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与读书笔记

刘书声
2006-10-30 看过
《钱钟书手稿集》序里讲到,钱先生读书一般都是反复读至少2遍。他说“一本书,第二遍再读,总会发现读第一遍时会有很多疏忽。最精彩的句子,要读几遍之后才发现”。然后,钱先生用来作读书笔记的时间要比读书的时间还长。我不知道钱先生是连着读三遍紧接着作笔记,或者所读的三遍在时间上是错开了的?不管怎么说吧,这个不大为人知的细节透露出一个信息,就是钱先生在做学问时的态度,教人无法不为之折服。

可以说,绝大多数读者接触钱钟书先生,都是从《围城》开始的,这部小说太精彩了,所以大家不知道这其实只是一位大学者在小说创作上的“试笔”之作。曾有人在访谈中问杨绛:钟书先生写的散文小说诗歌,读者们都特别喜欢,也有份量十足的学术著作《谈艺录》和《管锥编》,您觉得他就天赋而言是更偏重于学者还是文学家诗人这一边呢?杨绛回答:人家很看不起学人写小说学人写诗。他主要是个学人,也写小说也写诗。可就是这样“偶然地”,钱钟书便写出了一部经典。

《围城》我也前前后后读了四遍,时间跨度为五年。第一遍是在高中二年级,那时候好像淘金似的,一节课只能读六页左右,生怕金子从指缝间溜走了。大学期间读过一遍,我觉得这是最没收获的一次,纯粹为了打发时间。其余两遍均是工作后,收获颇多,而且越读越觉得有味。原先跳过不看认为繁琐地章节,现在变成了古董,端在手里小心翼翼而又激动非常。

可惜,我实在没有作读书笔记的习惯,以前勉强读《资治通鉴》的时候(内容现在基本也忘记了,因为对历史人物、事件陌生得很,根本就没读懂),虽然郑重其事买了本精致的硬壳记事本准备作点什么,并煞有介事地给本子命名为《读史札记》,后来随着对书的内容的疏远,与笔记也分离开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我没有钱钟书先生那种了不起的态度,但我多年来读书唯一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看到一个生僻字或者词就会找字典,在旁边把读音和注释全部记上,也正因为如此,我也积累了一些别人不一定一眼能认出来的字词。

现在翻开我的《围城》你只能在上面看到上面那些对生僻字词作的记录,和零零星星有时候像蚯蚓有时候像蛇还有时候像井绳的划痕,这是我对自以为精彩地章节或句子作地记号,偶尔也还有几句我的感想。整本书像极了小学生的教科书。只是不知道这样算不算作读书笔记了。

在我的关于读《围城》的“笔记”里,经常会出现“强”、“精妙”、“极妙”、“!!!”等字符,如你所知,这是我为那些绝处逢生般的比喻所作的注释。我想,我是再没有其他能表达出来的语言可以形容自己对钱钟书先生驾驭文字的能力的崇敬了。

很多人都说《围城》,或者包括钱钟书的散文,都极尽“刻薄”之能事,洋洋洒洒二十五六万字的《围城》所讽刺的又岂止故事中那些事那些人。可是,这种“刻薄”的骨子里还有一份悲悯,或者说侠骨柔肠的。我在《围城》第五章第一段描述“法国警察”那几句话旁边这样写道:“可以从中看出当时所谓的列强在中国横行的‘模样’……”虽然钟书先生这部小说的时间背景安排在抗战爆发那会,但我们都知道,真正写战争的内容不多。但他偏偏能用自己独到的笔法给概括出来,令读者领会得更深。我觉得,这是用了“欲擒故纵”的招数。

除此之外,今天我还在我的“笔记”中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如果说《围城》里的人物在钟书先生笔下都隐藏了某种“黑暗”的人性,这点不假。但我总觉得有个人钟书先生“笔下留情”了,这个人就是——赵辛楣。在我看来,这个人物应该算是整部小说中唯一有“人气”的,从百般相思苏文纨到毫不避讳地与汪太太来往,他都体现出了男人的果敢和刚毅,比起不温不火的方鸿渐,他要强势得多。他看人也很准,比如他在前往三闾大学的途中就预言方鸿渐是那条“送上鲸鱼牙缝的船”,还断定孙小姐“刁滑得很”。可方鸿渐不以为然,最后落个要从“围城”中向外逃的下场。
24 有用
8 没用
围城 围城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围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围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