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侯

就是
2007-03-21 看过
      这个红脸膛、身披战袍、仗剑行走的人便是韩信了。
 
      “功高无二,略无世出。”这是当时人对于这个西汉第一大功臣的评价。这个“国士无双”的大功臣竟然成了第一个被杀的功臣。也不能说刘邦心胸狭窄,尽杀功臣,那么,到底韩信是什么样的人?
 
      韩信是个没落的贵族,少年时期无所是事,也没钱,整天挂着把剑四处游走、蹭饭吃。有一阵子他天天去南昌亭长家蹭饭吃,南昌亭长的老婆便不愿意了,有一天没等韩信便把饭给吃了,这搁一个普通的没饭吃的人来说也就忍了,受点儿气怕什么,饭总是要吃的,但是对于一个贵族来说这口气吞不下,这是奇耻大辱,于是韩信跟南昌亭长say goodbye,出走到河边去钓鱼,鱼没钓上来,碰见几个漂母(洗絮的大娘),其中一个漂母看韩信可怜,把自己的饭分他一半吃,就这样,韩信又蹭了几顿饭,直到漂母的工作结束,没饭可蹭了,韩信跟漂母说等我日后发达了一定厚报您,漂母翻翻白眼,说我只是看你可怜,还指望你的报答?由此看来这段时期的韩信挺不招人待见的,虽然不是要饭的,但恐怕比要饭的还要惹人烦。
 
      就在这个时候,关于韩信最著名的成语登场了——胯下之辱。讨人嫌的韩信连街头的无赖都看他不顺眼,一天,一个无赖跑来向韩信挑衅,你,过来,平时看你带把剑,很屌的样子,你敢拿你那剑砍我吗?来啊,砍我啊。这时候围上了一群看客,在旁边指指点点的,没有一个看好韩信的,还有的在旁边煽风点火,砍他啊砍他啊。韩信是个贵族啊,按说不能受这种侮辱,可是他只是看着那无赖没有任何表示,无赖更得意了,把腿一叉,说你要是不敢砍我就从我这两腿之间爬过去。于是韩信头一低,就真爬过去了。据说这便是韩信的过人之处,“小不忍则乱大谋”嘛,但我实在忍不住要想,那个时期的韩信真的有什么“大谋”吗?还是在伸着头等着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看样子他更像是个等馅饼的人,而且还是在等一张尊贵的馅饼,不尊贵的我不要,贵族嘛。
 
      还就真让他等着了。话说“时势造英雄”,韩信生逢其时。秦朝末年,天下大乱,各路英雄揭竿而起。而这些所谓的“英雄”其实就是当初那些横行乡里的地痞流氓小混混,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古惑仔。韩信带着他那柄贵族身份象征的宝剑参了军。先是跟项梁,然后跟项羽,可都是郁郁不得志,空有一腔理想。
 
      于是韩信当了反骨仔,去跟了刘邦。刘邦那边也没看好韩信,他甚至连刘邦的面都没见着,被分配了一个叫做“连敖”的工作,别看上面那张图,韩信长得那副尊容,在当时,也是一表人材,这个“连敖”就是接待员的工作,接待员,长得帅就行了。但就这么个工作,韩信也没干好,落得了个要问斩的罪名,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在快要被砍头的时候遇到了夏侯婴。夏侯婴是刘邦的哥们儿,也是刘邦的司机。韩信一看见夏侯婴就大喊了一句,大王不是想得天下吗?为什么要杀英雄好汉?夏侯婴一听再一看,帅啊,再跟韩信一聊,说得头头是道,不杀了,而且给他换了个好一些的职位。可是这时候刘邦的情况不怎么好,大局不好,刘邦手底下的人一个个都跑了,韩信一看这情形,也跑了。
 
      这时候“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关键人物——萧何粉墨登场了。萧何当时是刘邦的丞相,一看韩信跑了,都没顾得上跟刘邦打招呼就追了出去,萧何这一追刘邦以为丞相都跑了,气的啊,两天后萧何回来了,还打回了个人材——韩信。
 
      到这时候,刘邦还是没见过韩信的面,碍于萧何的面子说封韩信当个将军吧,萧何说不行,刘邦说不行啊,那就当个大将军吧,萧何说太好了。其实刘邦也就是随口说说,估计那时候兵荒马乱的,这种虚名随便说说也行,反正该跑也还是跑。可是这大将军刘邦已经说出口了,于是韩信的馅饼终于从天上掉下来了,够尊贵,是个大将军。
 
