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的油 蛤蟆的油 8.4分

大人者不改其赤子之心

柏邦妮
2006-11-15 看过
昨天看了黑泽明的自传《蛤蟆的油》。
之前早就在课堂上听过郑雅玲老师讲述黑泽明的一生,
多处引用这本自传,
所以很多情节和细节,都并不陌生。
当时老师也会一起讲那些著名的电影,比看书要生动多了。
当初看专题片的时候,我印象最深的,
大概是已经八十高龄的黑泽明说:
“我已经拍了六十年电影了,但是我仍旧不知道该如何拍电影……
我还会一直学习下去。”

与看柏格曼或者塔柯夫斯基的文字相比,
黑泽明的文字给我最强烈的感觉是直率,浓烈。
他是一个喜怒哀乐都毫不掩饰的人。
能读到他有时扬扬自得的感觉,
有时又能读到他著名的暴烈的脾气,
他自己居然能写到生气的事情气得浑身发抖停笔不写。
他形容自己,是一个笨拙得“拨电话号码的手势像黑猩猩”的人,
写到悲痛的往事,也会潸然泪下,并且写出来。
总之,就像一个大孩子一样。
他说自己很喜欢姿三四郎,因为他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家伙,
同时说,“因为我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家伙”。
没错,他的文字就像他的作品一样,
没有卖弄高深或者幽闭晦涩的气味,
如果是那样,我想,他绝不可能成为“世界的黑泽明”。

因为自己的原因,
我看黑泽明的自传,感受最深的有两点:
一点是他写了很多很多剧本,一生大概写了三四十个。
在自传中他说,早年为了维持生计,写了许多只需要技巧一气呵成的剧本。
拿到剧本费就去喝酒,喝光了钱就去写剧本。
价格很是低廉。
原来伟大的黑泽也曾经为了生计写剧本!
我心中油然生出一种亲切!
我一直很懊恼自己不得不为了生计写作,内心一直无法原谅自己,
但是这种时刻,总是能得到短暂的安慰。
为了生计工作,是很自然的。
大概是我永无法把写作当作纯粹的工作而已吧。
在大人物看来,即便是为了生计写作,也不是可耻的。
并且,并不妨碍他之后创作出伟大的作品。

另外一个细节是这样的:
在战争中,军部控制电影审查机构,黑泽明他们十分痛苦,
在战后,美国人接管了这一块。
美国要把民主和自由“强加”给战后的日本。
美国人看了黑泽明的电影十分喜欢,甚至大笑出来,找他谈心。
黑泽明说:“我们是从一个没有自由可言的时代成长出来的,
也不知道尊重所谓的创作。在这个时候,我感到理所应当的舒畅和喜悦,
一种自由的,被尊重的喜悦。”

读到这里,我想,
假如是中国战败,被美国占领,
美国控制了中国的电影审查机构,
美国人欣赏一个中国导演的作品……
我们能做到这么坦率的喜悦吗?
大概会首先想到民族气节,国破家亡这样一些词语吧。
但是说实话,如果现在谁能给我自由创作的权力,
我也一定会在内心生出“理所应当”的欣喜。

说到底,我还是真佩服黑泽明的坦率!
84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蛤蟆的油的更多书评

推荐蛤蟆的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