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资质 余墨飘香

湖都
2007-02-28 11:27:37 看过
陆谷孙,陆老在当今英语教学和研究领域可谓“泰斗”人物,陆老从1970年开始《英汉大词典》的编纂工作,一直潜心专注于英语辞书的编写。几十载春华秋实,陆老“躲进小楼成一统”,从《英汉大词典》的初版本,《英汉大词典补编》,《牛津高阶学生英语词典》,到译文出版社出版的《英汉大词典》新版本,无不凝结着陆老的智慧、心血及对年轻一辈的殷切期望。
陆老也一直是我尊敬和仰慕的学术大家,因此当拿到陆老最近新出版的《余墨集》时,心中不禁油然而升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心想须挺直背脊,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好好研读。谁知读着读着,整个人的感觉却十分放松和愉悦,不由自主地沉浸在陆老的文字魅力之中。仿佛不经意间饮下一杯醇酒,因事先没有防备反而醉得更深。于是便一页接着一页,一篇接着一篇地读下去,欲罢不能,原本打算花一个星期时间慢慢地读完的书,哪料不过大半天时间便已读完,而且觉得齿颊留香,脸上还真挂着被书中幽默所感染的微笑。
待一口气将书读完,我才掩卷细细咀嚼其中的滋味。书中有陆老多年来的阅读心得和为一些书籍、辞书出版所作的序、跋,有对时事、见闻的评论,更有回忆往昔岁月的所想所感,同时还收录了陆老的一些演讲、通信和日记类文字。开篇的“莎学拾零”中陆老列举了诸多将莎学这门学术研究产业化的现象,痛心疾首地感到对莎学的“研究”蔚然成风,然而真正有耐心,有恒心读莎翁原著的人却越来越少。这不禁使我想起了红学研究在中国的“热炒”现象,对《红楼梦》及曹雪芹其人的种种探究已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体系,其中不乏真正搞学术研究者,然而却也存在许多借“红学”之名大行商业化之道的人,无怪有人感叹:生在十八世纪的曹雪芹却在二十一世纪养活了一大批人。
陆老说:幽默既是调剂,抚慰和娱乐,更是宣泄和排遣。(《关于幽默的断想》),《余墨集》中的幽默也是俯拾即是,陆老有时是一位友善的智者讲诉一个个墨色的幽默故事,让人笑后却感到其中的无奈,如陆老在《行情》一文中说自已“夹在香港友人和学生中间”是个多么迂拙的撮合人,我却从中读出陆老深感“全民皆商”、甚至连大学校园也弥漫浓厚功利空气的悲哀;有时陆老的笔墨辛辣酣畅,令我不禁击节叫好,如《一封没有发表的信》中,陆老用“放鞭炮以求开张大吉,那是国权路上生煎包子铺小老板们的作为”来批评一些高等学府行政管理人员的可笑行径,是那样犀利和畅快。我真无法找出比这个更形象更贴切的比喻了!“浮世杂感”一章里,一篇篇杂文,幽默灰谐、短小精悍却寓义深切,如一个个小音符构成了一篇动听的乐章。
然而读完《余墨集》,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陆老回忆他在复旦求学时的几位恩师的文章。在《秋风行戒悲落叶》一文中,陆老回忆了与复旦多位师长的深厚感情,特别是一些对他们习惯和细节特征的描写,使这些老一辈老师们治学和为人的风骨,他们对学术理想的执着追求,对学生后辈的拳拳教诲,以及他们在特殊年代里的苦中作乐、坚忍不拔,无不跃然纸上。
我想,一部好的散文集,是浑然天成之物,非斧凿雕饰而成,因为它最能体现作者的性情本性,从而更使读者产生共鸣甚至震憾。也许正缘于此,陆老书中的有此章节,让我一读再读,回味再三。而有些章节却不忍卒读,如悼念徐燕谋教授及遥祭葛教授的文章,字里行间的深切哀思,令我这个对这些老“教书匠”素未谋面的研究生,也扼腕叹惜,潸然泪下。
《余墨集》虽如吴中杰先生在序言中说的是陆老“用编纂辞书、撰述讲义的余墨所写,但是分量不轻”,应该说陆老的寄情之作,每一章每一篇都体现着他的人生感悟和人文情怀。同时,对于我来说不仅从书中分享了陆老的人文精神,还使我自身的学习处世得到启发和教益:书中说的为英语而学习英语,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也是传播文化的媒介,为我日后的英语学习之路,打开了四面窗,窗外风景一片独好。陆老在书中还劝年轻人要“戒浮躁,去矜饰,除喧杂,远嚣尘”这对正处于一个纷乱复杂,飞速变化的时代里的人,“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保持心灵的宁静独立,守住自身精神家园的底线是多么的重要。
3 有用
1 没用
余墨集 余墨集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余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余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