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的误读

九野
2007-03-17 看过
俄文学选修课上老师讲到这部作品,之前已经看了一遍。因为是译文所以在语言方面减色不少,原文毕竟是诗歌,但如果要是读原文的话所需的时间也就不是一星期了,而且自己对于俄语的领悟确实也无可恭维。

这部小说比较吸引我的是作品中流露出的俄罗斯优雅与浪漫的气质。决斗,如果你真正体验过那种无法排解的愤忿与撕心的痛,你就会知道它是多么的必要,以生命为代价,以崇高的名义-尊严和爱情。当然俄罗斯贵族生活的浮夸与颓靡是作者嗤之以鼻的,但我想那是粗俗的人之于文明的荒唐状态,而与格调高雅的贵族生活相得益彰的文明之子,无疑是迷人的。这部作品中19世纪的俄罗斯是人杰地灵的

老师在课堂上对这部作品进行了解读,有一些地方我是不赞成的。

首先是这部作品的批判现实方面。当然这部作品里有对社会不满的地方(荒唐的贵族生活农奴制等),甚至每部牵扯到“社会”的小说都会有个人与社会张现矛盾冲突的地方(“无冲突论”时期文学等除外),但我认为在这部作品中,爱情悲剧与社会生活根本就没有关系。作者也根本没有把“爱情悲剧”当枪用讽刺社会的意思,一点没有,我觉得动不动就拿“(贵族)阶级”说事儿是中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下解读艺术作品的遗留顽疾。为什么这么说,首先这种爱情悲剧是脱离时代而存在的,而不是存在于特定时期地域的个例,单拿情节来说,它也许只相当于当代二流言情小说剧情的一个枝节。当然,他们的身份不同,贵族后裔与贵夫人(曾经的乡下女),但如果把奥涅金的感情与达其雅娜的地位变换画等号这无疑是一种侮辱,但也不能说毫无关系,我想昔日的“崇拜者”嫁到了别家而且地位高贵这对一个“奥涅金”式男人的情感起着微妙的催化作用。另外一个被误认为造成爱情悲剧的原因是--如老师所说--彼此的不理解(开始奥于达的不理解,后来达于奥的不理解)。爱情产生的必要条件是本人对爱的诉求。爱情,生命意志燃烧的激烈形式,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期,而针对奥与达的悲剧,正是因为这种爱情需求时期的差错。达最初陷入对奥的热恋并表白,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爱得炙烈,而奥当时正处于对于感情的厌倦,刚刚从廉价爱情比比皆是的贵族交际圈来到安静的这里,与昨天和贵妇幽会的优越感相比这爱情的胜利对他又算得了什么?事实是,他还没歇过来呢。而且“奥”之前的确是有爱上“达”的潜质的,当连斯基提起爱奥尔加“奥”说他更愿意爱达其雅娜(原书已还,忘记具体页数)。但当时他不需要爱情。而后在“达”的爱恋燃尽,她当然不会再会像之前那样因为谁为爱情留步,善终得嫁了一个自己不爱的军官是很正常的,这是在她的消退期,而奥在沉默了足够久之后爱的燃料已经郁积到了一定程度,然后。。。所以这儿根本就不存在理不理解的问题,相反,如果停留在理智方面我认为那两次他们都非常理解对方(花园表白与“达”家中表白),“我理解你但我帮不上忙”。思想的源头要追溯到存在主义哲学的鼻祖丹麦哲学家郭尔凯戈尔的“孤独个体说”。

对方只是你的投射。对方的存在只是见证你的存在,给对方爱只是证明你能爱
爱情只会在需要时才来到,不自知地搜寻一见钟情的人
41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叶甫盖尼·奥涅金的更多书评

推荐叶甫盖尼·奥涅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