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爱德十五岁

伊谢尔伦的风
2007-03-03 看过
“我十五岁的时候……”现在揣摩起这样的口气,已经觉得沧桑,幸而十五岁男生爱德的梦,我还能够设想。

在男生爱德十五岁的梦里,理当会有故乡的辽阔原野闪着金光。因为地球是圆的,所以它注定是所有旅途从奠基石到纪念碑的唯一始终。那里水草丰美,民风淳厚,白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美丽得像个理想,在旅人的记忆中永恒绽放。在那里他永远只是豆丁爱德,不用背负“天才”、“钢”这样沉重的名号。我们知道,荒川宏是清醒的女子,钢炼是个好故事,设定天马行空但不胡说八道,谜题疑团重重但不故弄玄虚,敌人层出不穷但不千篇一律,配角丰富多彩但不喧宾夺主,而最可贵的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预兆显示她有企图把这个故事发展成RPG——RPG的主角总是忙于通关,往往要在物是人非事事休之后,才会想起回故地凭吊。而爱德和阿尔的利赞布尔时刻在眼前鲜活,温莉和皮洛可婆婆的等待,也因此生发延展为更深更远的守望:好比背水一战时身后的那堵唯一能带来安慰的墙,是依靠与支柱,同时也是誓死守护的目标。

在男生爱德十五岁的梦里,也许会有战斗的狼烟烽火遥遥相照。前面说过,荒川是清醒的女子,所以钢炼是干脆的故事,反派从不靠悲惨往事获取读者同情,甚至连休兹的死都被描述得简洁异常,只剩下万里晴空之下罗伊脸上的一滴雨,和一句懵懂的“他们为什么要把爸爸埋起来?”。像爱德那样,少年被迫走上征战之旅的故事,漫画里从来都是有的,但因为担了“被迫”的名份,主角们就难免要成天哭哭啼啼或者“不要逃不要逃”,要么就是一副大人都有罪的“众人皆醉我独醒”嘴脸,所以爱德被质问“你为什么不能多相信大人一点?”时的心情与之后的反思,就显得尤为珍贵。在看不见尽头的战斗中,信赖与默契并不是只限存于背靠背的战友之间,并不是非得维系在旦旦誓言。偶有交集的两条战线之间默默的彼此呼应与支援,份量不少,距离正好。爱德和罗伊嘴上斗气,其实心里都知道。

在男生爱德十五岁的梦里,一定会有旅行的诱人呼唤响彻天际。虽说浮藻在把深潭伪装成草地的同时也掩盖了它所有真正的美丽与危险,未曾亲历者眼中的那些浪漫词汇诸如“流浪”“远方”“旷野”“行走”之类,都不足以说明长途旅行平凡琐碎令人疲倦的现实:舟车劳顿的腰酸背痛,水土不服的上吐下泻,天气无常的狼狈不堪,人情冷暖的瓜葛纠缠……而克服一切的人才有可能经历所有美景,又或者一无所获。但即使如此,旅行依然是对少年最大的诱惑,一张未知的地图就能让人血脉贲张念念不忘。你知道,目的固然重要,但如果只在乎结局,过程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在漫漫的旅途上,总有那么一天,“钢”这个称号所代表的将不再是人造的肢体,而是强大坚韧百折不挠的心。于是世界广袤,星河深远,地平线无穷无尽,一路回忆撒下一路花海开放在生命里,填满他深浅不一的每一步足迹。

只是在所有设想的最后,我还存着最细微的私心:男生爱德十五岁的梦,其实应该很简单,出现最多的,也不过是被巨大的牛奶瓶追杀,或者好好锻炼,天天长高,而已。
72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9条

查看全部19条回复·打开App

鋼之鍊金術師 1的更多书评

推荐鋼之鍊金術師 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