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国同性恋运动及其对立面斗争的分析

kaantata
2006-12-27 看过
对美国同性恋运动及其对立面斗争的分析

内容提要: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开始,在美国一系列新社会运动的成果影响下,同性恋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权利的政治追求。在几十年间他们获得了政治上很大的成功,但也遇到了很大的挑战。本文试图给他们及他们的对手的策略及实施给一个连贯性的叙述。
关键词:gay and lesbian movement the Christian anti-gay counter movement

一 同性恋运动发生的历史背景

二战后美国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快速变化,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和战后婴儿潮中的那些婴儿在六十年代已经成为青年,大城市的膨胀,这些导致传统的政治忠诚的减弱,和城市化带来的人的地位的多元化一起导致的自我强调一起,促成了对旧的文化价值的冲突(旧有的美国文化实际是以小城镇的文化为基础的)。这种冲突在两种背景内增强:
1) 冷战使得美国政治在保守层面上自我指认,使得冲突更可能发生
2) 世界范围的意识形态大爆炸,给冲突的人提供了另外的选择
因此在60年代,美国爆发了一系列的新社会运动(new social movement),他们在进行
打破了旧有的阶级为基础的社会运动模式,而以种族,群体认同,宗教,性别为基础,聚焦的问题在社会价值,团体存在,人权,不是以改变社会的政权方式为目标,而是改变深层的生活方式,这点从第二波女权运动(second-wave feminism)可以看出来
并且此时,新左派运动并没有完全消失,新左派的意识形态是反抗的群体加以利用的好材料,他们松散的组织也为任何有共同目的,策略的群体加入它获得利益提供一种可能。
当时美国的文化已经撕裂,自由面临着重新定义,在它的空隙,一切可能生长。

