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好在哪里

把秃猛可
2007-01-09 16:52:18 看过
  缪钺讲,叶女士的学问贯通中西,我倒不这么认为。

  叶嘉莹讲诗词,仍然走的是传统一路,还是在使用风骨、气韵、意境这些闪烁而含糊的名词,以及人名+形容词的简单判断句结构(像李白飘逸而杜甫雄浑)。
  如果说学贯中西就是分析中古诗词是能插进几句英文单词的话,如今的中小学生要厉害得多了。

  叶嘉莹的优势根本不在治学方法上,而是在其小说家般体察人物的细腻心思,就是说,她在固有的知人论世这条路上,以其敏感和细致走得更远了些。
  譬如她分析杜甫赠李白的一首绝句,就洋洋洒洒上万字,读者看到篇幅会猜想一定有来自西学训练下文章的体系、严密的逻辑,肯定大别于传统诗话琐屑破碎的念头零星。其实呢?正好相反,这篇文章跟西方的新批评或者结构主义结构主义的文学批评论文全无相关,她只不过将诗话这种言说方式的篇幅扯大,完整,流畅,体察细腻,但仍然是诗话,仍然是读过后叫人对原诗拍案叫好,可掩卷而思时仍然不知道好在哪里的传统诗话。

  我倒不是说西学方法比传统的好,只不过想声明,对这一代人学贯中西的评价似乎有些泛滥。学贯中西这四个字是误导,因为既没有标志出西学的特点出来,也没有体现传统方法的优势。这种学术评价,只说明批评者及不通西也不贯中,实在是狗屁不通。

  再回到原书,经叶女士这样一梳理,诗词阅读中很多膈仄处便通畅了;这种梳理必然是借着自己的许多发明,都很有意思。
  大概中国历来缺少这样心思细腻的的女学问家吧,所以传统的文学批评没走几步,就再也使不上力气了。
15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迦陵论诗丛稿的更多书评

推荐迦陵论诗丛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