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对话集》

掐出新鲜
2007-03-26 看过
离我们这么遥远,真实早就像千度近视眼的世界般模糊不清了。真相也被无数的谬误掩埋。我并不是在讨论一个历史上真实的苏格拉底。而只是扯扯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

——写在前面

我一无所知。

这该是苏格拉底最出名的名言了。只是他这话并没有让我感到他的谦虚,而更多的让我感觉他的“狡猾”。

最无懈可击的话,常是废话。最诚实的言语,常是扯淡。最难反驳的,是没观点。最难攻击的,是没立足。靶子都没有,你能攻向哪里?

苏格拉底很聪明的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我一无所知。

可是他真的一无所知吗?估计理智正常的人都认为他在谦虚吧。——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讲,人真的是一无所知。

如果他真的一无所知,我们根本不可能在这么多年后依然记得这么一个人物。就像鲁迅说的,历史上知名的隐士都不是真正的隐士。让人知道的隐士能叫隐士吗?更晕的不是有个成语叫“终南捷径”么。不由让我感慨人真聪明——这些都是题外话,暂且不提。

这当然是从结果推前提。虽然是个方法,但毕竟证明力不足,怕他告我诽谤,所以需要点例子。

这书看得挺久,许多东西都忘记了。不过记下来的不正是给人印象深刻的么。

在苏格拉底的申辩那一篇。至少我们可以看到苏格拉底认为人死后可以回到美丽的,智慧的,不再被身体欺骗的世界,可以找荷马一类的人聊天。这至少可以说,他存在些对死后世界的知识——只是不知道他怎么得出的这个知识。

在裴洞篇中。他谈到了对知识的认识。他说知识是来源于回忆。是在灵魂中存在的东西。而且我记得他还现场表演,叫来了一个奴隶(?)让他说了对三角形(?)的认识——原谅我实在懒得去查书了。

貌似柏拉图在写的时候还特别强调了他(奴隶)像在回想些什么一样。且不说柏拉图是不是在虚构,只是我想想东西跟回忆在表情上,看上去估计是差不多。

实在很难想象。以现在科学方面的知识。让一个人去“回忆”出来。得,我知道你要说这说明柏拉图受时代的限制了。我们以现在的知识去反驳两千多年前的一些观点,实在有点……

我倒觉得他说的这种“回忆”,更像是说“悟”。那些知识,用悟出来的说法,明显比说是回忆出来的说法要可信得多。当然,他要这么说,就无法体现灵魂的地位了。

对反驳苏格拉底的一无所知,最为明显的论据在于,苏格拉底并没有像一个一无所知的人一般,只听别人讲。自己只是进行“吸收”的工作。他自己其实也加入了讨论。如果他没有一些知识做为基础,如何对别人的论点进行延伸,反驳或表示赞同呢?

更重要的是几乎在所有的对话篇中,苏格拉底都有一些“独特”的见解,或下一个结论。这样的表现,实在无法成为支持他说他一无所知的证据。

而且,在他们的对话中,我常能感觉。苏格拉底像一个狡猾的猎人,利用诡辩,把他的“猎物”往“圈套”里赶。最终让其他人都信服他的“观点”。并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通过探讨,找到结论,而是他心中早有定论。探讨只是为了帮他引出他的结论。

就像罗素说他——只是运用他的理智来证明他所喜欢的那些结论,而不是把理智运用到对知识的无私追求。

但如果这么说他,苏格拉底未免有些冤枉。因为我们在通过柏拉图的笔来了解他。而柏拉图又是想通过苏格拉底这个人物以对话的方式来表达他的观点。难免给人一种讨论朝着一个目标前进的感觉。这个时候的苏格拉底与真正的苏格拉底的区别,我想应该是挺大的。但在开头我就说了扯的只是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

在看这书的最大疑惑在于苏格拉底常用的一个方法——类比。通过类比得出一些推理和结论。而我实在很难判断这样得出的结论有多少的说服力。

以我对类比的理解。它的作用常在于帮我们理解一样东西,而不在于帮我们得出结论。

比如说,我们可以这么比喻——国家像个黑帮,军队类似打手,交税像保护费,侵略之类的像抢地盘,……。但我们不能由此推理——我们要反抗黑社会,所以我们要反抗国家!

这个类比只在帮我们了解了一种团体的结构。它的作用也仅限于此。

通过类比所得出的结论,它的有效性实在令人怀疑。

我还是相当喜欢苏格拉底这个人的,他实在很可爱。“雷声过后必然有暴雨”。哈哈……

该说是柏拉图帮了他,还是说柏拉图毁了他?
16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柏拉图对话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柏拉图对话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