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兰,策兰,策兰,你还在我们姐妹的灯下,在旧火车站

流亡的語速
2006-11-17 看过
策兰几乎是我的“圣经”/我还记得,在北京的一家靠近电台的饭馆里我见到这本书的翻译者之一芮虎的情景,芮虎在德国开了个中国饭馆,而翻译策兰只是“最少的工作”。诗人王家新翻译的策兰是通过那部最权威的英文策兰诗集翻译过来的。但其中的气息是不太一样的/

作为一名策兰迷,我收集了不少策兰的翻译成中文的诗歌。但都没有我读那本英文诗集时体味到的强烈的神秘性。

一个巨大的谜语是,策兰把我最热爱的俄罗斯大诗人曼德尔斯塔姆的作品翻译为德语,因为我在汉语的牢笼里,恐怕要洞悉策兰版的曼德尔斯塔姆的诗歌秘密,是不可能的了,而英文版的曼德尔斯塔姆总是太糟糕了。

策兰是流亡者,我也意外地得到了礼物,买回到2张关于策兰诗歌作曲的唱片。要理解策兰,单靠这本太薄的小诗集,怎么够呢?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保罗·策兰诗文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保罗·策兰诗文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