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不复梦周公久矣!

须臾之间
2007-01-04 看过
老实说,严耕望的这本书我原本是不知道的,即便是严耕望这个人,也孤陋寡闻更不得知。只是在写吕思勉诚之先生、钱穆宾四先生的书评时,方才从网上搜到不少观点皆引自该书,确实也深得其味。于是遂而购下,束之高阁,姑且异日观尔:)

全书三大部分,治史经验谈、治史问答、钱穆宾四先生与我,约莫各占三分之一的篇幅。其中,治史经验谈讲的是如何做学问,包括方向的明确、题材的选定、文体的选用等等。就我个人而言,怕不会有真正做历史学问的机会了,最多不过是个爱好者而已,想来大部分同学恐皆如此,因此,也就不甚细读。不过,该部分最后“生活、修养与治学的关系”一节,到不可不略有提及,非常值得品味,这在世风浮躁、人心思变的刻下,更加显得颇有意义。做学问首先是做人,而做人则包括心理和生理两部分,任缺其一行事便总不得顺畅了。对此,严耕望先生的座右铭是“工作随时努力,生活随遇而安”,深得先儒意蕴。众位切莫要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为古人迂腐,其实乃人生有为之一境界矣!大凡想成就一项事业,总离不开这些精神,无论顺境逆境,不骄不馁的做好手上的工作,对未来总是有帮助的,起码这番努力的心境,便是最不可多得的优势。此外,“持之以恒”、“失败是成功他妈”之类的话,似乎有老调重谈、乏善可陈的嫌疑,须知纵观秦皇汉武、蒋公毛祖,乃至域外之爱迪生、诺贝尔,皆无不如此。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不过少做些浮云遮望眼的事情罢了——共勉共勉!

在第二部分治史问答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严耕望先生对近代史学大家的评述,他 “认为前一辈的中国史学界有四位大家:两位陈先生(陈垣援庵先生、陈寅恪先生)、吕思勉诚之先生与业师钱穆宾四先生”。在近代,陈寅恪先生名声尤大,被喻为“旷世奇才”,我观《寒柳堂集》、《金明馆丛稿二编》,确实考据艰深、才华横溢、世所难及。更是因其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落到了实处,在马列横行的年代“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虽抑郁悲观,却到也落得个平安,不可谓不是个奇迹了。先生以瞽翁之年而成洋洋七十万言之《柳如是别传》,以寄“悯生悲死”之情,自谓“不为无益之事,何以谴有涯之生”;作书之情,足与太史公愤而为《史记》相比。只可惜,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严耕望评曰“既发愤著书,何不上师史公转悲愤为力量,选取一个重大题目,一抒长才,既泄激愤之情,亦大有益于人群百世;而乃‘著书唯剩颂红妆’,自嘲‘燃脂功状可封侯’耶?”实乃至评也!

这部分专门有一节,用来对吕思勉诚之先生做专评,曰“吕书周赡绵密,可谓是一部近乎‘方以智’之作”,此诚然也。吕思勉的书,粗读起来确实比较“乏味”,跟我们自小学的历史书有得一比,甚至提到“有一位朋友批评诚之先生的著作只是抄书”!不过,只要细读下去,便全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了,真正如严耕望评的那样,“他实有很多创见,只是融铸在大部头书中,反不现露耳”!其实,吕先生的书也不尽然如此,最近在看《吕著三国史话》,此是先生留给后人的惟一一部通俗历史读物,那也是观若说书、意气盎然的了。可见,先生并非不能如此写作,不过是拘于做学问,难有“闲情”而为罢了!此书的出版说来颇有值得感叹的地方,若不是《易中天品三国》风风火火,只怕也难以借势而出啊(此余绝无对易中天先生有任何绯意之心)!最近,因故去了一趟诚之先生曾经任教的华东师大,作为该校的两位国家一级教授之一,在学校展框中却几无说明;反倒是另一为一级教授、也是首任校长的孟宪承先生介绍良多,并多为纪年诞辰。我顾不知何以如此,但以诚之先生的成果,似乎不应当如此,或许人如其文,与老先生过于“迂腐”有关吧!联想当今,重商轻文、媚官恶俗,学界浮躁、急功近利、甚至沽名钓誉者大而有之,不禁感叹“道之不行也久矣”!

严耕望曾师从钱穆宾四先生,并在赴台后,多有交往,想来这也是书中用三分之一强的篇幅及此的原委。钱穆老先生也是近代史学界了不起的人物,成名作《刘向歆父子年谱》灭了上至康有为、廖平,下迄顾颉刚、钱玄同等人的不经疑古之论,解决了近代学术史上的一大疑案,这在当时意义尤显重大,而凭的却仅仅是一部《汉书》。由此可见,书放在那里,人人皆可读之,但却未必人人能读出东西来了!再往下说,就非得说到宾四先生的《国史大纲》了,书前一篇《引论》,洋洋洒洒二万字,实乃蔚为大观,陈寅恪赞为“近世一篇大文章”实不为过矣!凡是疑古者,钱老先生的书,都永远是高擎的大旗,指引拨开怀疑的迷雾,强烈建议大家都能去读一读。

不知不觉,写了废话这许多,想想现在的书榜,历史方面的好书真的太少太少;读读严耕望的这本书,里面提到的名家名作,能有时间看的话,尽量看看吧,也聊算是一个广而告之了!
55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怎样学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怎样学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