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小巫新书——《跟上孩子成长的脚步》

(郴州)帅帅妈妈
2007-02-11 看过
   新书延续了小巫的一贯风格——透彻的分析、严密的论证、大量的引用和深厚的心理学背景。
   相对前三本,这本阐述的问题更多、涉及面更广,而且事例更详细。
   新书内容比较杂,没有清晰的连贯性,我就分章评论。

   从第1页到95页,基本可以不看,它很正确,也很重要,只是过于宏观,难以消化和理解。
   其中对诵经运动的公开批判,值得称赞。曾经有一位老太太,打听到我是推广儿童文学的,特意找到我,极度虔诚的向我推荐诵经法,并热情的执意留下一张诵经书单,强烈建议我购买,并传播,让我哭笑不得。

   中篇是关于儿童文学、关于手工、关于兴趣班。

   小巫在香港购书的经历,足以让大部分妈妈嫉妒的要死,因为国内绝对找不到可以这样痛快淋漓的童书购买处,唯一只有北京的蒲蒲兰绘本馆,还有几分选择的余地,但两相比较,品类仍是差的太远。
   可能因为其购书的便捷性,让小巫对国内的儿童文学现状不太了解,竟发出“多亏了政府的开放政策,中国的孩子们得以接触世界各地优秀的儿童文学”这样的奇









...
显示全文
   新书延续了小巫的一贯风格——透彻的分析、严密的论证、大量的引用和深厚的心理学背景。
   相对前三本,这本阐述的问题更多、涉及面更广,而且事例更详细。
   新书内容比较杂,没有清晰的连贯性,我就分章评论。

   从第1页到95页,基本可以不看,它很正确,也很重要,只是过于宏观,难以消化和理解。
   其中对诵经运动的公开批判,值得称赞。曾经有一位老太太,打听到我是推广儿童文学的,特意找到我,极度虔诚的向我推荐诵经法,并热情的执意留下一张诵经书单,强烈建议我购买,并传播,让我哭笑不得。

   中篇是关于儿童文学、关于手工、关于兴趣班。

   小巫在香港购书的经历,足以让大部分妈妈嫉妒的要死,因为国内绝对找不到可以这样痛快淋漓的童书购买处,唯一只有北京的蒲蒲兰绘本馆,还有几分选择的余地,但两相比较,品类仍是差的太远。
   可能因为其购书的便捷性,让小巫对国内的儿童文学现状不太了解,竟发出“多亏了政府的开放政策,中国的孩子们得以接触世界各地优秀的儿童文学”这样的奇谈怪论,殊不知,恰恰相反,因为政府的无知与短视,严重阻碍了世界优秀儿童文学在国内的普及。现在国内最大的两股推广优秀儿童读物的力量:一个是台湾的信谊基金会;另一个竟是日本的白杨社(蒲蒲兰)。真的很可笑,很荒唐。

   小巫标榜从不看翻译过来的书,这又让我不安了。有条件的极少数中国家庭,的确可以这样,因为未经翻译的原汁原味书籍,确是最好的选择。但大量翻译书的引进,才是普及优秀文学唯一的可行方法。

   对无字书中啰啰嗦嗦的分析、错误百出的导读,小巫一眼就看出了其画蛇添足的本质。

   却不知,这个“足”却是非添不可的。为什么?因为“国情”(又是这个令人讨厌的东西)。优秀的儿童文学,尤其是优秀的图画书,在国内一直是滞销货,相对那些每年几十万种的垃圾儿童读物,其销量绝对是微不足道的冰山一角。在这种恶劣的特殊国情下,专家导读、分析、评论、吹捧,甚至煞风景的去挂一个教育功能的狗头,都在实战中脱颖而出,成为推广优秀童书的基本战术,且屡屡被证明有极其良好的销售推力。这又是一个荒唐的事实:在这个绝大多数父母还没有对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启蒙的阶段,以专家、权威的身份去画蛇添足,的确是有其存在的特殊意义。(拜托梅子涵等名家们,以后工作时多点职业精神,可不要屡屡犯下这等低级错误,那就会好心办坏事了)

   小巫自制的玩具真的很漂亮,即使我们这些受华德福教育影响的都无法做到如此充满童趣、如此丰富多彩。这篇短文,可能会改变很多读者对手工的认识,至少我本人已经立誓要将手工进行到底。

