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狐狸

黎盼
2006-11-20 看过
这一切发生在六年前,我从未向别人讲起过这个故事。故事发生在聚集着世界上最浓最深的思念的地方——撒哈拉,传说这里的每一粒沙子都是由一份思念化成,然后从天而降,一粒一粒,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于是就有了这相思泛滥的沙漠。

夏天的撒哈拉,单纯而热烈。蓝得透明的天空,可以使人望见天堂。浅蓝上抹着几笔白,棉花糖似的云,被太阳烘得融化,要滴下来。金黄色的沙子与金黄色的麦田绵亘到天际——这主宰的色彩于我并没有太多意义。爱琴海溜来的风,贴着我的耳根划过,如情人的私语,喁喁。

泛白的日子像一张纸,任由我涂抹而耗费。我没有必要煞费脑筋去研究如何节省时间,我会在空闲的时候逛到很远的一口井边喝水。古井无谰,藏在地的心里,不致于在如火骄阳与干燥季风的淫威下而顷刻干涸;井是大地的眼睛,看得见蓝天、白云和夜晚的星群。地有了井,所以心存灵气,鲜活清新。他们彼此需要。井口的辘轳班驳杂色,咿咿呀呀,讲述着岁月沧桑。一根年纪很大了的绳子——按辈分我应该叫他爷爷——沿着井壁磨出的凹痕垂向井底,通向了另一个未知世界。辘轳与绳子彼此依靠,供给路人得以延续生命的井水。

繁华剥落,留下的总是最本质的东西。

不远处有个玫瑰园,玫瑰们开得轻佻而放肆,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她们从来就不知道自己为何而生,或是生太短暂,她们不肯去考虑这无聊的问题。朝生暮死,在随时而来的风沙中香销玉殒。一条蛇来去匆匆,无影无踪,寻觅着可以在谁的脚背或小腿上释放一些毒液,否则他的牙会发胀。尽管他对此十分愧疚,然而别无选择。他穿着黄色的外套,与沙子一样的颜色,以保证自己的安全,游来游去。我与他们称不上朋友,只不过活在同一片土地上。

黄昏,我会在苹果树下看日落。晚霞灿烂得一塌糊涂,垂死的火球一下子扎进沙丘。我恍惚听见訇然坠地的声响,疑心那是他投进了撒哈拉的怀抱,然后获得了第二天的新生。入夜,我趴在洞口,望着深蓝夜空中缀着花儿似的星星,觉得他们在对我笑,铃铛似的笑声。

仰望星空的时候,我不知道哪颗星球是属于我的,或者我是属于哪一个星球的。一直看到群星隐退,只剩下天边的一颗残星时,我觉得那很像自己。在那遥远的小星球上,究竟有着怎样的世界?孤星在天上看着孤心,孤心在地上仰望孤星,天上人间,彼此脉脉,心有灵犀。

莫名地渴望,一次驯养。

于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苹果树下,那个小人儿——一个来自很远很远好小好小的星球上的小王子和我邂逅了。他有一双天空般的眼睛,深邃而透明和一头麦子似的金色头发,随风轻飏。他是那么的天真而又忧郁以及让人感动。我们有着同样的际遇,他寂寞,需要安慰;我孤独,渴望驯养。我们成了朋友。

他说他好喜欢看日落,尤其是和我并肩坐在苹果树下一起看日落。这时他会很快乐,发出铃铛般的笑声。晚上,他指给我看他住的那颗星球,可惜它好小好远,星星又太多了,我没法寻出来。但我仍点着头,噙满泪花,很幸福的样子。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看不见的。

我的生命里多了一种颜色:麦子的颜色,它让我联想起他金黄色的头发。涌动的麦浪就像那风中飞舞的金发,我也能看到吹拂麦穗的金色的风。我会在听到他的脚步声后愉快地跑出洞穴,那是和猎人完全不同的脚步声,满含柔情与善意。他驯服了我。

对于我而言,他便是宇宙间唯一的了。可他是那么善良的小王子,他必须回到他原来住的星球,星球上有一朵花,那是他的独一无二的玫瑰。我请求他离开我。“那你根本没得到什么好处!”他很替我难过。“不,我得到了好处!现在我拥有麦子的颜色了。”我很坚决,抑制着泪水。该得到的已经得到,该丧失的终究要丧失。

那是个好远好远的星球,他说这副躯壳太重了,他不能带它走。于是那条蛇帮小王子完成了心愿,这是他生平做的第一件不感到愧疚的事。玫瑰园里的玫瑰们始终不明白难道她们还比不上那个星球上的玻璃罩下的花儿?是的,他们无法明白。

只有我明白。

日子就像苹果树的叶子,片片飘落,秋了。我在等。当最后一片叶子随风而去时,秋深了。我还在等。苹果树花开了,又谢了;再开了,再谢了……我仍然在等。

我依然在夜晚仰望星空,我的星星和别人不一样,我知道。但所有的星星都是沉默的,所以我看到他们都在微笑,五亿会笑的小铃铛。

这些迢遥的梦都绝不会消失,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它们会像花一样重开。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你从沙漠经过,看见一个笑着的小人儿,他有一头金发,而且从不回答问题,你将会知道他是谁,请你立刻到苹果树下找我,告诉我:他回来了。

撒哈拉的天空每天都在下着沙。
55 有用
8 没用
小王子 小王子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小王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王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