      接下来呢,韩信也真不是盖的,率领汉军定三秦,收韩魏,虏魏王,擒夏说,最最精彩的是背水一战灭了赵。这时候韩信羽翼渐丰,却也种下了祸根。
 
      韩信弄了个齐王做,估计韩信本意不坏,但是方法不得当,弄得刘邦心里很不舒服,虽然真的给了韩信齐王当,但是等着秋后跟韩信算账,因为刘邦觉得韩信这是敲诈。当然,韩信这么做虽然不真的是想勒索刘邦,但他也确实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有着自己的私心与欲望。
 
      这段时间内确实有不少谋士劝韩信自立为王,三分天下,但是这会儿吒咤战场的韩信优柔了起来,他说什么呢?他说汉王把自己的车子给我坐,把自己的衣服给我穿,把自己的饭菜给我吃,我怎么能见利忘义呢?我怎么能够背叛他呢?韩信这话说得够仗义,很man,由此看来韩信是个死忠之士,可是后来,韩信却是死于叛变的罪名上的,那么到底是韩信人格分裂还是被逼上了谋反之路?
 
      恐怕很难说清楚。
 
      韩信当了齐王,又助刘邦完成了楚汉战争最后一仗——十面埋仗。项羽自刎于乌江,楚汉战争结束,这时候刘邦夺了韩信兵权,夺兵权这事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不过看来韩信不以为意,这也可以看出韩信是真真切切想要追随刘邦的。韩信成为光杆司令后不久刘邦登基做了皇帝,一路论封行赏,封了韩信个楚王,让韩信衣锦还乡,于是韩信就成了一个没有兵权的楚王。
 
      但这个时候的韩信还是高兴的,虽然没兵权,但是可以衣锦还乡了,没有丢贵族的脸。韩信回乡后做了三件事:第一,找到当年分他饭吃的那个漂母,送给她千金;第二,找到他常去人家蹭饭吃的那个南昌亭长,给了他一百钱;第三,找到了当年那个羞辱过他的无赖,封那无赖做了中尉。由此看来,韩信这人还是挺会做人情的,不小气。但是,这些小的人情韩信会做,大的人情他就未必能做得好了。
 
      对于刘邦来说,韩信于他有着复杂的感情,韩信的功劳太大,韩信的威望太高,而刘邦又兵不如韩信精将不如韩信强,而且刘邦并不想成为勾践那样的“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死”这样杀功臣的人,于是刘邦与韩信也还暂时相安无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邦接到了一份密报,说韩信要谋反,刘邦觉得这是个机会,可又不敢明刀明枪的跟韩信干,于是准备来个天子巡狩。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韩信自己先软了。当韩信得知刘邦要南巡了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慌了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这时候有人给韩信出了个坏主意,让他把他哥们儿钟离眜的头献给刘邦,韩信因为慌了啊,还就真这么做了,于是韩信落下了个卖友求荣的名声,而实际上韩信这友是卖了,可是荣也没求上,立马被刘邦抓回了长安,并且软禁了起来,而且把韩信由楚王降了为淮阴侯。
 
      乱了,这时候的韩信估计是完全乱了,没有了方寸,先是称病不上朝,面子上挂不住嘛,同时还瞧不起别的大臣,比如樊哙,我估计这时候的韩信已经出现了中年危机,不过古时候人比较不讲究这个。韩信真的疯了的时候是给陈希出了个主意,窜掇陈去谋反,然后准备趁着刘邦生意攻打陈的时候给陈做内应,到时候把监狱的人全放出来攻打皇宫,然后擒拿吕后……这话听着就像一个人得了失心疯之后说出来的话,有想法,但不切实,我们经常能在电影中看到这么一个疯子,说得兴高彩烈的,什么炸国会大楼啊,杀人啊、放火啊,反正你听吧,他无所不能,不过他什么也不能做,因为他是疯子,他只是高兴这么说。话说回来,这个陈估计也早有自立的心,于是顺水推舟,真的谋起了反,但是韩信还没等到给人家做内应就已经走漏了风声,被萧何骗到了长乐宫,死于了钟室。
 
      于是,韩信这个决心不叛变刘邦的大功臣死于了叛变。韩信真是个奇怪的人,在最能够背叛刘邦的时候忠贞不贰,却在最不可能反叛的时候谋了反。而这时,韩信这个人立体了起来,他忍辱负重,他自强不息,他叱咤风云却又犹豫狐疑、患得患失,最后因为中年危机没有处理好死于非命,死前发现“悔不该……”。
 
      都说,什么时代留下什么样的祸,因为时代、性格、环境……秦末汉初年间成就了无数大英雄,却也留下了不少的祸(货)。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