   小巫一直是坚定反对兴趣班的,这可以从前几本书看出来,这次只不过用较多的篇幅进行论证,想来是因为兴趣班的问题在国内遗祸太大,才让小巫不能不如此重视。(本人一向反对兴趣班,所以没有太多的感受。小巫关于脑科学的论述,实在让我看了头大,不由的想起亲爱的巴豆关于脑神经的那些“经典巨言”)

   特别有收获的,还有那篇“和孩子一起学习”,的确很实用,很让人开窍。

   到了下篇,突然来了个大转折。
   那些首次披露的惊心动魄的事件与冲突,让我想起那一段曾经迷惑的历史。虽然早就听过风言风语,却没想到真相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恶劣与粗暴,可以理解,小巫在这几年一直隐忍的痛苦。(会不会是因为这种恶劣的情绪,集结在心,诱发了那场可怕的疾病?如果有这种可能,一定要向它们索赔)

   现在的“X幼儿园”早就不是当年的“X幼儿园”,曾经的辉煌早就一去不复返了。念在“艾园长”对国内新式教育的贡献,我这个小巫疯狂的Fans,还是给它们保留最后的尊严。(删除500字)。

   在这些足以警醒所有幼儿园、幼师的曲折情节中,本书的真正精华开始浮出水面。

   小巫第一次完整的提出了“强势儿童”与“弱势儿童”及“啄序”概念。
   人生而平等,但决不是人人一模一样。
   孩子的世界仍然要遵守自然的法则:在孩子群中,人人承担不同的角色,天然的形成内部的稳定与平衡。强势儿童会占领“首脑”地位,拥有领导风范,带领其他孩子;弱势儿童或跟随或联盟或孤立。安排好了啄序,孩子们心安理得地接纳自己的自然位置,相安无事。外、中、内三种位子互相牵制、互相依赖,缺一不可。

   那些认为幼儿园里面,应该是人人相亲相爱、彬彬有礼、互不干涉、和谐平等、没有领袖、没有冲突,这完全是世外桃源般的幻觉。
   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能开朗、大方、活泼、强壮、合群,具备领袖潜质,在任何一个群体中都能游刃有余。可惜,这只是一厢情愿,每个人都有其天生的性格与特征,不可能人人强势、人人外向,这是不以成人意志所改变的法则。

   可惜,太多的人无法接受这个真相,固执的坚持要孩子完成自己在成人世界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永远强势、在任何交往中永不吃亏。
包括太多的幼儿园,都无法理解这个最浅显的社会法则:打击强势儿童、扶持弱势儿童,强行制造人人温顺服从、千人一面的没有任何冲突的虚假和谐。

   顺应孩子的天性,本就包含这个基础:顺应的应是孩子本来的性格,不论它是不是父母所认为的最好的性格或最有生存竞争力的性格。

   很小的时候,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哆啦A梦(机器猫)里的大雄和仗力欺人的技安、势力眼的阿福是朋友呢?大雄居住的是城市,并不是封闭的小乡村,他应该有足够多的伙伴选择余地。
   现在我明白了,这并不单是对大雄的疑问,实质是对自己在伙伴群中一直处于非领袖的弱势而耿耿于怀的忧虑。这种忧虑自然而然就转嫁到对帅帅的教育中去了,造成了多少错误而不自知。如今,心结轻轻的解开,深藏心底的“强势”梦自然烟消云散。

   真心希望更多的父母能更深入的理解这一法则,即使你能比哆啦A梦拥有更多的秘密武器,也不能替代孩子构建最完美的性格。

   除了以上的内容外,新书还有一个亮点,就是对薛涌的推荐。薛涌是个奇人,其言语极其犀利、观点极其独特,对政治、对经济、对教育都有一些透骨般的见解。虽然没有黄全愈那样对中美教育(尤其是幼小教育)那么精通,却对教育背后那看不见的体制与文化内涵,有更宏观的理解,这是大多数教育专家都无法理解的更深层。
   特别推荐《精英的阶梯》(这本书书评下次再发),其它的著作,相对于普通妈妈来说,可能政治性太强了,阅读上会有很大的难度。

   每个人背景不同,从同一本书中得到的自然不同,各取所需,想来也是一种读书的较高境界。

   感谢小巫,这个可爱的、优雅的领跑人。

                                            (郴州)帅帅妈妈
                                                      帅帅爸
                                                  2007/2/4
2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跟上孩子成长的脚步的更多书评

推荐跟上孩子成长的脚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