二 同性恋解放运动

在1969年,“stonewall riot”发生了,当夜警方对一家纽约的叫stonewall的同性恋和transgender聚集的酒吧进行了例行突袭,这些同性恋对警方进行了五夜的公开抵抗,这次冲突使同性恋解放运动(gay liberation)浮出水面,很多同性恋者加入同性恋组织,并且成立了激进的同性恋解放前线组织(gay liberation front),这个组织很快蔓延到世界各地。在第二,stonewall riot发生一周年那天,他们在很多城市举办了gay pride parade,他们要求所有的同性恋都“coming out of the closet”,“to be a gay and a lesbian”(这两个是最著名的标语,他们采取了新左派的意识形态:
“改革可以使事情一时变好,法律上的改变可以让异性恋者减少一点(对我们的)敌意,多一点(对我们的)宽容 ——但改革不能改变异性恋者对我们的深层态度,认为同性恋比他们的生活方式低下,更坏的是,认为是一种病态的歪曲。要改变这种态度必须比它改革做的要多,因为这种态度扎根于我们最根本的体制里—父权制家庭。”
 (摘自gay liberation front manifesto,London 1971)
虽然是在英国伦敦的宣言,但这个宣言试用于整个世界的gay liberation front,通过这种激进的立场和行为,他们完成了个人认同(individual identity)的过程,他们认识到他们是gay and lesbian,他们是好的,至少和异性恋者一样好 ,这是同性恋运动中很重要的一点,他们通过相同的性取向,获得了集体认同(collective identity),这是同性恋运动动员的基础,但因为新左派运动的组织的松散,同性恋不一定认同新左派理论,gay liberation front用新左派理论本身塑造集体认同的努力很快失败了 ,gay liberation也很在70年代初结束。但它却带给同性恋运动很多有用的遗产:
1) 在这期间,大量的同性恋组织或社区的建立
2) Gay是好的,自然的,让同性恋去认识到他们应该选择同性恋的方式,而完成了个人认同
3) 因此同性恋者会加入到同性恋团体,这样的后果是一方面创造了同性恋文化或者说他们的生活方式,完成集体认同,因此他们可以一起反抗他们受到的歧视,争取他们的权利
4) 在激进的年代的做法使他们被人所知,成为日后争取成为法定的少数而拥有它的权利的基础
三 同性恋权利运动
     到70年代中期,激进的空气散去以后,同性恋团体认识到,他们并不能推翻现存的异性恋架构的社会,他们能做的不是破坏,而是在这个体制内争取自己的权利得到保证,这样更符合他们的切身利益。他们采取了美国传统的少数团体的政治策略:游说,协商,游行,在少数州和很多社区都取得了一些成果,包括通过就业,住房和其他机构的反歧视法令。在80年代44个城市或郡通过了civil rights的立法,另外52个法令在90年代前四年通过。
     四 对同性恋权利的反对
     虽然在1973年美国精神病协会把同性恋从心理疾病行为名单里移除,但普通人还是对同性恋有很强的敌视心理。 ,这个憎恨情绪有一个心理原因是害怕自己成为同性恋,“同性恋恐惧(homosexual panic)”,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人们更不认同的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而不是性取向:
“造成同性恋现象的缘由,也许是因来自英语上层社会的年轻男性,表示对父权及其传承的抗拒:这种父权是代表着对家庭和对社会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些来自英格兰的特权阶层的年轻人“不再希望承担父亲这个责任,对作为父权继任者这一角色的批判态度,他们不屑担负对国家命运的责任感。”
    以上是一个当时的美国作家对英国同性恋青年的描述 ,然后他说:“任何今日美国熟悉同性恋辩护的人,都会复认这种(英国上层社会同性恋青年的)态度。”还有的人认为同性恋的生活方式是非西方的,部落式的,会给西方文明带来灾难,尤其是AIDS盛行以后,持这种观点的人就更多了。
      同性恋文化之所以这样是有深刻的原因的,他们因为自己的性取向而只能在同性恋团体中获得的个人认同,但随着这种认同解释学的加深,他们必定要获得这个团体中的集体认同,又因为这种认同是在被周围的异性恋世界的压迫中和对其反面的祝圣中建立的。 这种认同必须和异性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相区别,他们必须凭空创造一种不一样的文化,他们因为没有文化的历史资源,只能拿异性文化不认同但却在其中存在的东西来做为自己的文化的一部分,对它们产生文化认同。这就造成了“gay nihilism”。这几乎是同性恋文化的先天缺陷,虽然他们群体中有人试图改变这种状况:“
                  自我约束的尺规
我不再尝试永远十八岁,而为自己的年岁。
我不再为自己而自我惩戒。
我不再一日饮酒过两回,我不再酗用街头药物。
我将有一份稳定有效工作,从而成为泛滥社会的一丁。
踏越过曾经的贫民同志身份,我将为超越自己的具有分量的事而活。
当直面实在的问题,我将诉诸于常规而不再是情感。
我将不再宽恕性实践,那些我认为伤到个体社群的实践,只因为他们也是同性恋
我将开始我的价值判断"
但问题是一旦使用异性文化的道德约束,因为以上所述的原因,同性恋认同感就没了,就好比人们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家,进去却发现那里父母不在已经换别人住了。
这就是很多人攻击同性恋的重要方面,因为他们认为妇女,黑人这些传统的法定少数派都有自己的文化,而同性恋根本没有自己的文化可言,怎么能算是法定少数派呢?甚至很多黑人因此认为他们利用了自己民权运动的果实,但他们不配得到。
因为同性恋是少数,而厌恶同性恋的是多数,在anti-gay chiristian movement1977年开
始形成后,他们成功的通过提案的方式在县,市,州的级别废除了很多已经开始生效的gay right法令。同性恋权利运动的成果受到威胁,这个反运动的目的是不让同性恋获得任何的政治权利。他们竟然在1992年九月通过了Colorado州的第二条宪法修正案,在这个修正案里,堵死了任何gay right ordinance成为可能的途径。
他们为了自己的策略需要,放弃了自己以前对同性恋教育,疾病,违反道德方面的职责,而是尽力把他们描述成不可以做为法定少数的人,也就是说他们权利不用保护,否则他们就获得了法律认可的“special right”,这种权力是对美国宪法的破坏,他们想把问题引到这上面,他们的论证他们不成为法定少数的逻辑是这样的:
他们通过一些他们用各种手段得到的数据让人们认为,同性恋群体是生活很宽裕的人的群体,他们已经掌握了这个国家人均以上的资源,包括政治经济方面,并且因为性倾向是不可改变的(他们故意这么假设的),而成为一个异性恋者不能进入的特权团体,而因此垄断了他们有的资源,因此他们不该有任何确认的gay right,具体的说来它的策略是:
ii)同性恋健康与权利的新语言是CR组织的核心论题,表现在以下方面:
它讽刺性的将同性恋生活描绘为特别富足;它抵制却依靠一些偏向性的假设;它的效力依赖它的听众相信性倾向是不可改变的—这是对CR当前位置的一种挑战
iii)对同性恋团体政治经济力量相关资料的散漫构建是无诚意的,并且经常不准确,容易产生误导。
iv)所以在进行当中,它借鉴并执行了反犹太人的意识形态。
v)CR组织在其反同性恋宣传活动中向种族压迫群众致辞,同时继续在别处为坦平种族不平等问题争取政策。
五 同性恋的反抗

     在这个时候适时出现了queer theory,它是以解构主义为基础的,它认为所有的文化都是被创造的,既然都是被创造的,那么就没有什么道义上的区别,只有先后的区别,之前确实没有同性恋文化,甚至同性恋是原来就有的还是被创造出来的性取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个同性恋文化,有了同性恋,它没有什么比异性恋文化和异性恋不对的地方。也就是说,在queer theory里,事物的合法性在于其自身而不在于它的来源。这样就为同性恋成为法定少数提供了新的基础,因为他们是存在的少数团体。
并且他们在争取权利的方式里改变以前的语气,以前的语气总是说“we”,现在是说”they,us”, 而且现在说的更多的”angry” ,上面所述的反运动使他们可以说自己使受害者,是受歧视的人,而使他们从过去看不见对手的状况到看的见对手。
Colorado第二条宪法修正案因为它阻止了同性恋得到保护的权利所以违反了联邦宪法中的“平等保护”条款,也因他们避免不了被歧视而触犯了“自由言论”条款。 并且gay right并没有给gay比给其他人更多的权利,gay是一种自然形成的人而不是一种行为,所以不是CR所说的gay right就是用保护一种不正当的行为。因此同性恋运动比他的对手更有利
终于在2003年,联邦最高法院宣布了一切sodomy law违宪,这是个比gay right更强的法令,也就是说gay right被最高法院所承认。没有人还会因为自己的性取向而被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但因为社会结构性原因,真正的反歧视其实刚刚开始。

   


35 有用
6 没用
性政治 性政治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7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性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性政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