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重读《宪政主义》之前

[已注销]
2007-03-11 看过
托国庆节加班的福,我终于把这本王怡的《宪政主义:观念与制度的转捩》看完了第一遍。按照我的阅读习惯:凡是我认为重要的书,都至少会重读一遍。在粗略地看完了第一遍后,我相信这是值得我认真思考的一本书。就像《心灵史》曾经带给我精神世界的第一次坍塌,《宪政主义》也必将给我带来思想的另一次重新格式化,并对很多凌乱和自相矛盾的观点带来自由主义进路的修正。

自五四以来,科学和民主的思想就成了无数仁人志士的追求,这种追求和追求民族、国家繁荣昌盛的宏大叙事相联系,在近代中国的历史中反复和变形。不论今天已经搅成了一种怎样的混杂情形,民主作为最基本的诉求,至少已经成为一个政权无法漠视的合法性基础。

在当下的语境下,民主已经成为了一种绝对正确的符号,甚至也成了很多中国人进步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我们大概可以说,这是自五四以来的启蒙运动的结果,这是值得我们珍惜的。虽然在今天,民主仍然在很多领域可望而不可及。

但是宪政并不是这样。不是拥有了一部成文的宪法就可以称为宪政,也不是实行了民主就必然带来宪政主义。与民主的深入人心相比,宪政是一个离我们更遥远,在思想上也更加含混的观念。在宪政主义者看来,民主并不是宪政,甚至民主的很多观点,都是宪政主义必须警惕的。

在民主尚且可贵的今天,讨论民主的局限性也许显得不合时宜,难免有一种“民无食,何不食肉糜”的错位感。但是从观念的高度来讲,民主进程的演进,也未必就一定要按部就班的来。身在中国历史演进的漩涡中,如果能站在更高的高度来考察,至少能让自己摆脱一种无聊甚至是错误的观念纠缠。仅仅从第一遍的阅读来看,原来很多坚信的东西,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际开始动摇,很多直觉上难以接受的东西,也在宪政主义的纬度得到了解释。这是我本人最看重的地方之一。

跟法制相比,宪政主义最大的立足点,是对历史和传统的尊重,对于在民众心目中的“自然法则”的充分理解。在对宪政的学习中,这一点是让我非常惊讶的地方,因为根据以前的理解,当我们从一种封建的观念向民主和法制转变的过程中,很多传统观念是必须要打破的,即使这种破坏对我们的传统价值观产生了割裂,我们也觉得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是宪政主义却给了传统价值更大的宽容,这种宽容是自由主义的,却与冰冷的法制观念相悖。

有一个关于“大义灭亲”的例子能充分说明这一点。根据我们对法制的理解,加上传统意识形态的影响,大义灭亲这种行为是值得提倡的。一个人为了国家等等的大的利益,应该牺牲自己的小利益,包括牺牲掉我们传统中弥足珍贵的亲情,这种牺牲是被提倡的。在中国的十年文革中,这种子女举报父母,亲人背叛亲人的举动发生了无数次,而被判的理由,就是一种被意识形态褒奖的正义观。但是在宪政主义看来,为了寻找一种理论上的正义观,牺牲人心中珍贵的亲情,是一种绝对不能提倡的行为,这种行为对社会伦理观的伤害,将远远大于那种形而上的正义观念。宪政主义的这种观点,和论语所说的“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的观点如出一辙。

我本人对宪政的了解,开始于王怡写的系列电影评论文章,那些自由主义观念的系列文章对我来说是我思想改造的开始。王怡从一个自由主义者出发,在学术上走上了宪政主义的道路。“权利优先于善,自由高于民主”,这样的观念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出发点。

《宪政主义:观念与制度的转捩》,是一本学术性很强的书,里面的很多专业的词汇也许会让一个不关心法律的人感到陌生。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关注中国社会现实的人,这种隔阂就不会成为问题。更何况,在王怡流水般的行文中,我们处处能感受到王怡风格的智慧和幽默感。所以在阅读的过程中,枯燥感是不会有的,除了时时的拍案叫绝,我唯一的感觉,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羞愧难当。

2006.10.09

17 有用
1 没用
宪政主义 宪政主义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宪政主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宪政主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