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髦的中产,尴尬的阶级

暂停
2007-01-12 看过
关于中产阶级的神话来自遥远的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曾说,“惟有以中产阶级为基础才能组成最好的政体”,他观察希腊诸城邦,较多中产阶级分享较大政权的平民政体,比寡头政体更安定持久。直到现代,欧美发达国家新中间阶层在“白领革命”中壮大,社会矛盾渐趋缓和,帝国主义进入“垂而不死”的阶段。
改革之初,吾国精英人士对蒙头只搞经济、富了以后民主与自由自会降临的乐观说辞言犹在耳,仿佛随着民众收入的增加,中产阶级已然出现,“洋葱头”式的社会稳定结构必将形成。于是当百姓在教育、医疗、住房负担的重压下无奈懊恼之际,有人直言,认为这将导致中产阶级的萎缩,不利于国家稳定云云。
其实,吾国的中产阶级何曾出现过哪怕一天呢?经济发展催生了部分中等收入人群而已,充其量可称为中间收入阶层。看过《中产阶级文化的起源》,这部着力梳理17、18世纪之交英国中等阶层向中产阶级演变的力作,有助于我们更透彻地认清现状:就像一个因种种复杂的“家情”依然不富裕的人,出于难以克制的羡慕,装作自己已经是一个富人那样谈论生活,谈论自己的忧虑,却忘记了要成为富人先要劳动,去做买卖、开工厂、找矿藏,然后才能拥有富人的烦恼。有那样的一个瞬间仿佛在梦中出现,红白两队都采用高举高打的战术,球被踢来踢去始终不落地,黑压压的观众是迷惑而寂静的,不知终场哨声何时响起,仿佛皮球将永远在头顶飞行。
该书大体勾勒出与英国近代工业革命和社会转型同时,地方新兴的商界和专业界人士如何形成一套新的社会关系、新的经济实践和新的嗜好和欲望,即形成新的文化;凭借这种文化,他们在公众领域和私人领域中逐步把自己与其他社会集团区别开,“公开宣布自己作为一个阶级在世界的存在”。竞争伦理、谋利动机和经商欲望是这个阶级的鲜明特征,在政治上他们开始谋取地方和议会的政治权力。
敏锐的读者自会注意,本书用力最重也最富成果之处,在于分析中等阶层向中产阶级的关键性转变,约翰•斯梅尔(本书作者,美国历史学家)用“结晶”一词来形容一个阶层从无意识的变迁到最终有意识地理解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并公开表达阶级意识的过程。他强调阶级形成的“结晶化”是一个集体行动过程,其中一个细节是,“自愿团体数量的激增,既为早期中产阶级政治抱负的展示提供了诸多场所,也为他们形成中的阶级意识提供了兴奋点”。
不妨作一反向设想,如果当年英国经济腾飞之时,国家权力无所不在,新阶层不被准许在报纸上公开批评贵族和封建土地主以确立本阶层的认同感,不被允许开展自行组织的维权活动,对社区公共事物的参与热情被以“这些事你们都干了,还要政府干吗”为由打压,历史学家将去何处搜寻所谓中产阶级的文化呢?
在斯梅尔的分析中,我们看到当年的英国中产阶层怎样挪用社会已有的各种文化概念打造自己的文化认同感,因为与其他阶级不同,中产阶级必须在权贵与劳工之间挂出自己的招牌,向上,他的文化要与权贵相区别,向下,要与劳工阶级区分。斯梅尔并不讳言中产阶级文化上的矛盾,面对劳工阶级,他们主要依靠挪用“文雅”的概念使自己与众不同,面对贵族、地主,他们又以鼓吹节俭、道德的姿态出现在报章上,在批评、讽刺贵族的众声喧哗中确认自己这个阶层的价值观。
我国的“中产阶级”,基于共同经济利益之上的政治诉求无从形成、汇集和表达。所谓文化,大多还在疯狂补课——怎么从葡萄酒里品出法国南部阳光的味道,媒体为这一人群度身定造的文化产品,基本类型是各种生活、商务信息加上一股不变的时尚符号散发的空洞气味——当然,这反应出的并不只是中产阶级没有文化,而是一次买了两只猪头:一个职业团体与一个社会阶层彼此相称,即传媒工作者与“中产阶级”都没文化。如果硬要归到一类里谈论,按照媒体从业者的收入档次,大致可以说是“小资”与“中产”都还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挣扎着。
今天在中国谈论中产阶级,正如斯梅尔在书中提到的语言学意义上的分析,来自别国历史的经验左右了我们的交谈用词、谈话方式和问题意识,其实,我们还根本没有自己的成功实践呢。在方生方死的概念洗礼中,我们终于站在了实践的门槛上。
或许还要许多年我们才会看出门道:熟悉所有命运的人,有一种命运最熟悉他。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中产阶级文化的起源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产阶级文化的起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