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和其他的时间

于是
2007-01-23 看过
想像和其他的时间
于是
        
显然,我的标题是一次模仿。没有看过《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的人可能永远觉得这个词组难以理解,并且貌似有歧异语病。但读过的人都会轻而易举回归这项由“时间”导引的想像力空间——说“回归”也是一种逻辑语病,因为所谓太古、或其他想像力创造的文字世界并无确实所在,你毫无“回归”的可能、或起点。

        作家朵卡萩是借用“太古”和村落中三代人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神话传说来重述民族性,并以超凡的冷静态度记录了两次世界大战对波兰民族的创伤,太古虽然是不存在的,但太古所凝聚的每个人、每株树、甚至鬼魂的故事都太真实。

这本书之所以有如此怪异难懂的名字,源于作家巧妙的构思,用84则小文串起人生和信仰,每一则都以“XXX的时间”为标题,这令你发现,不止是人类有时间,椴树、小咖啡磨、房屋、游戏都有各自的时间,世间万物万事都有生命。

这本书虽然有小说的核心,但叙述却是优美而哲理的,“若要思考就得吞下时间,把过去、现在、将来和它们持续不断的变化化为内在的东西。时间在人的头脑内部工作。人的头脑之外任何地方都没有时间”——每当读到此类句子,阅读就会变得更有趣,促动读者走神,去想一点比故事情节更有意义的内容。

当市场青睐哈利波特之类的奇幻大作时,这类幻想之书似乎显得不起眼、默默无闻,既不走奇幻路线、没有魔法和妖孽,也没有英雄,而是因哲理、善良、寻根的意愿所生发的平凡现实故事。波兰的朵卡萩用本国精妙的文字在神话、现实和历史的烙印中徐徐默默地摸索,跨越了国度、语言和年代,列在我冰凉的书架上,像个长途跋涉、难得有伴的流浪者,带着童话的纯朴、寓言的犀利。

作家奥尔嘉•朵卡萩除了这本《太古和其他的时间》,还著有《白天的房子和黑夜的房子》,获得两次波兰权威的文学大奖“尼刻”(Nike)奖,对于诺贝尔迷信崇拜者而言,多欣赏一些小国经典是相当珍贵的体验。

正如大江健三郎在文论中说的,想象力就是创造力。人类的想像力妙不可言,幻想所走的路线越是偏离现实、也就越能超越现实,而且,就这次阅读来看,想像是不分国界、性别、年代的,想像力自有其神性或人性的生命力,在“想像力”这一点上流传下来的世界,很可能是人类自诞生以来最奇妙、最深刻的时间之总和。
2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