影的人",是"不会窜种的纯种色狼,只是不论雌雄",他矛盾而又坦荡地把电影色狼的角色饰演到底。

而他在把我诱拐。让我感动于投射到异域空间的自己,让我感动于"上帝的底片洗印出的人类",让我满眼的色欲迷离。

"不爱艺术的人比爱艺术的人更强大;来不及爱艺术就滚翻于现实的人,比有机会爱艺术的人更挣扎。"

以此看来,爱电影,未尝不是不幸中的万幸。

http://prepare.blogbus.com/
4 有用
0 没用
光影记忆 光影记忆 7.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光影记忆的更多书评

推荐光影记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