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书摘

核桃·兰花草
2007-02-04 看过
水泡泡在小溪里滚动着
它们都流去了哪儿啊
小孩问妈妈说:
这条小溪好可爱哦
可是流过去的水什么时候流回来呢?

「我认为一个人老了,逐渐丧失记忆是必然的,这样我们才会体会到,我们之所以活着,乃是因为有记忆的关系,没有记忆的生命就不能称之为生命了,就如同没有表现能力的智能不能称之为智能,道理是一样的。记忆是一种凝聚力,一种理性,一种情感,甚至是一种行为,没有记忆,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

「路易斯对动物特别有爱心,事实上,我们家里养的所有宠物几乎都是他在照顾饲养。在他后来拍的《比里迪亚娜》这部片子里头,有一场戏是一条狗被绑在一辆马车旁边,跟着马车一路奔跑。我哥哥在拍这场戏的时候心里很难过,感觉于心不忍。那天我在现场看他拍戏,他要我去买了一公斤的肉给这只狗吃,也顺便分了一些给附近的野狗。」

「再来我要谈到我的闹酒经验了,我年轻的时候很喜欢闹酒,总觉得闹酒狂歌是很刺激很过瘾的一件事情。我在好莱坞的时候,有一次卓别林为我和两个西班牙朋友举行一个狂欢酒会,他还特别邀请了三个浪荡的女孩来助兴,大家准备好好闹一场。结果那三个女孩一来就为了谁要先和卓别林玩而争吵起来,最后弄得大家不欢而散。」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觉得爱是伟大的,足可左右我们的人生。透过爱的力量所带来的亲密感、征服感,以及拥有干,我们可以超越世俗的羁绊而成就伟大的事业。今天,如果我能够相信人们所说的这些,那么我认为爱应该是一种信仰,然而,在某种范围内,它却又是一种稍纵即逝的东西。许多人以为爱是一种历史现象,也是一种文化幻觉,爱可以分析,可以研究,而且可以治疗。
我的看法则不然,我们并不是幻觉的牺牲品,爱是具体的产物,听来有些奇怪,但我们过去在爱,今天亦然。」

「我还记得我曾经被萨德的遗嘱所震撼过,他在遗嘱上交代他死后要把他的骨灰撒遍地球各个角落,希望大家以后能够忘却他的著作和他的名字。我自己也希望能够这么做,死后的悼念仪式不具任何意义,如同名人死后给他雕像以凭供追忆怀念一样是没什么意义的。我总觉得这世间只有一样东西是真实的,那就是遗忘,任何事情到了最后一定都会被遗忘的。」

「路易·马卢在他的处女作《死刑台与电梯》一片中,首度向世界介绍珍妮·摩露奇特的走路姿态。我自己一向喜欢看女人走路,珍妮·摩露的走路样子更是吸引我,所以和她合作拍摄《厨娘日记》带给了我很大的乐趣。她走路的时候,双脚微微抖动,呈现了某种张力和稳当的感觉,真是好看极了。她同时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演员,我根本不需要指导她什么,她能够很自然的在摄影机面前表演出我所期待的样子,她对她所饰演的角色甚至了解得比我还要多。」

「我已经有四年没有看电影了,因为我的眼睛和耳朵实在已经不管用了,而且,我不喜欢上街,因为害怕交通和群众。我从不看电视,有时候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半个访客,我就感觉自己被遗弃了。有时候,会有某个多年不尽的老朋友突然来访,然后一个接一个不断地来。起先是曾经和我合作编剧的阿寇瑞沙,接着是伊巴利沙,一个很杰出的导演,他一天到晚都在喝法国白兰地酒。然后是朱利安神甫,他是现代多明尼教会的神甫,同时也是个很出色的画家和雕刻家,而且还拍过两部非比寻常的影片。他常和我谈到信仰以及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但每次都会碰到我无神论的铜墙铁壁,他会说:“路易斯,我认识你之前,我对神的信仰多少还会有些动摇,但是和你谈过几次话以后,我发觉我的信仰更加坚定了。” 」

「我慢慢接近我的最后一口气,这时候,我常常想像一个最后的笑话。我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我召来一群朋友,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无神论者,我同时也召来一位神甫,为我做临终前的告解,我的无神论朋友们讶异不已,我向神甫忏悔并要求赦免,最后全身涂油,然后我翻一个身,断气了。

问题是,在那样的时刻里,我有勇气开这个玩笑吗?

只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要离开时,还有那么多事情还在继续着,好像长篇小说连载了一半突然中断一样。过去几十年来,这个世界变化这么大,发生过这么多事情,我死了以后,将看不到这个世界继续变化,继续发生别的事情,这将会是一大遗憾。坦白讲,我虽然很讨厌新闻界,但我死了以后,每隔十年我会从坟墓里爬出来,除去买些报纸,夹着这些报纸,静静地溜回我的坟墓,在另一段长睡前,好好读一下这些报纸,知道这个世界这些年来到底发生了哪些灾难,而我此刻正躺在我的棺材里,既安全又舒适。」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我的最后一口气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最后一口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