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从光影与文字中退身

朴九月
2006-11-15 看过
这是一群八零后作者对一些电影的文字评论,是胶片给纸张烙上的印记。他们透过不断交错的光与影,将自己置身于电影情节当中,而后再试图以一个局外人的姿态对这些电影加上属于自己的情感或者议论。

电影在这些年轻人的视野里被他们自己隔离成为另一个社会,一个在普通世界里或许很难去接触、很难加入得到的社会,他们在这些100分钟左右的故事情节里将自己幻化为主人公或者另一个不小心加入到电影里的小演员小角色,然后不断跟随情境的变迁一次又一次更迭自己的情感。唯一不可能的,在这些电影里,他们永不可能是导演或者编剧,他们附身于电影情节之上,无法对这些情节加上属于自己的任何变动,他们只能跟随这些情境,而这些情境仿佛奔涌的泉水将他们引向一个他们或许意料不到的地方,当水流平息,他们抵达最终的境地,对这无法改变的事实的思考便成为他们对这些电影最终的论述与褒贬。不要说这些评论者,就算是这些电影本身的导演或编剧,或许也会在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很难去控制她发展的趋向。写小说的人可能都会发现,当一个成熟的小说进行到一定阶段,便仿佛真正被赋予了生命一般自行朝向它认为正确的方向,这个时候,无奈的写作者应该感觉到幸运,因为这说明故事朝着它应该前进的方向去了,故事本身的决定肯定该是比作者抉择的要强上很多倍。这也可以道明,不论一个观看者对他所观看的这部电影的情节有多少遗憾,在他本人的心里对故事的情节有多少他认为更好的蓝本,当他成为一个评论者之后,必须去除这些遗憾,而对故事本身所要表达的思想和情感作叙述与评定,或者,从电影拍摄技术上所存在的不足做出批驳与建议。

谁也无法确切知道一个导演在拍摄一部电影的时候要向世人揭示什么真相,很多时候一部电影只是在表达导演或编剧的某一种思想或情感,而在这本书里,所有的写作者,都没有义务或使命去给这些电影赋上什么思想意义,他们只能通过自己的眼睛、脑子、心灵,去把自己观看这些影片之后获得的感触,再通过笔尖,传递给更多的人。当然一百个人看同一部电影都会产生一百种感想,其实我只想知道,当我们,当我们这些八零后出生的人类,从这些光影中退身之后,会怎样去面对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

吕克•贝松说过,电影对于他,只不过是一片阿司匹林。我的理解是,在这些电影里,我们或许可以缓解青春期给我们带来的阵痛,或者,让我们进入我们永远无法进入的世界,体恤别人的情感,再默默贡献自己的伤感、泪水或者,沉默。那些确实都是我们很难真正完全去经历的世界,八零后的孩子孤独地跳着房子,当终有一天,这些电影里的情节不只是与他们擦肩而过而是真正呈现在他们的眼前时,我希望他们以及我自身,都像我们自己在评论里描述的那样,选择正确的姿态去面对。当这些八零后的写作者们在写下这些游历于电影内外的文字时,我相信他们依旧沉溺在这些电影情节里,仍旧无法完全抽身,于是这些文字,仿佛都充当了电影的附属品,必须在看过电影以后,才能仔细体味。

我不敢去给电影本身赋上什么主旨,也不敢对文字本身加上什么定义,我只想看到,当我们从光影、文字中退身,我们将以何样的身份站立在不断奔流的、不随我们意志停顿或改变方向的社会大流中。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青春电影志的更多书评

推荐青春电影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